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8月8日星期五

行云投影

這幾天似乎過得很緩慢。我今日一個人吃完午飯後,出到門外才發覺下起滂沱大雨。我就在這間商場中,等著雨停,等著灰暗過去。

我拿起手機,要讓時間佔有我。只有這樣我才不會覺得在人潮熙來攘往中,覺得自己被遺棄一樣。我想到要撥電話給熙哲

可是,終究沒有。熙哲已兩天沒有撥電話過來了。



我這幾天一直想起熙哲說的話。是否太久沒有交流?太久沒有去接觸別人的生活?當那天我們第一次見面,投契地長談幾個小時後,我突然間似走入了另一個生命,聆聽著另一個人的生活故事。

而熙哲說的話,似乎在發揮著影響力。

他說起他旅遊的事情。他說他去過日本看櫻花,每天就只是去各地各花園去看櫻花。他對我描述著櫻花的美態。「那些人就像沒有工作一樣,整個花園都有人在野餐著,在賞櫻,如痴如醉,他們像渡過著一個嘉年華…」

熙哲說著說著,驀然間讓我對東京有一股響往的憧憬。

他也到過其他國家去旅遊。而歐洲的趕鴨子式的旅行團,讓他大喊吃不消,「一個星期去6個歐洲國家,去到巴黎鐵塔下拍了照片就上車了,整個行程都是在坐巴士…」

熙哲也是一個書迷。他還與我分享著他剛讀過的書本,包括什麼自然療法等的。

一切一切。都是很普通的話題。還有他的工作、家庭背景,與弟弟的關係,還有一些日常生活的東西。

然而我在起身刷牙時想到了他,用鎖匙啟動汽車引擎時想到了他,拿起手機時也想起了他,還有他說過的話,他真的是擁有一股人格魅力。

儘管他的外型真的不是我所喜歡的類型。他也是一個不踏入健身中心的普通男生,更遑論是一頭乳牛,可能可貴的就是他這種不經琢磨的自然吧。



不過,我不知道熙哲怎麼想。我們在約會後,我們再有通短訊聯絡。那天我說,與你聊了一天,覺得很高興,希望你也有同感。

肯定是。他說。

我說,其實見了你第一面後,我想第二天再見你。不過我怕事情發展得太快。

他說:沒問題。待我上完這培訓課後。

熙哲現在在待業中,然而這個星期他需要上一個星期的培訓課程,所以時間較為忙碌。我在他上課的第二天在中午時,按捺不住就給他發了個短訊。

熙哲那時說,他正與中學朋友吃著午飯。晚上就要上課了。

真的是與舊同學在吃著午飯嗎?他是不是與其他網友在見著面?

我發覺我那種佔有慾似乎在發作著。但為什麼我要這樣起疑心呢?熙哲與我,都未表明過什麼。或許我腦袋裡的思絮真的像子彈火車般超速行駛,去到一個太遠太遠的地方了。



熙哲告訴我說,他剛與男朋友分手。他與男朋友在一起幾年了,從大學預科班開始,到海外升學,兩人就住在一起,回來大馬後,也一起租屋子同居,一同踏入職場打拚生活,儼然就是小兩口的生活。

「你們怎樣認識的?」

「就是上網啊。出來見面後才發覺是一起唸同一間大學的預科班,後來就選擇到海外大學。」

我心想,你倆也那麼恰巧來自中上家庭吧,否則怎麼會有本錢一起負笈海外?我想起曉謙的故事

他的男朋友最近要到異地發展。他倆就分開了。

「有不捨得嗎?」我問。

「沒有什麼。還是朋友。」

「你們在一起都很久啊。」我說。從二十出頭到近三十年,他倆一起經歷了升學、職業等重要階段,還一起居住,兩人的感情一定是很深厚,在心靈上也可能同步成長的。我有些羨慕。在同志圈裡可以維繫到這種緣份,是很難得。

「都是一樣。我也很難頂他。」熙哲說。

「為什麼?」

「我們開始那幾年時,他的脾氣很壞。我也受不了,慢慢地才習慣下來。」

他還說,他曾經與他的前男友一起搞3p,還不止一次。我有些駭異地看著他,「搞3p真的不好玩,到最後我們三個什麼都做不到,只是打飛機結束。後來都不想玩了。」

「為什麼要搞3p?你看到自己的男友與別人摟在一起時,不覺得呷醋的嗎?」

「即使他沒有在我面前,他可能在背後也有這樣做。」

「那麼你介意嗎?」

「只要他在外面偷吃,我不知道就可以了。一對同志在外速食,是避免不了的。」

「那你以前也有偷吃嗎?」

「有。壓力啊!他的脾氣真的很壞。造成我很壓力。」熙哲說。



熙哲比我小幾歲。可是,他比我早經歷兩個人的世界。他可能更摸透如何兩人一起生活。我在未與他見面前,在手機聊天時就告訴他說:那你豈不是像一個離婚的男人?

「是啊。只是不用付律師費。」

我補充:「還有贍養費。」

當時我倆一起哈哈大笑。但是出來與他見面後。我覺得他似乎真的像一個離婚的直佬,看事情有些通透,而且帶著一種無需明言的滄桑。同志情侶分手,就是分手了,不必簽紙,不必負什麼金錢責任。有沒有不捨,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但很快地又是新的開始,脫胎換骨。

而我卻冬眠了這麼久。

我還感覺到熙哲,可能不再需要愛情了。他是否已懼怕了對感情、對另一個人做出承擔?他是否因一個長期感情停泊,而響往航向大海的自由?所以,他不愿意停泊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有意無意地通過手機短訊暗示著我的表態時,他似乎都在避過話題。又或許,我並不是一個對他具吸引力的男生,他是一隻個飛過的蝴蝶。

椰漿飯上回也是與其一起8年的前男友難捨難分,事實上椰漿飯認識我時也是一個「離婚男人」,帶著感情的包袱與創傷。然後我們就乾柴烈火在一起,互相需索所需。

我是椰漿飯生命中的遲到者,只能說相逢恨晚,我們沒有什麼基礎,只是肉體上的吸引力,可是他的情感仍依附在其前男友中。我記得當時我們初在一起時,他屢次向我提起他的前男友的點點滴滴,到後來我厭于當聆聽者出言抗議後,椰漿飯才住口。

到最後椰漿飯認為,除卻巫山不是雲。我看著椰漿飯回到他的巫山,而我成了一片浮云,自行飄遠。

曾經滄海難為水,與一個有過去的男人在一起,我會有一種憂患。他的曾經與歷史,或許讓你覺得投影太深、太大,會阻擋著他的腳步,甚至阻礙著你與他一起邁向前路的腳步。

最怕的是,他的前男友或情史會投影在我的身上,我完全成被覆蓋的替代品。

可是,如果與一個青嫩又沒經驗的男生在一起,我也會戰戰兢兢,我會反問自己是否還有耐心陪太子讀書?我可能也不是一個稱職的「褓姆」。




所以我還不不懂。我現在等著熙哲的電話。我不想再破壞自己的矜持,也不想像過去做了枉然的付出,去苦苦哀求別人接受我的愛。

或許,應該捫心自問:現在的我準備付出了嗎?

6 口禁果:

Lifebook 說...

Follow you heart and don't compare.

Wish you luck!!

Zice 說...

这篇,引起我心中阵阵涟漪。
熙哲是那种以内在美,胜过其他人的人吧?
到底还有多少这种珍贵的人存在着?
是否每一个经历多次分手后,
都会学会潇洒?都学会所谓的“适当态度”来对待恋爱?
好的对象难找,好的对象亦适合自己的更难找吧?
Hezt,我们总会遇到自己唯一那个的不是麽?

安东尼刘 說...

别想太多,每个人都有过去。何必以此来衡量你们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关系呢?对彼此都不公平。

在一切都还没发生时就去想结果,是自寻烦恼。我们喜欢某人,我们恋爱,不是为了开心和快乐吗?为何要让它复杂化?尤其它还只是一株幼苗,在还没用心灌溉,你就要它成为果实了。

我觉得任何事情也好,最重要是过程而不是结果的好坏。

共勉。

Hezt 說...

安東尼:謝謝你的勸言。我有醍醐灌頂的感覺。我真的是庸人自擾了。:) 可能我真的太急進。

不過另一方面,其實我只是將故事說到一半。因為那天與熙哲見面,我們還有「下半場」…

但昨晚過于眼睏,寫不完。下回待解。只是那種愁緒一直困擾著我。這真的是一個難已自己的過程。

還是專心工作好了。

Stevie 說...

就让彼此先了解彼此,如果你仍认为这段友谊(暧昧)能升级成爱情,就算最后没(好结果)预期的好,也不妨一试呀!毕竟能好好的爱一场方不会把生命留白,不是吗?

Simon Jim 說...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其中的曖昧應該不是所謂的兩情相悅,互相調情的曖昧,而是兩人關係曖昧未名那種曖昧吧。
畢竟愛情需要兩人一致的步伐,單方面往前了,對方會否往前,對方會否退一步,或者對方會轉身離去,真的無法準確預料。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