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2月4日星期五

曼谷角度:FatFest in Heaven* 3

前文



我們鎖在房裡面,不必寬衣解帶,只是鬆綁毛巾就是赤裸相對了。他問了我幾句話,知道我是遊客,就對我說起英文來。

我可以看得出他是有一定年紀的人,通常像泰國這種單語國家,若非是大學生(如同去年的那位暹羅男生「Top」)或是職場上有機會接觸泰語世界外的老將,否則是說不到英語,而他能說幾句英語,我想他是有一定經歷的人。

但我對他真的沒有什麼好感,我只是讓他在我的身上撫摸著,他對著我的身體時以一種膜拜的方式,而我以一尊菩薩的姿勢昂然俯首稱臣著他。

我突然想起去年遇到瑞爾,他也是一個精干瘦削的人,為什麼當時我又會熱情澎湃?還是因為我一接觸到的就是他那根有堅拔不挺的那話兒?

身體上一個男人,心裡面是另一個男人,男人就是這樣常出軌想著另一個人,這是男人的天性。我就自私地,任由他舞弄著我的身體。

但我對這排骨的記憶真的太淺了,我現在回想起來,我似乎沒有去觸摸他的身體,不動口也不動手,成了一個被動的君子。但只稍片刻,他已硬拔起來了,他壓倒我在床墊時,馬上就要沖進來了。

我止住他,喝著condom!condom!這是我唯一的文明表達,我只是怕他不諳英文,又擔心他在高漲情慾期時成了蠻夷。然而他反之明白了,然後他叫我呆在房裡,因為他要外出拿安全套。

我就躺在床墊上,全身突然覺得很累,跑了曼谷一整天,那種疲憊在一個人獨處時爆發出來,但又「壯志未酬」,所以我還是保持著一絲的清醒。

未幾,這排骨就自備了安全套了。他戴上後扎穩馬步,箭在弦上,接著一個箭步,就發射了。

然而,他打不中靶心。或許我還未敞開,或許我的身體與心靈一樣,真的無法開懷地接納他,所以他的硬頭將軍在門關外徘徊著,我感受著他的失落,我再伸手一探時,已知道他的硬頭將軍私下投降了。

我反之成為實權在握了,即使我握著的是他軟趴趴的陽具。

哪料到他要我在房裡再等一下,我問:為什麼?

他說,他要找他的朋友進來。

三人行3p?我暗地裡嚇了一跳。我還未嘗試過呢!

但我還是覺得不妥,我說,我不知道你的朋友長得什麼樣?

他說,就與他長得差不多,都是同一款人。

我說,你的朋友可能不喜歡我呢?

他說,不會的。

我說,你們一起來的嗎?

不是,但我們是認識的。

那麼,你叫你的朋友來,你做什麼呢?

他說,我就看他屌你。

突然間我覺得我太過淫蕩了吧!竟然要3p呢!但是抒發情慾哪可以用道德字眼來規範自己?我們只有底限,而沒有自限。

然而讓自己未到淫賤的地步前,我還是保持著僅有的矜持,我說,不行啦!

他遊說著我,後來我一個轉念,「何妨?」因為我實在沒有力氣再去流浪尋覓,就一了百了吧!

所以,他又將我留在房裡一個人跑了出去…


待續Heavenly, Fuc...Fatfest *Part 1)

3 口禁果:

nicholes 說...

这代表身材好也不见得一定无往不利
也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的搭配
只是没身材又没样貌的人注定是输家
在这丑肉强夺俊肉的场所
谁最有手段谁就是赢家

Stevie 說...

俺羡慕你的“淫蕩”,看来俺得织织网,到M记模拟模拟。

Jacky Chung 說...

请问你在哪一个城市?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