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4月21日星期五

成家成本


今天怎麼會那樣失措地碰到那兩個男人?

這是一場情非得已的搭訕。我在午餐時,就這樣貿貿然地搭上了一張桌子,因為那兩個男人都是同事,卻是那種「說嗨說拜」的同事,但我得匆忙趕完這頓午餐去見客戶,所以就將自己擠了進去。

我心神恍惚地等著食物上桌,然後聽到其中一個X說,「…真的很便宜,才400多元…哪裡找到這樣便宜的服務費?」

另一個Y在附合,為了不要讓自己甩在話題外,我就問,「什麼400多元啊?修理相機費?」我依稀聽到Canon這字眼。

X說,那是褓姆費。

什麼?褓姆費?我心裡納悶這個話題。

這個話題離我太遠了,絕對是我生活一個大大的No!No!No!。可是,X和Y就這樣展開了話題。

他們兩個都非我族類,也非我心中的那杯茶的直佬,所以即使原來Y已經結婚,我也懵然不知,因為那根本不需要讓我知道。

可是在一個炎熱的下午,在一個擁擠的餐桌上,我被逼參與了這個話題。他們繼續討論下去,「哪裡可以找到這樣便宜的?除非是友族褓姆才是。」

我胡謅一頓,「是囉,我以為一個月至少要600元至700元之間的?」

其中一個忙答稱是,我竟然bingo了。然後其中一個說到了政府醫院和私人醫院的產房住院費來作比較。

X說,「某某的老婆生孩子,只是15零吉而已哩!」

「哇這樣便宜,他有折扣嗎?」我問。

「不知道。」

Y說,如果是剖腹產子的住院收費更高,在私人醫院可以收費高達1萬零吉。

然後X說他待產的妻子還未決定要在哪間醫院分娩。然後他說,「老婆當然希望可以在私人醫院生兒子。」

Y說,是啊是啊,關乎到人命啊。

然後又轉到為孩子取名字、是否要依照族譜來取名;X說,他的兄長全都依著族譜來取名字。

接著話題又飛到陪月婆的收費。他們說,費用是至少超過2千零吉的。

我說,「多久?」

「30天.」X答。Y緊接著補充,「紅包另外算呢!」

「哇。」我只能這樣反應。「那麼要燉湯或煮什麼雞酒之類的呢?」我又問。

「陪月婆會另外列出材料,然後你去買回來。」其中一個說。

X說,他已找到陪月婆的介紹所。我又有些駭然,竟然如此專業的職業了。

「有介紹所是好事,如果不適合,可以另外找其他人來代替。」

我一邊若有所思,一邊裝作非常用心地在交談著,只是不要讓整個場面出現冷場。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參與男人堆裡說這種「爸爸經」,儘管我身邊已有很多這類住家男人朋友了。

連我的一些同輩朋友將他們的子女帶出來時,其中一些還教導他們的稚兒喚我:「Uncle。」

我打了一個冷顫,我還不超過30歲,uncle這標籤是用在40歲以上的中年男士,我不是uncle,我沒有像那些典型的uncle將斑條夏威夷襯衫掛在身上,我沒有去燙頭髮來蓬起頭髮,我還可穿回中學生的校衣褲…

我時而覺得自己還是一個中學生般,拎起背囊就灑脫地自己逛CD店和書局。我的心態上是將自己放在年輕人的圈圈裡。可是,我竟要被人抬高至榮升到uncle的組別裡。

我還在享受著自個理財的自由度和寬容度,可是真正成家立室的男士們,已在盤算著他們的財務規劃了。

像X和Y,他們的妻子分娩時需要住院、陪月婆、褓姆等的代理服務,一切就是用錢銀來推動。

而X和Y,也是一般男人,他們的妻子也是他們人生中的代理服務項目之一,因為要妻子下蛋,然後他們可以繼傳一脈香火,可以在房事裡服務性慾──至少不必付費來紓洩鼓漲的那話兒。可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可以免費的做愛,他們用了一生的賣身契來換取這種人生使命,從家庭裡達到一種生活圓滿。

我沒有把成家放在人生計劃裡,我要怎樣去尋找家庭的代理服務呢?

這是一頓有些滑稽,但又現實的午餐。滑稽是因為兩個男人在討論住院費、陪月婆等的費用時,就像在菜市場裡兩個家庭主婦的相會,大家一起研究哪一檔口的魚價較划算,錙銖必較成了一種生活理財信念。

現實是,我永遠只是一個寂寥的旁觀者。

22 口禁果:

M|key^^ 說...

即使你21岁,跟你同辈的朋友结婚生子了,他们的孩子也是称呼你 UNCLE 的...

呵呵... 难道还叫你 KORKOR 吗? 酱你不是和他们同辈?...

匿名 說...

"因為要妻子下蛋,然後他們可以繼傳一脈香火,可以在房事裡服務性慾──至少不必付費來紓洩鼓漲的那話兒。"

I believe there's something called LOVE in this world, I think it is unfair to deny its existence although you don't get it from anyone.

-TC-

Hezt 說...

TC:你又對我斷章取義了。我並沒有否認愛的存在。

我的討論主旨是談成家立室後對人生財務規劃的影響,如果我要扯入更多村料如愛、夫妻啦、育兒等等放在文章裡,你會變得昏頭轉向。

或許日後我要應放寫「導讀」後,才讓讀者更明白我在說些什麼,而非以偏概全,又或者對我本身的處境妄下判斷。

M|key:當時我確實要求我的同輩朋友教導他們的兒女叫我korkor。

所以,他們就怪叫了,像見到怪物一樣。:)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說...

亚当:

我同意这种话题的滑稽和“我们”的别扭,但又无奈。

但是,毕竟大家的世界不一样,我们也希望他们尊重我们的世界,反,他们潜意识中也应该认同吧!

小弟冒昧提出一些看法。文章中的后段,作者用代理服务、下蛋、卖身契等文字喻女性或一些常态(可能有讽刺意味?不知有否误读)。但是我觉得,或许用更人性化或更谦逊温和的形容词/字眼抒发个人感受,读者会更加舒服。

我相信,文字绝对可以让你觉得自在的同时,也可以让别人舒服。

相信哥哥您气质的文字,会令你更潇洒、更风度一些 ( !

william

Hezt 說...

小潛:別叫我korkor哦。我會有一股沖動去撫摸你的頭,然後說,「乖」。

或許我用詞過于尖銳、刻薄、尖酸。對于造成任何讀者深感不舒服,或許下次我就淡淡然像記流水賬一般地書寫了。:)

ianrad 說...

每个人都相信爱,只是程度不同。自以为是则与该程度毫无关系。

匿名 說...

写文章当然要引起读者的注意嘛, 不然平平淡淡不就更乏味吗?

TC- 你的见解有点另类。。。可能你太过于自我。。。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說...

亚当哥:

呵呵呵。摸摸头无所谓。
我原本就很乖啊。
:P
倒是,不要顺手左右上下都sayang就好!
哈哈哈!

其实,你的文字已经够味了。
我的意思也不是要打流水账的文章。
只是,文章所需要的亲和力。
就像...可能A先生到LQ,他要大家接近或注意他或觉得他看起来舒服,那他对自己的装饰就可能需要一些亲和力。
当然,所谓的亲和力也必须要那个人本身也认同。
我不知道亚当/大家认同吗,但是,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anonymous:

嗯...引起注意是必然的。
但是,恬淡地写文章与写乏味的文章是两回事:P
这是我的愚见。
我认为,文章可以很平淡地写,但是它未必会让人觉得乏味,它可以很让人觉得清爽;也可以让人觉得恬淡而有韵。
然而,写乏味的文章或关取材,或关功力问题。有时候,心情也是一个关键。
嗯...我倒不觉得TC先生自我。
当然,他很可能真的自我,但是我不知道。
因为我不100%了解他。
或许,我会赞同ianrad,程度不同。
可能,你也很自我吧?我不知道。
我承认我自我,只是程度不同。
可能,在亚当“哥哥”眼里,我不是很自我。但是,可能TC会觉得我非常自我。
所以,在还没认定一个人之前,先不要断定哦!可能,也要考虑程度问题。
ianrad,谢谢你。今天学了一课。
我这个小孩,如果开罪了哪位英雄,请阿弥陀佛的原谅。
为什么?
哈哈哈。因为我很善良。
耿耿于怀,那是个罪恶。
:P

匿名 說...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到底你明白自我的定义吗?

TC-斷章取義是不是将他个人想法硬塞进Hezt 的文本章吗?难到这就不是所为太个人主见.

都说了,一篇好的文章(可能程度不同), 就有不同的见解.

请见谅!

Hezt 說...

小潛/william:
首先,我忘了對你澄清:我是叫Hezt。或許你先讀讀我的自我介紹。《亞當的禁果》只是我的部落格名字。

我不知道你是否是第一次「潛進來」讀我的部落格,所以你會對我的筆調感到不自在,可是當你提到「親和力」的時候,我覺得這是莫名其妙的論點。

我的文章是不是有親和力?我想其他讀者會有他們的判斷。我不相信裝飾,那只是虛偽。我們在人前已經要「裝飾」自己,將自己藏在衣櫃裡夠辛苦了,為什麼我在我的部落格坦蕩蕩地告白、表達也要裝飾?為什麼我不能用文字來舒暢地表現自己?我為什麼要做表面文章來讓自己達到更有親和力?

而且,你用的譬喻也很好笑,現實情況是,如果你去 LQ時要放線釣男人,將自己裝飾到更有親和力,那徒然是刻意的矯揉造作,這會造成反效果──有時會東傚施顰。

然而說到底,如果這個部落格不是收費的,如果有人無法認同,我怎樣要求他們認同?我只能要求他們關掉視窗算了。而網絡上還有很多讓人覺得恬淡有韻的文章。

在這裡我只是書寫一些想法,如果能引起你的共鳴我很高興;可是我無法遷就每個人的閱讀心情,讓你讀得自在些。

匿名 說...

畢竟這是日記形式的書寫
難免會很個人很自我的
所以我們沒辦法要求書寫者去改變些什麼
雖然有些觀點無法認同,但也只能選擇尊重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對生命的原則
當然對文章的審美觀也會自然不一樣
除非你是寫評論式的文字
要不然寫起來難免會表現自我
看的人也會有不一樣的反應
我倒不認為這是程度高不高的問題
對與錯,婉轉與尖銳,美麗與丑陋
只能說見仁見智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說...

哦!抱歉,hezt哥。
可能已经很习惯称呼你亚当了吧:P
哈哈。我没去过,也不想去lq。
:P我只是打个比方。呵呵呵。
如果不赞同也没关系。
像anonymous所说,见仁见智吧。
hezt,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说的不是矫揉造作的意思。
所谓“装饰”,像你会运用一些贴切且又漂亮的字眼丰富文章。很自然的,在你的文字的功力里的。而且人性化的、善良的。这会让人觉得舒服。像前段部分。
这是我说的装饰。
我是赞同你坦荡的把自己和以外的世界书写在布洛格里的。
我欣赏。
我尊重大家的想法。当然,我会给意见。
只是想法交流而已。
话题好像越来越严肃了...
呵呵。

n70 說...

Blog is a place for blogger to express themselve. How they wanna write it, it is their right to choose. Why must follow reader's style and preference?? We are not writing an essay leh......

匿名 說...

我是覺得大家有權發表看法
不管是贊揚的或是批評的
相信寫者也不會那么輕易地會被讀者的意見
影響情緒而被牽着鼻子走
畢竟堅持自己的原則和寫字風格并沒有什麼錯
只不過偶爾聽聽讀者的一些看法
沖擊一下自己的思維空間也蠻不錯的
我相信小憩也沒什麼惡意
如果論服裝打扮的話,盡管去LQ是為了釣男人
而細心打扮,其實也是對那場合的一種尊重
當然打扮起來也應該先讓自己看得順眼
不能只把時尚最流型的都往身上掛才算
追上潮流。

至于文字,坦率的文字固有它一定的魅力
所以就因為如此坦率,也必須要面對讀者坦率的表達自己的感受了。那其實可說是一種對照論,你不對着鏡子笑,鏡子的倒影也絕對不會對你笑一樣。用詞尖銳刻薄的文筆,自然也會面對用詞尖銳刻薄的讀者。他們既然都“坦然相見”了,就沒必要客套了。我想有時候我們該轉一個念頭,對方若不是把你當好友(盡管沒見過面)為啥還要浪費時間來把你責備得狗血淋頭呢?也許我們在當中會深覺自己受委屈,我的事和你們有何關系,用不着那么熱心批評吧?但若換一個角度來想,自己的文字自所以能引起那么大的爭議,也肯定有它的存在價值,在某方面它喚醒了沉睡在人們內心深處的一些感覺和反思,才會引起討論,這或許也證明了作者在無意間用一顆最細膩的心所察覺的一些觀點。

很多人都說男同志比一般直男的心思來得細膩動人,我想這說法也是有所根據的。

n70 說...

You are right too.. :)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說...

匿名者:

真想给你一个拥抱!
好样的( !

ianrad 說...

我在想,当一个人与友人分享生活中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的时候,他是不是期待着友人的“热心”责备,“坦然”批评,“尖锐”争议和相同的对照?他会否在乎他的言语所存在的价值和友人的反思?

细腻的友人会耐心的听,偶尔也分享他的故事。他不花时间去把对方责备得狗血淋头并不表示他不够朋友。只是他知道对方需要的不是这些。这是对彼此的尊重。

nicholes 說...

我知道有些人說話會很直接
美其名是坦蕩,其實說穿了就是尖銳,
更可以被說成是刻薄,
如果對方真的是超越了我們能容忍的底線
我們大可以一笑置之
但若還是無法釋懷,依舊耿耿于懷的話
就得看這種刻薄的背后,如果能把心量放大
會把它詮釋成一種關心,恨鐵不成鋼的譴責
當然,如果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譴責的話,
還是因為這樣而深感到傷害的話
只能說,說話者的言辭嚴厲得過了火
也可能是說者動機不善,故意來找砸的
那些我們都不需要再理會,根本不值得
當然可以做到靜心聆聽,分享彼此的故事
偶爾可以暢所欲言,懂得彼此尊重
那固然是一件美事
只不過世事無完美,
我們不喜歡別人要求我們改變什麼,
當然也沒辦法要求別人對我們盡是溫柔體貼
懂得的人自然會懂,不懂的人說什麼都不會懂
有時候,責備和謾罵,是一線之差
尊重與縱容,也是難以分辨的
一切都得看言辭背后的動機
要找一個懂得在最適當的時候寄予提醒和勸告的朋友
真的很難得。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說...

nicholas:

我想我也该给你一个拥抱。
( !

无论如何,我们都坦荡荡地在旷野但又荒凉的孤岛里焖。
像一锅子酸酸又咸咸的焖咸菜:P
哈哈!没啦!
开个玩笑...呵呵
大家即咸又干涩...当然不是说你们“咸湿”啦!
嗯...接不下去了.....
那大家就相濡以沫吧!
感写hezt(亚当哥)的布洛格。让我发现另一堆咸菜。
呵呵呵。
感恩。

p/s:我是小潜,不是小倩哦!呵呵。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說...

是感谢。
:P
打错了....

nicholes 說...

小憩

我發現你還真喜歡用比喻,而且每個比喻都有趣且帶有寓意的。其實我也是遂心說說感受,沒特別站在某一方面為誰說話
不過還是感謝你的擁抱。
^_^

潜进来,我给你小憩。 說...

嗯。nicholes
我们不都是生活在比喻当中吗?
不信?
好吧,给你出一道功课:
计算你身边的朋友或是自己在解释或者说明某件事或要表达感受或者叙事时,他/她用了多少个“好像”/“比如”。
明天交上来!
呵呵呵......
没交功课,打两下屁股!!!
:P
我们总是喜欢找一样相近/类似的东西或事情或感觉支持自己,不是吗?
因为,世界是虚幻又真实的....
就好像.................
哈哈,又语无伦次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