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1月8日星期三

斜L

有時,會讓你放形忘骸地突然慾念大起,不是一幅裸體,而是一種不相關的東西

那可以是一把聲音,那也可以是一個眼神而已。那可以是零散的東西,也可以是全套的組合。

而我以為,見到一隻乳牛會讓我神魂顛倒,或許是只要見到兩爿雄渾碩壯的胸膛,我就會用下半身來思考。

然而那天,我在健身中心的桑拿裡,卻發覺原來自己有另一幅驅動的竅門。



只有毛巾,只有裸體,只有溫度計來衡量桑拿裡的溫度。在焗熱的環境裡,生理上我是熱騰騰的,但在心理上,我也是心靜如止水。

我一進來時已見到那個男人坐在燈罩下,他有一幅接近Bigmac身型,是那種中年福泰的樣子,圍著一條毛巾,靜靜地坐著,坐姿是百分百SASA的,因為沒有翹起二郎腿,更帶著一股慵懶狀態。

我就在他斜對面坐著,以L字型角度與他對望。他瞟了我一眼,然后又靜靜地坐著。我稍微移動身子時,他的目光總是有意無意地飄過來。

所以,我就回望著他了。他顯得相當對靦腆,不敢與我交接目光,我有些肆無忌憚地端視他。我也在心想,如果這人穿起衣服來,可能我不會望他一眼,因為他的身材不合格,他的舉動也完全遮掩住他的同志傾向。

仔細一看,他的肌肉有些耷拉,不過那是裹著一層薄薄可以祛除的脂肪,只要他能多做一些有氧運動。他胸膛散佈著些體毛,對于大馬華人來說,「小熊」是稀有動物。

然后我打量他的五官。他有一張五點鐘胡鬚臉孔,所以可以臉龐上的青影已隱約可見,與他的胸毛有一些關係吧──荷爾蒙發達。他的眉毛也相當濃郁,那是一道劍眉。

然后我看到他的側臉。眼睛、鼻子、嘴巴…都是普通人一個。

這時我才看到他的鼻子剪影。當然那是一管呈L型的鼻子,但挺秀尖拔,那是高而修長的鼻子,絕對不是跋扈翹張的鷹鉤鼻。鼻管下垂斜度適中,鼻樑線條滑順,也不會突兀。

而那鼻尖是完美的一鉤,就像書法中遒勁的一轉折。然后,就滑到了人中,還有他那兩片唇。

他的鼻子真的很美!讓他的臉孔五官有了活力,給我一種精緻玲瓏的感覺──那是一種很抽象的藝術感覺。

我心裡在讚嘆著,或許我平時沒有多端視其他人的鼻子,或許他的鼻子與常人一樣,可是,我看到他那管斯文挺直的鼻子時,我突然爆發了很大的聯想空間。

有人說,鼻子是男性下體的象徵,而且鼻型與龜頭是擁有一定的比例,沒有形似,也有神似。所以我每次看到成龍的大鼻子時,我就不免在歪想他身上其他器官。

所以,見到這管玲瓏鼻,到底他又有怎樣的形貌?我萌生一種想要更進一步鑑賞的衝動。

我開始發動了。我將毛巾逐漸地揚開,放到一旁,然后將兩手兩腿中央。他的目光在我移動的那一刻,就已轉視過來。

當時桑拿房中只有我和他。

他不停地看著我的軀體,我已開始熱騰得冒汗,水珠流滴著我的肌膚,可是我知道他那個角度應該看不到他所想要看的東西。

所以,我稍微叉開了腿,帶著一種不經意的意味,但還不能讓他一窺全貌,因為我的手掌仍是我的碉堡。

他也不理會我在回望著他,他的目光已從靦腆轉向一種饑渴,可是他又要裝作自己並不那麼饑渴。

他也開始張開兩腿,將恰好裹著他下體的毛巾交接處扯高了些,我甚至可見到他下半身的小球球在緊縮著的肌理紋路。

他在告訴我,他也是內裡真空。

然后,他用手輕輕一抓毛巾下的褲襠部,我還沒有看到他發生什麼異動。

我們像拔河一樣在釋放著自己的實力,一拉一放,在持續加溫中,我開始覺得心跳加速,當我再望一望他的鼻子時,我全身都在充血了。

他接著就起身,圍好毛巾在腰際,走到板凳的另一端,因為這樣就可以減低暴露于門戶窗格,也不用擔心外人在經過時發生異樣。他立起身體在我面前經過時,我將兩手拿開。

我看到了他那股目光,他就盯著不放。

他作狀用水勺加水到炭中,滋唦一聲,室內又更熱騰了,我像壓氣鍋裡膨脹的面粉,我的情慾已在發酵了。

他坐了下來,不過也揚開了毛巾,讓我在零點零一秒的空隙中,見到了他的下半身。

儘管他擁有一管直挺的鼻子,不過,他的下半身──卻像麥可傑森的塌陷鼻子,完全失敗、失靈。

但他還是若無其事地望過投著眼光過來。我不知道他要什麼,不過,他竟然在這時候起身離開桑拿房了。

事不宜遲,我就跟隨他在后。

他進了一間沖涼間格,但半掩著幕帘,他用背影對著我,半個轉身,我已看到他的身體出現了變化,他開始挺勃起來了。

我知道週邊沒有人,就闖進了他的間格裡,他戒備地對我說,「很多人,不要。」

看到他遲疑的目光,轉念間我只好打堂退鼓,然后退而求次地到隔壁的間格扭開花洒。

稍微淋濕了身體,我再度走出來經過他的間格時,他敏銳地從半掩幕帘中,轉過身體來望一望我,到底這傢伙要什麼?

為什麼他不緊緊地拉好幕帘,而在我走出來時還是緊盯著我不放?他是不是在辭放著什麼訊息?

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又第二度闖入他的幕帘裡。他馬上拉好帘子,在燈光下我看清他的裸體,那是一幅水珠淋漓的肉體,水珠就直下滾到一個端點,他的一切活力就匯聚在一個翹挺的肉棒上。

那是他的鼻子的化身嗎?

我像一頭狐狸張口探吃著低垂的果實,咀嚼著,就暗施運勁來攪拌著,我暗暗吃驚自己的張狂與衝動,我竟然一下子就得到了一個人最隱密的地方,而我竟然是如此饑餓。

他已迅速地在膨脹起來,我已感覺到那股撐爆的質感與張力。他扭開了花洒,讓水聲來遮掩住任何異聲,我在滴落的花洒下,澆不熄一團火。

不過只在半分鐘時間,他就抽身而退,我的唇齒落了空,「不要不要……太多人了。」

這時我望見他驚慌失措的樣子,我還看到他將毛巾硬硬壓在已抖擻起來的下半身,然后他就轉身溜去了。

消失在我眼前。留下意猶未盡的我。



我更好衣服時,他已不知所蹤,更衣室裡人潮開始湧現了。我要若無其事。我得回到人間,就得正經八百。我還得告訴自己,鎮定鎮定,忘掉那個忘浪的我吧!

我現在還想再見他一次,不過他永遠都是一個沒有名字的「他」而已,但他擁有一個漂亮的斜體L型鼻子。至少,我還想狠狠地含住他鼻尖那一折。

我終于知道,性感的代名詞,可以是鼻子。

16 口禁果:

Nishiki 說...

馬哈迪也是大鼻子....

肥的 說...

誰讓你想到老馬。暈死。哈哈哈。

stevie 說...

OMG, nishiki... did u ever have wild thought for Tun M? (or still do?)

Hezt 說...

NISHIKI:對啊,好好的一副性致,給你搞砸了。你怎麼在這裡提這樣嚴肅的人?:)

不如來列舉其他大鼻男明星或歌星更好!

Nishiki 說...

(狂笑中)...

耶穌 說...

哈,説不定nishiki一直都對老媽存有幻想勒 :)

Nishiki 說...

嗯..

我對老馬和老媽都沒有幻想...

徘徊 說...

你去的是不是专为同志开放的桑拿,这么容易遇到同类的人呢?
精彩,有时得不到才会情念。

Hezt 說...

徘徊:喔不,請勿被我誤導。其實我去的都是正經八百的健身中心裡頭的桑拿。:) 但是卻不期而遇后有這樣的「小插曲」。

我們還有很多同志幫的三溫暖,但那是另一篇章的故事了。

深渊 說...

你喜欢一个人,一个好的特点就足够成为你的理由。
你不喜欢一个人,即使他再完美,只要有一个缺点就能足够成为你的理由。

耶穌 說...

nishiki

哎喲,人家活了2006嵗了
難免會有眼花的時候嘛
那。。。你對誰有幻想阿

hezt

哈哈,話說自己最滿意的五官就是-鼻子啦 :)

匿名 說...

你好大胆哦!

Max

nicholes 說...

nishiki只對喜歡的男人有性致
不過有時我還真懷疑他是不是真的性冷感﹖

hezt好羨慕你的艷遇哦
我總是碰不到這種艷遇
厭遇就一大堆......>_<

Nishiki 說...

Nicholes:
為什麼那樣說我﹖

Hezt 說...

深淵:喜歡一個人時會放大他的優點,可是就是為自己製造了盲點了。

max:我還是很適時地保持著我的矜持的。:)只是這種勇氣不是每次都會出現。

nicholes:不要羡慕這樣的「艷遇」啦。也希望其他讀者不要向我「看齊」。:)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你會認為Nishiki是性冷感?

余重立 說...

那你覺得成龍的鼻子怎樣?夠大了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