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4月4日星期二

妳不是,對不起

當我自己發覺跨不過那種主動與陌生人說話的心理障礙關口時,有時我卻遇見一些出人意表的搭訕。

今晚我有一段奇遇,那是發生在我的健身中心運動之後。我穿上了緊身衣服,在沐浴後一臉意志煥發的樣子現身在紀伊國屋書店裡。

然後我就走向中文書架中,隨手拿起了一些書籍來閱讀。這時候有把女聲響了起來。那是一個比我長得更嬌小的女生。她一邊捧著一個塑膠太空水瓶,可是背囊卻是鬆垮耷拉的,我見到她的第一個印象,竟然是閃過這樣的念頭:怎麼不將那個看起來不重的水瓶放在背囊裡?她的水瓶像像有生命一樣的嬰兒,放在她的懷抱裡。

那是一個十分「村姑」的舉動──簡樸卻死板。

接下來她開始對我說話,她問我,「你平時喜歡看什麼書籍?」

HUH?我也一時會意不過來。我指著書架上的題目標記:文學。我對她說,我看的是文學的書籍。
「那你喜歡看翻譯文學還是日本文學?」

我十分不解地望著她。我以為她是迷失在書架的顧客而需要一些找書指南,我重新問她:「你是問我自己?」

然後她喃喃自語地說起話來。我現在很難一一覆述她的對白秩序。當時我一邊聽著她的話,一邊看著她用手指划著書架上的書。當時我的手中還捧著一本幾近有同志聯想題目的書。

這位小姐說話似乎都很紊亂,我逐一釐清她話語裡的紋路後,才知道她在問什麼。她是說她很喜歡看文學的書,可是身邊沒有朋友喜歡讀文學。

我還是很難接受她這樣的開場白,于是我再三地問她:「你是在做著survey等之類的事情嗎?」

「沒有。沒有。我只是想交個朋友。我身邊沒有喜歡看文學的朋友,而我又很有興趣去接觸…」

「交朋友?」我心裡暗問。

我明白到她的話語凌亂,就是因為她有些怯場。我對她說,看書是非常個人的事情。

「我的朋友都不看書,他們只是會做account。」我猜想她可能是做會計稽查等的內勤工作。

她再問:「你怎樣選書來看?」

我答:「我很隨性,只是看到題目吸引到我,就會拿起來翻翻。」

她說她不懂怎樣選書。我說我也是,對于文學來說我也是門外漢。

她說我看起來不像一個門外漢。然後她就問我是讀書還是做工?

我這時摸到一些路數。她竟然搭訕我!!而她竟然會提起「讀書」這個option來問,于是我詐稱:我是讀著碩士。

啊,你讀著碩士。你讀著什麼碩士呢?她問。

我也支吾了一陣,心裡在想著,我該唸什麼好呢?然後我就答:「讀人文的。」

「人文,我也是很有興趣人文。」小姑娘又繼問。她像是一塊鏡子,會反射她面前人的喜好。

「可是我沒有時間讀了,現在做工。」她就站在我隔壁說著話,我有些侷促不安,書店裡是非常寂靜的氛圍,我們的一對一答似乎過于注目,而身邊也擦過不少購書者。

出現了一陣冷場後,她又問我住在哪兒。我又胡扯了一個地方名。她說,「啊,那是我以前讀書的地方。你是本地人嗎?」

我說:「是的。」

她是一邊對著書架,一邊比手划腳地在對我說話,她的手勢像中學生演講或辯論比賽時的大氣手勢,而她對著書架時非常地不專心。她根本不是在找書的,如果她一邊與我說話,然後隨意地找出一本來作狀詢問,或許我們還有延伸的話題。

但是我還是保持著微笑。面對一個長得不醜,只是技巧稍為稚拙的姑娘,我沒有理由要冷繃起臉孔。但我覺得自己當時像一個櫃檯迎賓的服務員虛偽地笑著。

後來,她竟然問起我叫什麼名字,還向我要了電話。

我停頓了一兩秒,她見狀說,「如果不方便也不用緊。」

「不用緊。你是什麼號碼?」這是我第一次打電話給陌生女生。我用手機給了她一個missed call。

「我叫xxx。」我希望我會記得她的名字,因為她的名字就像「佩詩」、「慧玲」、「愛玲」等的名字那般普見。(我至少認識超過一打名叫佩詩或慧玲等名字的女生)

她將我的手機號碼存起來,我也繼續瀏覽著書架。她臨別時對我說,「我們保持聯絡。放心啦,我不會煩著你的。」

我覺得有些奇怪,我似乎都沒有什麼可以給她「煩」的。或許她是一個保險招徠員或推銷員等的。但是我相信她不會帶來怎樣的殺傷力吧!

這真的是一件非常罕見的邂逅。這也是我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被女生詢問手機號碼,起碼那不是在酒吧或cruising等的地方。我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她為什麼要認識我?然後我又有一種羞赧,因為這只是我第一次被女生如此搭訕,我根本不是女人湯圓。

假若是被男生搭訕,那又是怎樣呢?

我在紀伊國屋裡也是有過同樣的經驗。那時有一名四眼小生走過來問我:「你的書包很好看,你在哪裡買的呢?」

那應該是一年前的事情吧。

我們的話題就從書包開始。但是我當時沒甚搭理這名四眼男生,因為他的問題像一個移民廳官員盤問一個涉嫌運毒的遊客般。他從書包的價錢、哪裡可以買、怎樣可以買、質地如何等的問題包抄著我,到後來他也問我住哪裡。

你不會問了一個陌生人怎樣買一個書包後,再問他住在什麼地方吧?這真的是一個突兀的搭訕。後來我對這小生的戒備心越來越強烈,就不理會他了。

然而,我希望自己會發揮出那股主動搭訕的勇氣,在主動間偷渡著野心,在直接中有婉約,在好奇中有善意,在圓融中有真誠。這種主動出擊的手法,真的是講求天時地利人和,當然還有技巧。


無論如何,直到今天,我才面臨類似的交集,只是對象換了一個女生。或許我真的應該為她的勇氣喝采和鼓掌。

可是,接下來還是一個「可是」和「但是」──對不起,不是你,因為妳不是一個男生,因為我不是喜歡女生的

生活有太多遺憾,但我在期望著生活裡意外的驚喜,我在猜想,下次會不會有一名《亞當的禁果》的讀者在紀伊國屋屋書店趨前和我搭訕呢?

要見我的讀者,請來紀伊國屋書店,我等你!)

12 口禁果:

匿名 說...

Adam's dad: I always hang around at Kino but noone catch my sight, you must be very normal looking to me. :-P or perhaps I used to hang aroung computer session, children section and the travelling part where you are not interested. Hope one day we will meet then.

王永正 說...

王永正也时常溜到这间书店去,有时候是午餐时间,有时是放工过后,有时候是下午
三点,心情好 (又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溜到这间书店去。

可是从来没有人向王永正搭讪,想像中那是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也许放着旅游书籍的角落是最最适合搭讪的地点,话题可以顺着巴黎美景,东京樱花,
上海市,巴里岛.....打开。

n70 說...

Em....We have the same interest, I think. Because I like to read at Kino toooooooo.... That show you are not bad look leh, at least got someone would like to know you ;)

I have such experience inside LRT too. Is a handsome teen, about 20-22. Suddently ask where am I going, where I work? study? many things. OK, since you really look good, then I feel happy to chat with him too. Later on, start promote his pyramid sales, blah blah.....

OK, fine, since you are handsome, we keep chatting until I almost at my office, then I ask for telephone number, he said his phone lost, fine then. He want my number too, I said not convenient, end up he give me his email address, for sure, I didn't email him, because I prefer "old tea" instead of "young tea". Hahaha!!!!

王永正: I even going to Kino with the same time you go.... heheh.....Is it all PLU also like this? :))

匿名 說...

纪伊国屋是一间蛮好的书局:)我午餐的时候,就常在那儿溜达看书,当然买书的钱也浪费了不少:P

最近就常听朋友说,有几位仁兄,有男的有女的,会在那儿跟你搭讪交朋友,过后最终的目的,就是要你的联络资料。他们从事那一行业,我就无从考究了,毕竟我未曾被拿过电话,也当然未曾被联络过。


Hezt口中的十字先生留言

匿名 說...

well.. think I need to spend more time in this book store then, muahahaha

Ndr3w

ryuwo_79 說...

sigh, never kena "da1 san4" b4

nicholes 說...

那是什麼書局
在那一帶啊?
我聽都沒聽過

Hezt 說...

看來我無形中為這間書局作了宣傳,會不會遲些一大堆同志亮相那兒Cruising?

Nicholes:紀伊國屋書店是在KLCC裡,門面蠻大的,中文書的收藏也比大眾書局等的藏書不那麼「通俗」,或庸俗。

十字先生在電郵suggest說,我被搭訕是有一種優越感。唔,如果被意圖不軌的有心人來搭訕,那並不是什麼優越感,優越感不必從他人的搭訕來建立起來的。

不過我總覺得在幽靜的書局裡說話,是一種打擾,所以即使打開話匣子了,書局絕對不是「探討下一步」進展的合適場所。

匿名 說...

I really love this article of yours. I am thinking may be this girl has been noticing you for a long time, it’s just that you didn’t realize till she spoke to you.

Anyway, if she is not selling you insurance, you have to be more confident to your own appearance. You always say you fat lah, ugly lah….but I think may be you are too humble.
Try to date that girl, she is interesting.
She might push you to her bed and make you turn into straight…hehehe…I am only joking.


Handsome Matthew

Nishiki 說...

I always go to Kinokuniya too!

I too was approached by someone before - two different person in the same day!

The first person approached me when I was in the Chinese magazine section, reading Men's Uno or New Icon...then a guy came to me and asked where I bought my shoes and blah blah blah...he gave me his phone number, but I never call him back.

The second guy was met in the Chinese literature section, and likewise I never contact him back.

I met another guy in The Mines some years ago. He came to me and said "you are so tall, what sports do you like, etc", but of course I do not contact him back.

If these people want to be my friends I am fine with it, but I just don't like people try to sell insurances, direct sells or preaching their religions...

匿名 說...

十字:

纪伊国屋,就那么从Hezt的部落格中被捧红了,哈哈!

我们相约纪伊国屋见吧! :P

Hezt 說...

handsome Matthew:哇,如果我長得英俊,卻得到被一個小女生推到床際,那可真是一場夢魘!你不要這樣嚇我。

不如我將她的聯絡電話給你好嗎?

ok,我也不應這樣謙遜──我華麗又高貴,瀟灑又拓落,溫文又儒雅。Pick Me! Pick Me!

Nishiki:看來對你意圖不軌的人還不少!

總結:看起來紀伊國屋書店出現如此多的搭訕,不論是好意或是沒惡意,大家是否應該一起關注一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