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6月29日星期四

相親

前幾天接到一個電話,是一個舊同行呂圖撥來的。大家閒聊了一陣子後,他又進入了例常話題──有沒有女朋友啊?

呂圖過了適婚年齡已久的漢子,然而不久前通過一些聯線活動找到了另一半,最近還註冊結婚了。

一個幸福美滿的已婚男人。呂圖滿腹熱情要我分享他的亢奮,但他要將我變成他同一個款,就是要替我找另一半。

所以應對這些例常問題,我就隨口說:「沒有喎,你有沒有好介紹?」

豈料呂圖竟然認真起檢。他帶著好奇的口吻問:「真的嗎?我真的可以介紹一個很好的女生給你。」

「…那麼我就做一次媒人。雖然很老土,不過我沒有收媒人費的…」

我猝不及防地握著手機不知如何應對,因為他已展開三吋不爛之舌說有一個也是同行的女生,並不介意進行類似相親般的活動。

呂圖說這女生是一個入得廳堂,出得廚房的女生,而且是懂得烹調的罕有品種。他說這女生長得不俗,只是家鄉比吉隆坡稍微遠,可能不方便我倆交往。

我只是吃吃地笑。笑得我也不知道怎樣回應他──呂圖的好意和熱情讓我無法消受。而且,原來我還有SASA的一面,我以為身邊的人都心照不宣知道為何我至今不曾攜帶任何女朋友亮相。

他道出了那位女同行的名字,一個熟悉的名字,但是一張陌生的臉孔。呂圖還叫我別對外宣佈這位女同行有意相親,因為女子恨嫁張揚出去後,總是不大好的事情。

他又說,原來這位女同行是他的新婚妻子的好朋友。「世界真小啊!你看不是嗎?我和我老婆都知道她是一個很好的女生,只是到了適婚年齡還是云英未嫁…」

到後來,我覺得我只是在笑已不能解圍了,因為呂圖的口吻越來越嚴肅了,我不能如此失體面地作反應。

我只有對他說,「真的很謝謝你。但是目前我已有對象了,只是還在努力中…」

呂圖聽到我如此說才作罷,之後我們轉移話題。

我還會遇到多少個類似的月下老人、紅娘,來幫我來作媒拉線呢?我幸慶的是,這類相親沖動還未燒到母親的身上(我的姐姐應該不會積極為我作媒吧!),否則我真的難以推辭。

不過話說回頭,如果是同志幫的相親,我是否又會出席呢?或許在聊天室亂闖、三溫暖中盲混、四處和人上床後,我應該回歸原始與傳統,通過「相親」來尋找真命天子了──「相」了,才「親」熱。

PS:有意相親者,請寄來照片方便洽商!:)

3 口禁果:

duncan 說...

我身邊也有同樣的經歷,朋友找到另一伴後就開始喜歡替身邊的朋友做媒,他們的想法似乎是
"我今天終于得到了幸福,所以我要幫我的好朋友們也得到幸福,將他們從一個人黑白的世界中打救出來".

殊不知這種加在它人身上的情感,有時會遭人厭惡.
我常暗想回說
"我是一個人,但并不代表我過得比有了另一伴的你差"

...是我偏激了嗎

nicholes 說...

之前在学校也有一些多事的同学想帮我牵红线
一直在教导我该如何看女生
结果我只是在傻笑
我的借口是我还不愿被婚姻束缚
可是有时候他们的热衷帮忙真的很令我困扰
好象我不领情就是罪该万死的感觉
拜托啦,即使我是异性恋者,
也不需要显得那么“廉价”吧
不过我明白他们的好意,也没怎么怪他们
不过我相信他们也许已经怀疑我是同志了

其实我很希望能寻觅到另一半
但是可遇不可求却是像铁一般的事实
即使让你遇上了,等在前方的依旧坎坷难走的路
在这圈子内生存,毕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也许是我太悲观了,常常会毫不留情地给自己的憧憬
浇冷水,淋息的希望或许还会死灰复燃,但依旧不见
曙光,这种循环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无人知晓。

我妈之前也曾透过电话向我打听是否有兴趣相亲
那一刻我正站在chow kit路的小巷间
就是传说中很多变性人寻找猎物的地方
我没察觉身后就站有着这些“女士”
正对我抛媚眼,那一刻我真想大笑出来
她们看起来真的很美,可是即使我知道她们是男的
我也不会感兴趣,因为我还是比较喜欢雄赳赳的男人
就像你所问的,如果相亲的对象是男人
我会不会表现得更热衷一点呢?

匿名 說...

Ha ha ha... 網上相親? I thought "most" gay men had master that skills in the chatroom, saunas, clubs and such... just that the timeframe they are looking for is much shorter/instance. :p

So, had anyone sent you their photos for 相親??

... or should I raise my hand, "Me! Me! Take me!"

yF, anonymously TGIF!

ps. Have a great weeken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