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4月26日星期三

Me&NL@gym

上週末我與椰漿飯一起到健身中心做運動。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記錄。我不知道健身中心的人如何看待,可是我也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目光,與椰漿飯一前一后地步入。

其實椰漿飯曾經要求一起到健身中心,但我往往不肯,就是有一種「地下情」的心態在作祟。然而這次我也爽快地答應,因為也找不到什麼可以拒絕的理由。

然而,步入更衣室時,我所預想的情況就出現了─會碰見hotmale

我們一起更衣,這時有一位SASA猛男走進來,椰漿飯就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姿勢與神態非常刻意,我瞄了椰漿飯一眼,不知他在打什麼鬼主意。

後來,當那名SASA男脫剩最後一條內褲時,他們兩個就開始說話,我就瞥向他的身軀,原來是一頭乳牛,至少是一頭比我來得壯的乳牛。

他們用非常流利,但帶著濃厚的本地腔英文說話,看起來是認識已久的故友。我發覺這頭乳牛原來也是花旦派,他是SISSY的SASA。

我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他們兩個是炮友



後來我們就開始運動。我並沒有刻意地要與椰漿飯一起舉重,或共享凳子,我與他的舉重方案完全不一樣,當然也包括啞鈴的重量、訓練肌肉的時間表等,因此很難配合,畢竟我倆的肌肉訓練需求和進展也迥異。

我才發覺,健身對我來說,原來是那樣公開又個人的事情。大家一起舉重,可不是同樣的步伐的舞伴。

所以,當椰漿飯從舉重機器處走來時Free weight時,我就離去另一邊。他問我:「為什麼你一直避開我?想和你調調情都不行。」

後來,我們就一起結束,然後更衣沐浴,再到蒸氣房裡坐。

當時蒸氣房裡沒有第三者。因此,在朦朧氤氳的蒸氣裡,我們就開始狂野起來。椰漿飯站在透明的門沿,然後眼睛往外探視是否有走過的人影,他的下半身貼近了我的臉龐。

「你確定你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他問我時,已解下了毛巾。

何等熟悉的動作和場景,又與三溫暖的情況有些雷同。然而面前的軀體不是屬于一個陌生人,只是在濕潤氤氳的水蒸氣下去觸撫這幅軀殼的質感肌理,則是有點陌生。

我用口對椰漿飯撒了一個謊,然後用嘴唇聽到他發出愉悅的呻吟。

這是一場冒險。之後輪到我負起「把風」的角色,一邊抬眼望外邊,一邊俯視他移動著的頭顱在鑽動…

後來,這才結束蒸氣房裡的熱吻。大家都是蜻蜓點水式地熱身招呼。

我們在接近傍晚時才回到椰漿飯的家中,那才是壓軸戲。



在一輪正式的運動後,筋肌伸展得特別有韌力,所以當我們在床上的「體操」是完全處于最佳狀態,而溫故知新,我們一起重溫之前一些舊招式,竟然另一番體會。

後來,我在他的胸膛上畫了一層「非洲地圖」,我才看到原來在白色液體的反襯下,椰漿飯的膚色是那樣地黝黑。這是我們非常難得的一次,會在陽光底下看清對方。

(是的,我們往往都像蝙蝠一般,在深夜裡才活動

椰漿飯說,我的臉色在泛紅著。是嗎?我也不知道。我似乎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會臉色泛紅。

然後在炎熱的午後,在一個散發著沼氣房裡昏昏睡去,我醒來時才發覺我的眼瞼在流著淚(難道快樂得哭了?)後來才知道我在他的胸懷裡,薰得兩人全身都汗濕透了。



後來,我還是忍不住地詢問他:剛才那個乳牛是你的炮友嗎?

椰漿飯坦承「是」。「很久以前了,我去過他的家,是在網站認識的。」

「你們做過什麼?」

「只是口舌運動而已。」他說。

我說,「他的身體肌肉練得還不差。」

他說,「可是上半身和下半身不平均,他的兩隻腿長得像一對雞腿。他是檳城人。但是…太Nyoya了。」椰漿飯指的「娘惹」即是指sissy行為。

椰漿飯繼續說下去,連對方的下半身尺碼都說出來了。當然不是具體的數字,但卻是觀感上的大中小來區分。

我不知道下次會否與他一起亮相健身中心時,會間接知道哪幾個帥哥猛男的下半身尺碼。當然,我也在想像,我在健身中心也碰過我的炮友時,他們或許也在背後對我品頭論足。

(用身體來作情慾交易,身體的肌肉、器官、肌理就成了這宗交易的幣值了)

椰漿飯對我們的健身中心之行十分回味,他已約定我們至少要每週一次到健身中心運動。我不知道他是回味我們一起做運動,還是運動後的非正式「體能運動」。

可是我已告訴他,有他的存在,讓我做健身時無法專注,因為要思索和感悟的實在太多了。

2 口禁果:

妒忌的Ivan 說...

近來你和他發生了許多幸福的事情!真高興!

n70 說...

Wow...what a nice show in steam room. Wish to see a show in my Gym also. haha.....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