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4月20日星期四

飄忽和浮夸


我和椰漿飯約定了星期二見面。可是星期二晚上是電視台播放《Desperate Housewives》的吉日,看來我比他更著迷這齣連續劇,所以我們本來是蠢蠢「慾」動的,一到十時就從床上跳上來扭開電視機。

不過還是遲了十五分鐘,因為我們的前奏來得過于纏綿悱惻了,以致忘我和忘了時鐘。

看來星期二是我們的TV夜,電視機上有絕亂的家庭主婦,電視機外也有一對非常desperate的男人。



可是我和椰漿飯還是談到了舊調調,他提起上週五我們通電話時的對談內容。他問我記不記得他當時問我的一句話。

怎麼會記得呢?那是某一天的某一段談話,我一點提示也沒有。他後來複述給我聽:「那天我對你說我是一個性慾強的人,你答稱你不是,然後你叫我放慢下來,我問你then how?」

「那你就去找其他男人了。」我說。

他說,「你可以叫你的BF去找其他男人嗎?」

我望著他,「喔,你說BF,到底誰是我的BF呢?」

椰漿飯一直都不肯承認我們的關係,他知道自己說溜了嘴,所以有些後悔也來不及了。然後我「脅逼」著他當場對我declare我的名份。

「為什麼你不讓我作為你的BF呢?」我已出盡了辦法逼供,他的吻就落下來了。



椰漿飯的談話很奇怪,我不知道他是否是病昏了還是在夢囈。我們的談話氣氛是在半開著玩笑的氣氛下進行的。

譬如他說,我可以當他是性伴侶,只要我喜歡給予他任何名份。

他又說我應該找一個prince charming來匹配,可是,我一定要找到一個比他好的白馬王子。

他又問:如果我們早一些時候相遇,又會是怎樣的情形?大有相逢恨晚的感覺,但我告訴他,如果早兩年遇見他,我一定不會看上眼。

他又問我是否可以接受開放關係──精神和情感上忠于一個伴侶,肉體上可屬于其他人。

我說,我接受這樣的一種層面現實存在,但是我不知道這理論是否真正能用在我身上(事實上我也實踐著這理論,對椰漿飯,和對我自己,同時也在驗證和挑戰著我的極限)

椰漿飯說他可以接受伴侶與其他人有肉體接觸,但他選擇不要知道;因為他會感覺到傷害,而他完全無法接受伴侶與另一個人有love affair。

「可是你也沒有想到我聽著你提起在外嬉春的故事,也會受一定程度的傷害。」我說。

「我也真後悔不應對你如此誠實。」他說。

「那你剛才問我那開放關係,是否意味著你也是處身在開放關係中?」

他好像沒有作答。這也真是一個難答的問題。因為目前我們還沒有答案。

後來,他又提到自己是一個容易jeulous(妒嫉、呷醋)的人。我問他這話怎麼說。

他重提說,有一次我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當時我是捉狹與挑釁地反問他,是否要聽我的野史故事?

我經他一提,又再度回想起來,但事實上我沒甚談起我過去的一些經歷。至少只是蜻蜓點水地帶過而已,譬如九厘米先生

椰漿飯過後又欲言又止。我也不知道他要表達什麼。

後來,我們的睡意來襲,他對我哼著James Blunt的「You’re Beautiful」的歌詞的一段:


I saw your face in a crowded place,

And I don't know what to do,

'Cause I'll never be with you.

我就睡著了。

椰漿飯這一晚,可真飄忽。而我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第二天早上,椰漿飯在弄著早餐時,又哼起他拿手的中文歌,除了《上海灘》的「浪奔、浪流」外,他還抓得著周璇的《天涯歌女》的旋律。

然後他今早唱的是一首七十年代的華語校園歌曲,連我也不記得是什麼歌名,「…我愛著你啊,我愛著你…你在哪裡啊…」

我問他,你明白你在唱著什麼嗎?他說他知道第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然後,他又跳上床來吻我,他說他應該學中文,那樣就可以在叫床時發揮出來。

椰漿飯然後又用粵語比擬著那種呢噥軟綿的聲調,「快地啊…快地…」

然後他說,「What else? Mmm…. WATCHA!(音高八調)」

我倆就爆笑起來,因為漫畫感太重了,他除了飄忽,還有些浮夸。但我還是脫不了那種憂患意識──椰漿飯是否瞞著我一些事情,還是我們之間出現了問題?

不過,他在我臨走前,叫我留著他家門那串鑰匙了。那一刻,我才不感到飄忽。



9 口禁果:

Nicky Dominique 說...

This is a very sweet entry. Haven't seen such a sweet entry for ages.

I can see a relationship blooming!

I wish you all the best, and a happy love life.

Now, can anyone find me someone to love?

Hehehehheeh =)

lawboycool 說...

oh boy, i thought i m the only one crazy about Desparate Housewives

ryuwo_79 說...

he asked u to leave the keys? meaning?

lawboycool 說...

ryuwo_79, he wants him to keep the keys.

Hezt 說...

ryuwo_79 :
留著:keep
留下:leave

gfloormanager 說...

留著:keep
留下:leave

大家来学中文。。。。。。

妒忌的Ivan^_^ 說...

細水長流的關系原來比一刻熱情來得更暖更動人!

Hezt 說...

有時也要學會唱一些歌和體會意境,那比激情更動人。 :)

bravingkl 說...

i love that lyric, sort of encapsulates the helplessness we all feel when we spent countless hours pondering on the impossible ending fate decided to deny us with.. thanks for sharing.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