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7月28日星期五

裝飾的快感



「你和椰漿飯之間,是否是愛情呢?」

那天我恰好在雅虎聊天室裡遇到一名讀者,他問我這道問題時,我也答不出來了。或者說,我不敢答。

白麗蝦後來問我:「如果現在有一個比椰漿飯條件好的男人出現,你會選哪一個?」

當然我想前提是兩人都喜歡我的。我說,「當然選條件好的那個男人。」

「那就代表著你不愛椰漿飯了。如果你愛他,你不會選其他男人的。」



本來今晚我要去見椰漿飯,但早上他撥電來說,他的眼睛腫了起來,正在醫院看醫生。他說為了不要感染我,所以晚上的約會就取消了。

我問他:「你真的不要我來探望你嗎?」

「如果你不怕我傳染你,你很歡迎到來。」

我說,「我是有些擔心。」

如果他真的是我的男朋友,我還會猶豫嗎?所以我還是答應他,我不會在他眼睛腫起來時去見他。

然後他又說,明天他的男友會從檳城下來吉隆坡陪伴母親去接受治療,又得寄宿他的家中。

「所以,我明天開始又不能撥電話給你?」我問。椰漿飯一定會說他的前男友會充公他的電話。

椰漿飯甚至將我的電話號碼改成另一個名字來存檔,就是為了避過他的前男友刪除我的電話。

椰漿飯將我喚作Ray。當然這不是我的名字。在這個名字下,我得以在另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的手下苟生。

很滑稽吧!椰漿飯聯絡我的辦法,就只有我這個手機號碼。如果他的前男友真的刪除了我的手機號碼,他就會失去我了。

所以,我是否要感激Ray這個名字呢?

Ray,我是ray。可是我見不到光。



椰漿飯上週在電話中終于說明了,他已從他的前男友身上抽離了70%感情出來。

聽到這個有數字的幅度,我覺得很高興,因為這次是椰漿飯第一次具體地告訴我,他對他的前男友還有剩餘的30%感情。

30%的舊情。死灰都可以復燃,何況還有30%的戀火?

所以這30%可以讓椰漿飯允許他的前男友「沒收」他的手機、允許前男友每週從檳城南下與他相宿相會、讓他前男友在他胸前咬下一口愛痕、讓椰漿飯會去服食威而鋼來屌他,滿足雙方的性需求?

如果椰漿飯可以概述出他對前男友的殘餘愛情幅度的話,那我想他對前男友的愛戀,不止30%。

椰漿飯說過,他不會回到前男友的身邊。可是,他將他30%寄存在前男友的身上。

「那你讓我擁有你多少巴仙的感情呢?」我用英文重覆問了幾句,才準確地表達出我的意思出來。

他又支吾以對,他說,「不如我們見到面時才談,好嗎?我不想在電話中談論這樣正式的事情。」

我始終都沒有得到他的答案。可是我心裡有了一個答案。

上次我對他提起岳乒的事情時,他說他不會像岳乒一樣傷害我,所以他怎麼也不愿對我說,他並不是那樣地喜歡我,甚至一直保留著那三個字?

椰漿飯也說,他要我將他當成一個Stand-by guy,而他也將他自己保持著開放的option。

有沒有人愿意甘心將自己成為他人的「過渡期間的過客」?椰漿飯這樣的說法,一方面看似他是在偉大地「割捨」,但另一邊廂,或者他在委婉地拒絕著我。

有些諷刺的是,我記得上週看到馬來天后Siti Nurhaliza和大她廿年的富翁拿督K宣佈婚訊時,要迎聚青春洋溢嬌妻的拿督K說,西蒂是一個很「Special」的人。

椰漿飯也對我說過,我是一個很「Special」的人。當你想要一個人的某某東西,但你不愛他的時候,你會說對方是一個特別的人來粉飾讚美?

還是馬來人喜歡用special這字眼來示愛?



上週我們見面時,搞了一些新意思,那是一場令我發瘋的做愛。即使我在回家後,仍然念念不忘。

所以我sms椰漿飯,想分享我的感受,當然裡頭寫了一些肉麻的話,但那是最真誠的感受。

未幾椰漿飯馬上撥電話來了,他並沒有提起那一場床事,反而和我談起另一回事。

他叫我替他上網,為他與他另一位女同事訂購兩張飛往曼谷的廉價機票。原因:他想在12月時陪這位非常要好的女同事,一起到曼谷玩幾天,因為這女同事兼好友一直要求椰漿飯相陪結伴到曼谷去遊玩。

當時,亞洲航空正推出3天的特優價格,從吉隆坡飛到曼谷只需99仙!

「你有信用卡嗎?若有的話,請替我先付賬。不過,還是替我查查是否有這樣低的價格。」椰漿飯沒有上網設施,他應該只會到同志聊天室裡釣人然後屌人

我只是「唔」。但當時的心,是冷了一半下來。

這種情況就像上床後,性快感還未退潮時,另一半已馬上走下床洗身那樣的境遇。

但過後還是上網替他查了票價,99仙只是噱頭,票價還飆漲至209令吉,所以椰漿飯說,不必訂票了。

所以,我們晚上的一場床事,真的是一回事嗎?



椰漿飯後來說,「你還是別call我,我會想辦法來聯絡你。」

「好啦!『囚犯』。」我說著。我答應在他的前男友寄宿他家時,不會去「滋擾」他倆的二人世界。本來我用「囚犯」是要揶揄他。但也挖苦著我在囚著自己在他身上

可能是我的語調是高昂了些,椰漿飯在電話中說,「喏,這就是我喜歡的你。平時你都是單調地說話,現在你聽起來多有精神。」

所以,我們在嬉皮笑臉中結束了手機的談話。大家都裝飾成很快樂,不要提起往事,不要去挑起矛盾,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做愛,繼續生活…

7 口禁果:

iCalv 說...

it's more apparent that he's treating you as a "tool"...

but, as long as you don't mind, guess things are okie...

make sure you don't invest ANY of your feeling in it, else you would definitely get hurt, much hurt...

still, you have choice...

匿名 說...

STUPID!

匿名 說...

Ed: maybe it's time for you to get an "option" as well..

nicholes 說...

你從當初的“正宮娘娘”地位淪為現在的“二奶”
心裡有點不平衡是可以理解的
人家說,吃得鹹魚抵得渴,也就認了吧
如果不是情人關係,何必還要計較那麼多呢!

匿名 說...

只要你享受那就行了.
也許最可悲的事是愛過卻沒痛過.
你現在痛過了.
那就無憾.

Hezt 說...

Nicholes:我一直都沒有在椰漿飯的心中擔任過「正宮娘娘」的位置。

Ical及匿名者:所以我將這篇文章起名「裝飾的快感」,我只能偽裝自己是快活的。

基不擇食 說...

看你這么說
真的好想給你一個擁抱
不是同情也不是憐憫
只是一種相伴的擁抱
但愿你在往后的日子真的能過得好
難道在這個圈子里要得到真愛真的那么困難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