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野性的呼喚(Part 5):抉擇

前文


走出了是隆路第4號巷,我們重回到夜市了。這樣的迤邐漫遊,我自己也在心目中盤算著。小紳也告訴我,再走前頭的話,就是是隆路的第二號巷(Soi 2),泰國的同志朝聖地迪斯可DJ Station就在前頭。

我問他:你要跳舞嗎?

他又反問我:「你呢?」

我說,不了。即使沒有他,我也不會去這些迪斯可。

這時我注意到他開始打嗝起來,是不是剛才在阿哥哥酒吧裡喝了汽水,又或者是他很緊張?

小紳到底是要什麼呢?難道只是做一個友善的伴遊?而我們只是在阿哥哥boy酒吧中萍水相逢。

難道他真的要──但我才歷經了兩場酣戰,難道我還要梅開三度?

這些都是我心裡面的盤算。直到走過Saladaeng輕快鐵站後,我在一間店舖前停下來,告訴他,我的酒店就到了,意味著我們當下就要分手。

他看來有些意外,「哦,你就住在這裡?」

「嗯。」我說。路來到盡頭,筵席也有散會時。

小紳還是有些茫然的,他顯得有些措手不及。我說,那麼再見吧!

他聽到了,這是敘別了。我們剛才那小段路的若即若離與亦步亦趨,這樣幽微的過程總算出現句號了。

我見他說不出話來,我再給他另一個選項:反正多一個選項,對他和對我而言,並沒有損失。我不在乎什麼。

我緊接著問他:「你是否要上來酒店坐坐?」

如果小紳說「不」,那麼剛才的街頭漫步,也帶給我相當浪漫的回憶,那已足夠了。

但如果小紳說,「好」,那麼我的故事還未結束,也證明了我們剛才短暫的接觸真的出現化學作用。

然而,小紳不假思索回答我:「ok!」

這時,輪到我引領著他到達我泊宿的旅店前。

我的心開始怦怦怦地跳動著,這是我第一次帶著陌生的當地人上羈旅的酒店呢!到底我們上酒店房會做些什麼呢?或許我們一起喝杯咖啡吧(我想),但這顯然是最天真的說法與想法。

我有些不自在,但既然他有意思要上來,我怎能拒人于千裡之外?

但我也暗自擔心著,如果他心懷不軌要行劫或傷人,如果他…一大堆雜亂的念頭在我腦海中打轉,我已盤算了最壞的打算發生時有什麼出路。而且我又想起在離開房間時,我的一切財物都上鎖了。

當然,還有──我還有安全套與潤滑劑

我就豁出去了──這樣的偶遇是一種過程,如果沒有這樣的結局,這過程似乎還不完美。

我們就這樣來到了酒店的前線櫃台。這時輪到我有些靦腆,羞澀地不敢正視櫃台的小姐。我希望我是隱形的,因為我帶來了入幕之賓。

但是,小紳卻逕自跑到櫃台前面向櫃台小姐詢問,儂聲儂氣地說了幾句話,我看著兩人笑容可掬地說著話──到底小紳說了些什麼?難道他是說:「我們是同志,現在我來找他『嘿咻』?」


待續



6 口禁果:

匿名 說...

recently your posts are really nice... like a novel, a very good read! keep it up Hezt.

your loyal fan, Ted

匿名 說...

really good to read your story. Thanks Hezt.

单身汉 說...

你怎么会那么好命,那么多艳遇?

justin 說...

你还在曼谷吗?我这个月25号回去曼谷哦,希望能见到你在那里,我的MSN:liwu831218@hotmail.com。期望能收到你的来信,恩,很喜欢你的文字。

Hezt 說...

●Ted:謝謝──這些故事像小說嗎?

有時我也覺得人生像小說。

或許我看了太多的小說,以致會在無意間用人生去實踐一些小說裡的情況。

●匿名者:謝謝你。

●單身漢:艷遇?哈,這樣就叫做好命?

未免太便宜了命運了吧。

●JUSTIN:你真是可愛。我現在早已回到馬來西亞吉隆坡了。有緣千裡來相會,終可以有聯繫的一天。

Simon Jim 說...

Ted. 說得中肯,我其實在想,會不會某一天,某一段,會影像化,成為一出短劇,或一部影片呢?像(突然獨身)那樣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