Recent Posts

2006年11月19日星期日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



為了處理升學事宜,我又重新回到大學校園去找我以前的教授。她又成為第n次媽媽了,幾年未見,看起來有些蒼老。

她一直問我:「我是不是有什麼改變?……真的?真的沒有改變?我沒有更big size了嗎?」

事實上我是發覺她更加黝黑,肌膚紋理已有些老化──一個中年的女人而已啊。

后來我們就聊了起來,她問我:「你幾時結婚啊?」

我:Blah… blah… blah

「不要用沒有時間做藉口!你今年30歲了是不是?」

「快些找個女朋友吧!」

我:Blah… blah… blah

「那你就別找圈內人吧!找其他行業的girl…」

最后她說,「你從我這個學院畢業出來的,你一定要normal。」

我冷不防教授這麼說,愣了一下,無話可說。Normal。我一定要Normal。我心裡嗡嗡地縈繞著這句話。

后來我「逃」出她的辦公室出來,有一種喘氣的感覺。

那時是下午了,我是專程告了一天假回來我的母校。我駕著我的車子在校園裡繞著圈,當時是考試週,校園裡寧靜得不見人影。我想起世紀末時在這裡渡過我的青蔥歲月。當時我還是20歲出頭的小伙子,校園裡印著我多少的腳印,當時我是沒有汽車的寒酸學生,直至現在還負著貸學金的債要償還。

當然,在世紀末時也不是那麼多人駕車來上課。我記得有一次從在趕課時需從A講堂轉到幾百公尺以外的B講堂上課。有一個系裡相當標緻的女生是駕著汽車來上課的,當時時間過于匆促了,我硬著頭皮問她可否搭一趟順風車。

她拒絕我了。她說她的車子車盤太低,不能超載,否則行駛起來就會壓垮車子走不動。當時她卻載著另兩個同學。

后來,我不大敢與她說話了。

現在,駕駛盤在自己的手中,我駕著自己的汽車,雖然老舊了些,但我湧起這段往事。我記得這名女生,現在應該是嫁了給一個醫生。

我希望她換了一輛車盤較高的汽車,這樣她可以繼續以高視角來俯看眾生。

我繞了一個圈子,又再繞一個,好像要追溯我之前的腳步印。我突然想起很多昔日的同窗。有兩個去了英國,一個到了美國,而小巧子飛到了日本,更多同學已埋沉在吉隆坡裡成了無名氏。我不希望碰到他們,因為只是一聲沒有意義的「嗨」而已。

我突然想起,我原來在10年前進入大學唸書。10年是不是一個里程碑?

從當年的掙扎,到現在是在尋覓的迷茫。而當時因青澀無知而自慚,到現在仍覺得交著白卷…我的車子駛得很慢,我就不斷地在思考起來了,如果我當年在大學就pecah出道,我是否可以更早嚐盡所有的悲歡快樂?

我后來就駛出了校園。在回途中轉去了健身中心。我終于讓自己的「元神歸位」,看著健身中心的乳牛出入時,還有更衣室裡一具具半裸的軀殼時,我又開始扮演了另一個角色了。

10年前與10年后的今天,只是年曆上的一個進位,但你無法想像自己的肉與靈,竟像橫垮了整個宇宙那麼大。




7 口禁果:

~T~ 說...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肥的 說...

突然感傷起來。。。
想起那年。
想起我也如此在校園內走著走著。
如今多少年了。
依然沒有怎樣。
而腰。是無限折彎了。
儘管還是很粗。。。

一直很想離開這惱人的工作崗位。
我知道。
我不是不喜歡這工作。
只是。很累。。。

祝福你。如果想升學。

匿名 說...

hi,

I guess u r TARCian? or UM student?

I am also 10 years plus former students of TARC. Nowaday many TRACIANs "pecah" earlier... Good for them or bad??!!

Wish you all the best.

Y 說...

才惊觉我们是在十年前进入大学的。时日如飞,感慨万千。很怀念去SS找你喝茶的片刻。希望你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幸福。

肥的 說...

這標題上的青青子吟。。。
是刻意的麼?
我以為是青青子矜。:)

Nishiki 說...

昨晚夢見了回到大學唸書的樣子﹐說起來也很久沒有聯絡自己在大學的同學了...

Hezt 說...

肥的:你的名字很「玩味」。為什麼要這樣自我標籤?

對,我應該是寫錯了「吟」字,沒有特別用意,稍后會更改過來。

無名氏:是的,現在很多大學的同志們都提早出櫃了。對于人生來說,這可以說是一種好事,至少可以提早體驗不同層面的人生。

我在哪裡畢業不重要吧,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是錯過了那一段時機。

y:是的,我還記得那檔馬來炒麵。那時我們還常問:日后要做什麼工作好呢?

你快些回來馬來西亞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