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4月7日星期五

爬不完的斷背山


有什麼事情可以自己一個人而不會干擾到別人,或是讓別人侵擾?我想對我來說,除了自慰以外,就是閱讀、上網和blogging了。

今天我是病假。可是並不意味著我可以有多餘的一天來做自己做的事情。我的假期定義就是想要一些平日工作時間而做不到的事情。

而《斷背山》就是我的頭號首選要完成的事情。我曾經說過我要一氣呵成地看完這齣戲。

但早上和中午要讓路給姐姐看那《殘酷一叮》,然後我想到中午後是否可以看光碟呢?可是母親說,「我下午三點要看《天國的階梯》,看到四時,我一定要看。」

我不想看到一半,又要關掉電視讓路,所以,我又躲在房裡上網。可是到一半我已疲憊地倒頭睡去。醒來時已是傍晚6時。那時大姐已外出了,正是好時機。我不想給她看到兩個大男人摟摟抱抱地,她一定會在旁邊大呼大叫搞破壞。

我再問母親,「你還要看電視嗎?」

她說,星河頻道要播什麼湯鎮業主演的舊連續劇。我再反問,「huh,你又要看?」

後來母親說「好好好,我明天也可以看重播的。」

所以,我就開了《斷背山》。上次在椰漿飯的家裡只看了一個小時,當時我只看到兩個牛仔暫時分道揚鑣,積克的未來老婆剛剛在牛仔場中彈彈跳跳地出場。

所以這次可以重看,從積克和Ennis之間的對白和神情等,都仔細地體會。而母親在廚房裡忙著。

我沒有想到這齣戲會到達2小時餘。在晚上8時許,母親端出了飯菜。那時我已看到Ennis與老婆鬧翻了搞離婚。

母親這時說,「你不要吃飯?快點去沖涼,吃飯。吃飯後再看。」

我說,「不要緊,我不餓。我要看完。」那時我再查看,我還有45分鐘就可以完成著名這場接力賽了。

給我45分鐘,給我45分鐘。

可是母親就自己一人拿出晚飯來吃了。她一邊望著電視機熒幕,她的目光開始被熒幕上的藍色山水吸引住了,當時戲的鏡頭已轉到兩個牛仔回斷背山以釣為名魚幽會,她開始評語,「風景很美啊。」

我馬上關掉電視機,我不知道接下來的鏡頭是否會出現兩個大男人怎樣親熱的舉動,然後要告訴她:「喏,這就是李安著名的《斷背山》,那齣你都知道是講同性戀的電影。」

後來,我又跑去沖涼、吃晚餐…這是我第二次被打斷,心思還縈迴著斷背山的情境和兩個男人的深情告白。對著住家飯菜我真的吃不下,母親還端出一大碗我不感到開胃的湯出來。

所以匆匆消化晚餐後,我再接力斷背山。這次母親已跑去房間裡,因為她說8時半華麗台的電視劇不是她要的那一杯茶。

這次我看到兩個牛仔在湖邊的真情告白,冷不防聽到那句經典對白爆了出來,「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然後Ennis就哭了…

這時姐姐打開門回來了。我來不及醞釀眼眶中的眼淚,姐姐已匆匆忙忙地在客廳中走動,因為她要取一些東西。然後她跑進房裡找母親談話。母親亮著一把嗓子走了出來,兩人熱切地交談著。
所以,我又關掉了電視機。

我的家不是洋房。那只是一個小小的住宅單位。然後,我望著兩個女人在交談,任由電視上的兩個深情男人消隱起來,就像他們躲回斷背山一樣。

我在寫著這段文字時,椰漿飯已sms來對我說晚安,如果他是誠實的話,他今晚是沒有外出覓速食。

如果不是那殘酷的一個蜜蜂叮,我可能飛車到他家裡,躲開了一切。

沒有一個時光是屬于我自己的,除了還是在腫脹著的bigfoot。

可是我的《斷背山》觀賞經歷,已經斷裂了三次。我不知道還否有第四次,或是第五次。可是,我始終都爬不完我的斷背山。或許我要認真地核查家庭成員外出的時刻,在家中偷渡近三小時的時間,然後精密地部署和安排一個最合適的時間來看完這套戲,就像幽會一樣神秘和冒險。

可是我只是要看一套幾乎在奧斯卡獲頒「最佳電影」的同志片啊!

5 口禁果:

liezi--烈子 說...

在电脑上看啊!

匿名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Hezt 說...

烈子:我的電腦沒有dvd player,房裡也狹窄得放不下一台電視機。這是吉隆坡人繭居的另類寫照。

lifebook 說...

You should glad that you have home cooked meal. Nowdays, my mom hardly cook.. :)

May be you should watch it at NL's place?

M|key^^ 說...

"對著住家飯菜我真的吃不下,......。" 和家人住在一起30年... 就会有酱的同感...

斷裂了三次的断背山... 变得惨不忍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