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7月30日星期日

痒在心頭口難開

那名網友在電話中對我說,千萬別對直佬墜入愛河。他說,這不值得,不如將時間與心思都投注在同志身上。

我聽著他的勸言,有怵然一驚的當頭棒喝之感。他繼續說著當年如何迷戀一個愛女生的小伙子,然後兩人怎樣發展著,直至當時在唸書的他,也幾乎毀了考試。

不值得。不值得。我啐口暗念著。什麼才是值得?

那天我又情不自禁地看到小博一個人坐在座位上,那是一個下班後的晚餐時段。我本來已打算離開辦公室,然後沖上健身中心,可是我看到他兀自一人時,心裡卻有一些痒痒的感覺。

所以我就走去打招呼。他看到我後熱情地問,要不要一起吃飯?

我竟然答應了,即使我本來有事務在身,我就毫不猶豫地點頭。

小博也順道讓我瀏覽他在手提電腦裡的舊照片存檔,然後我就看到他的前女友的照片了。

照片中的女生算是秀麗可人,還帶著一種強烈的野性美。與小博的呆子形象有些不襯。

他說他與前女友還是藕斷絲連,不能忘情云云。(怎麼又是另一個阿活?)

後來的飯局,我食之無味。我們還談到電影去,來到一個話題時我順帶問他,怎麼得空都沒有叫我一起看電影?

「兩人『麻甩』佬(大男人)在一起看戲干嘛?」

他的反應非常直接,坦率得讓我有些招架不住?他將看戲當作是情侶的普通約會,而看戲正好是我一直以為可以與他出街的好機會,而這正好就是搔到我對他的痒處。

小博的答案讓我愣住片刻,我當時也問著自己:「是囉,兩個大男人為什麼要一起出去看戲?到最後也不能作愛?到最後也不能當愛人。」

我現在還記得小博的那句反問,這也讓我不再刻意在辦公室裡找機會去接近他,或找他聊天、示好。

即使他現在還會問我:得空要不要去打球?得空要不要到雲頂過夜?有時他在辦公室裡,和我僅是恰好地有目光接觸而與也熱情地舉手打招呼。但是那都沒有什麼性暗示或是訊息吧?

而我在重想,那一次他在廁所裡的張望,可能也是我自己多心了。

所以,還是當一個普通同事就行了。他只是我個人性幻想裡的hot male。

有一次我趁他不察覺時,偷偷地將他的照片攝在手機裡,想火熱熱地將他的樣子定格在手機裡。

之後我拿給白麗蝦等人看看這名小博是長得怎麼樣時,他們紛紛搖頭。

「看來他好肥胖…咦…他的頭髮就是『醬』的啦?你怎麼喜歡?」

他們最後說,「還是你長得比他好看!」

一個不喜歡男人、一個有女朋友的男人、一個比我醜的男人,歸納起來,我是否還值得朝思暮想?

所以,失去了小博後,這句對白至少是我最後的安慰。(假如我是真的比他好看的話)

9 口禁果:

深渊 說...

除了真正直捞,你不要忘记还有一个"明明喜欢给男人口交,却不感承认自己是同志"的假直捞,这些直捞或假直捞都不是你应该放心机的对象。
还有另外一种-喜欢色辣及讲骗话的同志也不是你应该选的对象,把握时间,去屋色更有潜能在一起的男人吧!
外表比你丑不是大问题,而是难道你要去花心机去培养你喜欢的直捞变成同志吗?还是你真的以为同志是可以后天培养的?

Hezt 說...

深淵:你說得沒錯。我們都沒有能力去弄曲一個直佬,可是我相信直佬可以「後天培養」的。

當然這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才能促成。(但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性?還是我一廂情愿的想法?)
:)

深淵 說...

怪不得你会一直对他们有兴趣。改变直佬这些都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这些是不可能的事。
在历史上没有实例证明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向,所以在科学家研究了同志100年后就推出这个论证-同志是天生的。
如果你说那些强奸,与女生时常在一起的会培养扯成同志的话,那是不一定,很多以后还是直佬。
如果我要说明的话会是非常长篇的,我总结一句-不要浪费时间去做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们是BI-SEXUAL。
(去多读一点同志的论文吧!如果你忍为同志是可以改变的话,证明你对同志本身不够了解。去FRIDAE看看欧洋风的作品吧!他有写很多关于同志的历史与革命。)

nicholes30 說...

深淵說得一點都沒錯
不管愛上真直男或假直男
結果都會是悲劇收場的
這一點我和深淵的看法一樣
同志是天生的,差異在于有人掩飾得很好
壓抑得近乎遺忘自己是同志
(像我以前那樣)
當然也有喜歡搞雙性的,
但是他們依舊會讓一只腳踏在同志的圈子里
享受左擁右抱(左男右女?)的樂趣
如果是真直男,他們即使能接受同性戀
并不代表他們就能熔融同性戀里
那根本是沒辦法弄“歪”的。

Hezt 說...

深淵:
說真的,我對于同志的了解不深,很多課題都是在摸索和探索,若不然也不會在這裡傾瀉一大堆的文字。:)

但是對于科學化的文字呈獻,如論文等,我想我要花很多時間去「消化」,我也不是歐陽文風等類的學者,那不如身體力行更好(也不知道歐陽文風有否身體力行呢?)

不知道是否有讀者和我一樣,對直佬帶著朦朧的希望,然而奢想著有更進一步的關係突破呢?

ps:你提的那一句話:「如果你說那些強姦,與女生時常在一起的會培養…」我讀沒懂,此話何解?

深渊 說...

啊!一时写太快,变成句子很多语病出来。
总之,很多大家认为会使男人后天变成同志的原因,如被男人强暴,时常与女孩玩在一块儿,都是误会。
你知道在科学家没有正视同志是先天性的时候如何治疗被怀疑有同志倾向的人吗?用电料法,没错,给你看同性裸体照片,如果你有反应,他们就电你,要你怕,要你恐惧,在喜特勒时代,就有好几十万的同志涉嫌者就这么被电死了,也没有一个会从同志变成正常的,最多也是变成恐惧同性而已。
很多外国那些"EX-GAY",说他们改变了,变成直的了,从欧洋文风作品中,可以知道那些"EX-GAY"其实一直都没有停过同志性行为。
会对非同志有遐想,有所行动,也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行为,为什么?明知道不可能却还往禁区里去闯,岂不是自掏苦吃?我想,如果有一女生要与你排拖,要尝试改变你,你的感受会如何?
如果你忍为可以将直的弄成弯,请以自己做实验先,去与女生拍拖才来说吧!

Nishiki 說...

關於改變性傾向的“療程”(Reparative Therapy)﹐其實美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已經警告這種做法不但改變不了人一個人的性傾向﹐反而會造成很多心理問題和負面的影響﹐甚至可能造成自殺。一般上提倡這些“療程”的組織幾乎全都是有原教旨主義傾向的宗教組織。馬來西亞的一些“輔導團體“﹐像是博愛和文橋﹐都是這類組織。

關於Reparative Therapy的詳情﹐請參考﹕
http://www.apa.org/pi/lgbc/publications/justthefacts.html#2

Hezt 說...

深淵:
其實我有想過要找一個女生來談戀愛來改變自己。這種想法會時而浮現出來,若是要辦,勉強可以辦得到。可是那應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好吧,以後要逼自己對直佬死心時,就以這道理來思考,以同理心的角度去讓自己的狂想凋敝下來。共勉之!:) 

匿名 說...

歐陽文風出軌了。
聽說他的老婆也是同志。
他騙了我們好久﹐好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