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6月28日星期三

一夜情.處女.唯一

~有關一夜情

「其實我也有想過要一夜情。只是,我還找不到口密的男生。」她說。

露依莎說這句話時,我愣住一會兒,露依莎是玉潔冰清的啊,她也會想到與男人上床?我想我的眼神一定出賣了我的吃驚。

「你以為我是聖女嗎?」她反問我。「我與一個男生出街時,我還是會閃過與他上床的念頭的。我需要acknowlege的是,我是一個有七情六慾的女人,我不是一個沒有原慾的人,這不代表我是淫蕩。我可以接受別人玩一夜情。但是,對于我自己,我過不了這一關。」

露依莎的坦誠告白,讓我真的有些意外。可能我們平時的課題都是泛泛之談,有關生活、愛情和理想,可是還沒有去到個人經驗的疆域裡。她是一個敏慧漂亮的女生,她與我談起她的個人性愛觀時,就像你不能想像你的老師在床上的樣子一樣。

可是我忽略了她也是一個女生。是的,她們也是擁有七情六慾,更甚的是,她擁有這一份如此的狂想!

而這種狂想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是否有一份研究報告說過男性每七秒鐘就會想到性?男同志是否列算在內?

我問她:「如果你確保那個男生不會對外透露你們的事情,你真的可以獻身?」

「可以,可是,我沒有安全感。男生一般會炫耀,他們可能在朋友前會提起上過誰誰誰。」

「可是如果你以後有男朋友,你又能確保你的男朋友不會在他朋友面前說起你們的性事嗎?」

「一個女朋友與男朋友上床是很普通的事情。但如果我與一個男人上床,我們之間什麼也不是啊。」

「有時就當打一場友誼賽,打一場球,吃一頓飯,或在舞場裡跳一支舞啊!大家不需要負上什麼責任的。」

「那你會不會與一個陌生人一起吃飯?」露依莎反問我的時候,我也有些突兀,的確,與一個陌生人一起吃飯,盡顯吃相,共舉筷箸,也是相當不自在的一件事──更何況要在床上有肌膚接觸?

但我勉強地回應,「搭桌的話也算是同檯吃飯吧!」

「打球呢?你也可以與一個陌生人打球?不過很多時候也可以與陌生人打球的…」她自言自語,讓我避過了詞窮的情況。



一夜情是同志圈出現的一種常態,當然我不能以偏概全地說所有的同志都會玩一夜情。可是,我沒有想到露依莎這類的女生,也會想到一夜情。

她的首要顧慮是「口密」,是對方為她的身份保密的一種責任。我還以為她會說:對方必定是沒有性病或身體潔淨的,才是首要的條件。畢竟,與一個人床上高潮時,也需要對生命負責任。

還有,她也沒有想到懷孕的問題──而這問題不會出現男人與男人之間的。

然而露依莎在提到自己的一夜情狂想時,她是想到隱匿身份的重要性。貞潔比任何東西更重要,因為這將影響她的日常生活──原來要對生活先負責任,才對生命負責。

同志們呢?當你有一個符合條件的一夜情對象時,你是否會顧慮對方是否是一個口密的人呢?還是要先探清對方的來歷背景?

不過,僅是看三溫暖裡的攢動人頭、按摩院中的人影幢幢,我們都是及時行樂的器官動物吧!



~有關唯一

露依莎又對我說,如果她知悉一個男生是花心大少,逢女必追,她是不會接受那個男生的追求。

「因為這顯示出我不是特別的唯一啊!他要是什麼女生都可以發動攻勢去追求,那我有什麼特別?我也是與其他女生一樣。」

「可是這種花心大少就是情聖款,他們更懂得討取女性的歡心,不論是表面上,或是床上,都會讓女性感到愉悅。」我嘗試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論點來討論。

「他床上行不行是另一回事,可是,我不能接受一個有太多追女經驗的男人。他樣太濫了。」露依莎重申。

「濫」?我以為四處風流上床才是濫?原來露依莎認為玩世不恭去追女孩的男生,就是「濫」品了?

男生都希望是女朋友的第一個男朋友,女生都希望男朋友是最後一個女朋友。原來,女生還冀望會成為男朋友唯一喜愛的女人。

我在暗想,如果這些原則都運用在同志圈的規則時,我們都成為化石了。我們是否還能相信「你是我的唯一」、「你是我的最後一個伴侶」的理念?



~有關處女

露依莎後來再發表一段聲明,「如果我不是處女,可能我會更加放鬆自己去玩一夜情。」

對于她坦承她還是一個處女,我不會感到吃驚。我問,「你不是要等到洞房時讓丈夫「見紅」吧!你還保持那種想法?丈夫一定要得到你的初夜?」

「不是,我要碰到一個我喜歡的人才交出來。如果他不是我喜歡的人,我才不理他是否會珍惜我的初夜,我何必給他這種榮耀?」

所以,她的意思是,如果一道門經過鎖匙開啟過,自然會有人進出。可是,她還在等待這一名持鑰人,儘管每個男人都可以成為持鑰人。既然這道門現在還是封鎖著,就任由封鎖著吧。

她的總結是,女生在心理上需要更多的安全感。

露依莎現在是單身,如果她一生找不到合適的男生,那麼她的初夜會隨著她的肉體在衰老時結蜘蛛網。身體是隨著時間貶值,但初夜是否會隨著時間來像美酒般越釀越醇?

我問:「如果你還是保持著處女之身,可是完全沒有體驗過任何一場轟轟烈烈的性愛,會不會有些遺憾?」

「或許我的前世有經驗過吧!」露依莎答。

不愧她平日修讀如此多的靈性書籍!

後來我告訴她,有時你所堅持的到最後,到最後原來只是nothing,屆時輕舟已過萬重山,一切都只能追悔。

她回到問題的重點:「可是我找不到口密的男生啊!」



露依莎的想法並非很獨特,我相信許多同志也持有同樣的觀點:

→希望將童子之身交給心愛的人

→希望找到一個守口如瓶又相熟的性伴侶(來保護你的身份)

→希望找到一個始終如一的男朋友

當然,我以前也堅持如此的想法。我懷念那種情懷──那種天真無邪、對同志情愛生活憧憬的情懷。

可是,我沒有一件事情辦得到。我已漸行漸遠了,是我放棄了目標,還是同志圈的真實生態讓我放棄了?

12 口禁果:

Nishiki 說...

我的观点和想法,已经透过露依莎的嘴巴说出来了......

"我在暗想,如果這些原則都運用在同志圈的規則時,我們都成為化石了。我們是否還能相信「你是我的唯一」、「你是我的最後一個伴侶」的理念?"

如此说来,我是亿万年出土的远古化石了....

Hezt 說...

nishiki:其實做化石也可以價值連城的,這也代表你的稀有罕貴啊。:)

Nishiki 說...

我是已经粉碎成沙子碎石的化石.....

duncan 說...

那我是億萬年出土的遠古化石2號~@o@"

我覺得沒有性生活倒也不是世界末日.
我們還有家人,朋友,事業,理想...啊.
當然每個年齡層的想法都不一樣,也許我還太年輕.

我有個奇怪的想法,為什麼"被做"的那一方(女性/0號)一定要感覺自己是弱勢的呢?就只因為做愛時的位置?還是那個"被"字.
我倒期待有一天有會能到有人說"我昨天"被做"了某某"

Hezt 說...

duncan:

「為什麼"被做"的那一方(女性/0號)一定要感覺自己是弱勢的呢」

你的疑問在 我早前的文章都有提過,不過你是否有讀過。


但是我還有其餘更多的想法,或許會在今晚書寫出來──因為0號不一定就是弱勢的。

petit 說...

既然不遵循異性戀刻板的性╱別規則,
非異性戀的性少數也該發展別於異性戀的規則。

duncan提到的。我有個女性朋友稱呼女性上男性的為「套幹」
這詞還不錯。不過有時候聊天的過程中,直接用幹,
我們也是聽得懂的。

nicholes 說...

是我起步的遲?還是你退出的早?
當我開始相信
能從各個身體中尋覓真愛之際
你卻退縮了起來
也許,你的說法是正確的
很難吧!
即使是不完全從床上開始的關系,
只要在還沒弄清楚狀況就沾上性欲的“污點”
日後就真的很難維持下去
就好像我和那個他一樣
也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duncan所說的被干
我日前就有那種感覺
唉!

Hezt 說...

nicholes:每個人的步伐都不一樣的,你不必跟從。我希望在這裡所提供的觀點,不會誤導你。

你所說的「被干」(或乾脆地稱為「套干」),是你終于嘗試了後庭花?恭喜你,至少你有了新體驗。為什麼要那樣無奈?

petit:認同你的看法。我們有自己的法規。可是往往會從異性戀的觀點中對照、辯證自己的所在。

因為人性,還是有大同之處的。

nicholes 說...

不是誤導
我也沒跟隨的意思
其實每個人的歷練不同
一切只能作為參考
不能作為指南
我喜歡看你的分享
當然我自己也喜歡分享
我發現我所要求的
似乎比性慾還來得更多
那也許是比較偏向于心靈層次的吧
我所謂的“被干”是被女人干,不是男人
(別誤會不是因為我魅力非凡,而是錢包所招惹的禍)
當然不是後庭花,要不然我會哭死

Hezt 說...

NICHOLES:我看了你的「被干」經歷,讀起來非常有趣。

但你說,「我發現我所要求的/似乎比性慾還來得更多/那也許是比較偏向于心靈層次的吧」我希望你真的坐言起行吧!

若是如此,那麼在你的部落格是否沒甚好料分享了?

為什麼被唱後庭花要哭死?如果做了化石,就不會哭了吧。:)

NICHOLES 說...

分享好料?
你覺得我還有什么好料可分享嗎?
我自覺一直都沒什么好料可分享
與你相比,我的顯得蒼白多了
所謂的心靈層次
不可能與生理欲望隔絕
人終究還是要兼顧兩方面吧
尤其是男人。

stiva 說...

WOH....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恩...不太适合.应该是让我觉得怪的女人吧(人常常把和他意见不合的人叫'奇怪').

有个感觉,真的是有点遗憾那么迟才发现你的BLOG(写得都很棒).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