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4月18日星期二

一個簡短的相會

我晚上在KLCC一個人逛完了紀伊國屋書店。沒有人來搭訕。那是一個人的時光。

然後就這樣走出KLCC,要走到左翼搭升降機,然後就見到費亞迎面向我走過來。

他是單身隻影,穿著一套方領黑色T恤和黑色西褲,打扮看起來有些條閒。我本來認不清他的模樣,遠遠看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友族同胞,步近後才發覺原來是他。

霎那間是有些意外的。我們就那樣巧地同一個方向相碰,連步伐節奏都一致,以致出現彼此的目光裡,迴避不了。

相對而視後就微笑起來。費亞還伸出手與我握手,我是有些錯愕,我握著他的手,捉狹地用馬來文來問話,「Apa Khabar?(你好嗎?)」

他答:「baik。(好)」

「你去哪兒呢?」他繼問。

「剛做完健身。你呢?」

「我去付健身中心的月費。也剛吃飽晚餐。」他又捂著肚子了,像那晚一樣,我發覺他的肚腩在黑色衣物下還是可以凸顯出一弧彎影。

「一個人吃晚餐嗎?」我隨口問。

他答是。他不是有幾個只是出來消遣時間的要好幫派朋友嗎?

我望見他的手臂茸密的體毛,看起來相當矚目,平時竟然沒有察覺。

彼此的意念兜轉了幾秒鐘,就出現了冷場。他開口說話打斷僵局說,「bye。」

我答:「see you。」

然後我走向左邊,他走向右邊。那是分道揚鑣的寫照,十分俐落。


那一剎那我覺得很有戲劇性。有關我與費亞的東西剛出現在前兩篇的文章而已,而為了這篇文章後,我被責為婊子的那種心情沖擊還沒有緩沖下來,在兩個星期內就再見到他了,似乎重見他時我又湧起「婊子」的感覺。

所以,這就造成了我一種淡然應對的反應?

然而這並非是我們第一次如此淡然的相遇反應。我記得有一次在相隔約幾個月後,我在健身中心裡碰到他,當時我們也沒有特意交談和打招呼,當時我們還一起在茶水間一起憩息。

當然,昨晚的那場相會,是我和費亞相識以來,不曾在兩週內這樣頻密地碰面,更何況在公眾場合裡相遇──大家是穿著衣服的裝扮。

但是這並不代表什麼。從私密軀殼到器官解放,從白天的戒備到寢間的不設防,都是還原、包裝、剝落的複製過程,不著邊際與飄渺的認識。

而我們在公眾場合的一個步行走道相遇時竟然還會伸出手來相握。那可真是一場諷刺(我反而沒有在他的床上觸撫過他的手掌)

炮友在床上是plug & unplugged,在公眾場合則是Hi & Bye。兩個人都是對方私生活的一部份,然而只局限在方吋之地;彼此融入彼此的性生活,可是在日常生活中是完全阻隔開來的。

或許,有些人會在公眾場合迎面相碰時選擇不曾相識。這是遊戲場的規則,誰也沒有欠誰。只是會打一聲招呼的,或會是一個較有教養的人吧。

我與費亞是否還有下一次的相見?我真的不知道,可是我不會像他那樣主動伸出手來握手了。

6 口禁果:

深渊 說...

遇见"炮友"的确是很尴尬的事情,但是如果是两个人都单身,就算是"炮友"又如何?谁也没有伤害谁,现在是讲求个人自由的时代,大家都有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以不伤害自己为前提),别人也没有资格批评什么的。
不知为何,让我想起我的朋友,他第一个男朋友是模特儿,而他也从他男朋友身上交了很多plu朋友。
而后来,他才知道,他男朋友的朋友圈子大部分都是他的"炮友",差不多个个都睡过他男朋友的床,我朋友忍受不了,就与他分手了。
遇见自己的"炮友"还可以,只怕自己遇到的,都是自己男友的"炮友",那才真正难受。

lawboycool 說...

believe it or not, i am addicted to your blog, it becomes a daily routine for me, life will be dull without knowing what had happened to you today. Thanks, your stories spice up my day

Hezt 說...

深淵:我也很難想像會偶然間遇到男朋友的炮友。所以,這也是我將椰漿飯放在「地下」而沒有亮相給朋友的原因。

但我也遇過比這種情況更迂迴和諷刺的情況,或許下次有機會再寫。

lawboycool:謝謝你。不過除了「上癮」,你是否會覺得「過癮?」:)

Fali 說...

這種場面的確尷尬, 但是也無可奈何吧...

另外題外話:

之前因為朋友的關係, 學過印尼文...

其中你說的馬來文Apa Khabar?你好嗎?好像跟印尼文相同, 連baik也是一樣的意思..

難道這兩種語言是大部份相同的嗎?


好久沒來了, 很高興你又重新開台:)

深渊 說...

我每一次看同志写的文章都是会用很多美妙而又尖酸刻薄的讽刺词汇,很有泼妇的感觉,不但看的刺激,也看的很"爽"!(你有看fridae.com的肚脐眼专栏吗?)

Hezt 說...

Falizizi:印尼文和馬來文確實有很大的相似處,只是一些字眼、音調和發音有差異,但與印尼人作基本溝通是沒有問題的。(也得視他來自印尼哪個省份。)

ps:我開台好久啦,從來沒有停過。

深淵:哇,說到我好像潑婦?;-P 我很少上那網站瀏覽,過于pecah、顯眼和不方便。

上次忘了覆你,歡迎你為我的文章畫漫畫,那麼可做插圖的話,就是圖文並茂的呈獻,有聲有「色」了。:)

ps:你的畫作不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