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7月10日星期一

落幕
















我在睡夢中轉醒時,時鐘指著二時零五分。我是被樓下的觀賞世界盃決賽的人群的吶喊聲吵醒。不是三時才開踢嗎?為什麼二時就開始踢世界盃了。

多得基丹。他在第七分鐘成功的踢出勺子點球,震動了整個世界,也把我從酣睡中喚醒。我匆匆扭開電視機時,已進行重播的鏡頭,怎麼撞到門楣後的球,還是是計分?後來才看清楚球已彈入了龍門內。

也還好是基丹,否則我會在大馬時間凌晨三時才會起來看萬世矚目的這一場賽事,那時已是上半場結束的時刻了。

我就這樣莫名地醒來,然後揉著惺忪的眼睛去看著電視,趕著泡一杯咖啡時。有些狼狽。

但最狼狽的應該是基丹。為什麼他在加時賽的第110分鐘時用頭去撞馬特拉奇?他們到底之間發生什麼沖突?馬特拉奇特地設下陷阱來激怒基丹?

基丹一定是聽到什麼污言穢語,所以真的用頭一頂馬特拉奇,名符其實是廣東話所說的「我頂你個肺!」

基丹吃紅卡出場,確是非常出其不意,也是詭異的演變。一代天驕這樣抱憾離場,這樣的告別和點球大戰一樣,都是讓人覺得殘酷和難以接受的局面。

基丹選擇為自己的職業生涯划上這樣的句號,也給世人划下一個問號。

作為主心骨的基丹在離場後是否影響到法國隊員的信心,在踢點球時就可以看得出來了。我在意大利捧杯時想到如果勝出的是法國,基丹是否會出場呢?

我還是覺得基丹是這一場球賽的主角。除了第7分鐘踢點球取分、第103分鐘以頭玫射門那一球以外,每個人都會記得基丹頭撞他人胸口的這一幕。

這是第二場需要踢點球來決勝負的世界盃。我也沒有去記取魔咒、法則或是方程式等的歷史資料。我不大相信球隊取勝有「宿命」這種論調,怎樣說還是要天時、地利、人和。

但以踢點球來作生死,天堂與地獄就在這一關。這也是非常吊詭的,因為之前球場上揮洒的汗水、砌磋的球技全都像作廢了。以一刀切的方式來了結,是乾脆俐落?還是有些兒戲?只看天意時,一切就變得有些虛無了。

可是總不成一直讓球賽一直踢下去糾纏不清。世界盃終于踢完,我不知道自己會否患上失落症候群。不過,不必夜晚三時摸黑爬起來看球,的確是一種釋放。

3 口禁果:

n70 說...

I agree with ur point that 馬特拉奇 must be saying something bad, I don't belive that just a "hug" will cause him become a head bug.

By the way, he is handsome and sexy. haha...

nicholes 說...

想問問你
希望你別介意
你還會想起椰漿飯嗎
或忽然間又想起九厘米先生
雖然你們常常見面

Xavier 說...

so many day already, where's ur new post?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