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1月21日星期二

無名



前幾天與同事吃飯,然后我們提到了命名。她問我有幾個中文字的意見,要用哪一個字來配搭成孩子的名字。

所以,我就建議了幾個字。這也不是第一次別人問我起應配搭什麼名字來為孩子起名,因為身邊有一些朋友已當父母了。

這位未婚同事說,她是為其舊同學的新生兒來選名字的。我就問她:「那你呢?你有沒有為自己的孩子想過取什麼名字?」

她已經有一個穩定的男朋友,已屆入談婚論嫁的階段。她說她沒有想過這問題。

她反問我:「你呢?」

「有。我連男生與女生的名字都想好了。」我不假思索地答,而事實上這是我最真實的答案。不論男生和女生,我有幾個已配搭好的名字,甚至有時會想想是否可以另取一個洋名,譯起來時信達雅兼備。

我家裡的名字全是依照族譜來編定,可是我不知道我下一字輩的新生代應取什麼字。在父親逝世后,母親並沒有堅持。

但是,平時對不少好聽的名字總會有一種貪戀的感覺,要釘在腦海裡記一下,生怕會忘了而無法派用上場。

父母親為孩子取名都是帶著祝福的美好祈愿,而我是在潛意識裡帶著一種自我彌補的心態,就是嫌自己的名字太俗氣與不動聽,而想搜集更多美麗秀氣的字體,為自己所愛的人喚在唇邊。誰不會愛自己的孩子呢?

可是,在那一剎那間我就恍然若失。

因為我極可能永遠都不會為自己的孩子來命名。沒有香火,沒有后繼。我最終也只念茲在茲那幾個我喜歡的名字。放在一個不會存在的生命體當中。

我想起我問過椰漿飯,如果結婚的話,他是否有想過為自己的孩子取什麼名字。

他給了我答案。我不知道他是否隨口說說的,但當時我聽到這兩個男女馬來名字時,我是覺得很難聽──這是背景不同的理解所致。

我們當時是激烈運動后談起這件事情的呢。兩個赤裸擁抱的男人,在談論著假設的問題,假設的前提是,當時雙方應擁抱的是一個女人。

然而一般夫妻來說,抽插、射精做愛后,就是地球出現另一個生命體的可能性,就需要找出一個標籤,來為這可能誕生的生命標上名字。

當然,這地球上還有更多飲食男女,上床不是為了生孩子,做愛也不是要傳宗接代,做愛只是一個讓大家找「快感」這兩個字的過程,生孩子永遠不是目的。

還有更多更多的人,連床上情人的名字也不知道。比如椰漿飯,他只會叫我沙央,而我只是他其中一個沙央。

彼此都是無名氏。

孩子。名字。情人,孩子的名字。情人的名字,轉眼之間空了,還是空了。


8 口禁果:

徘徊 說...

最近你是不是老在考虑人生问题,写的东西开始分析人生、感情、思想。人总是要考虑将来的,一个不确定的将来,会使人颓废。
三十而立,应该为将来作出决择了,选好以后就坚定地走下去,不要反复、不要徘徊。

Hezt 說...

徘徊:
我時時刻刻都在思考著人生問題,這是我們怎樣也無法忘記的吧。

可能近來我比較迷茫,所以思考方向比較雜。

當然有時我也想到及時行樂。事實上,聲色犬馬的內容時而在發生。不過,沒有力氣寫出來。

你們都想讀這些聲色故事嗎?

Nishiki 說...

最近也過得蠻頹廢的...

stevie 說...

Hezt,

I've been reading this blog for a while, i even have had myself involve in the interaction in the comment section.

I must say, i like reading your blog, from initially wanted to have a sneak peek of what your sex life could drive until now, which it doesn't matter anymore what the post is about, erotic's, emotion's, relationship's, politic's or anything under the sun.

You have becoming a close friend to me, a close friend, an anonymous close friend.

Hezt 說...

Stevie:
謝謝你的捧場。哈,我只是平淡地過著我的人生。不過,還是有人會覺得我很享受同志生活(一些讀者來函中如此告知)

所以感謝部落格的誕生吧!我們可以認識到許多在世界不同角落的人,可能上演著與彼此同樣經歷的故事的人。

btw,我似乎沒有在此寫政治的──還是要我在這些禁果區也「硬」起來?當然,這一層面我有更多異議。

無論如何,希望認識更多沉默的讀者。走筆至此,突然想到過去接獲的一些有趣電郵來詢問我各式各樣的問題。我似乎不再是一個自我內心對話的書寫者而已了。

當然希望讀到更多好料部落格。越色越美麗。哈!

深渊 說...

只有性欲而没有心灵交流的生活是很空虚的,只有你的弟弟享受而你的心却得不到任何东西,甚至只得到谎言。
有时候我会很感伤,没有好工,没有朋友,没有爱情,更没有性,但是当我在LRT看到很多残废的人,或长到很。。。对不起的人的时候,会突然想到就是,自己为何那么悲哀?至少自己的情况不会是永远的。

匿名 說...

I have names ready, Chinese and Christian; that I would like to name my son(s) and daughter(s). Doubt this occasion will take place. Can't even suggest it for my nephews and nieces. :-(

"我最終也只念茲在茲那幾個我喜歡的名字..."

Max

stevie 說...

Well, you didn't exactly precisely write of politic's, but i did come across several words hidden in the many lines about Taiwan & its President's incident. Maybe that's not significant to some viewers & to me, it does to some degre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