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野性的呼喚(Part 7):赤

前文


怎麼小紳的陽具如此地漆黑?

他整幅命根子像半燒焦的香腸,而且沾粘非常茸密細碎卷曲的體毛,還好不會像亂草叢林一般,但他的以南地帶,像輾平而過的黑色草原。

而他的那話兒,就這樣愜意地伏著。

原來他私處真正的顏色是如此深邃,一個人的膚色在不同的身體部位都會有不同的顏色──像色調一樣,有淺有深,像人心一樣,都有你看不到的深不可測一面,只是你不可能將它的遮羞布撕開而曝露出來。

我掏了他那幅三兩肉,檢視著,感覺到他陽具的皺紋軟扒扒地披在我的掌心上。但我現在記不起他當時是否還是包裹在包皮裡面。

但我覺得這樣的際遇真的太奇妙了,有時候你會在街頭突然間會看到一個男人,很sexual地想看看他的裸體,很想佔據這一幅軀殼,但這是機率不高的事情。

要在怎樣的情況下,你能握著一個街頭相遇的男人,然後讓他安睡在床上,捧著他的陽具來看呢?(除非你們都在瞌藥夢幻了起來)

我像活在夢中,于是我閉上了眼睛,用我的另一個器官感受著他的存在,夢中是否只有黑暗才比較真實?所以我要讓自己虛幻一些。

我陷入了一個黑暗世界,漸漸地我只感覺到口腔像一個充著氣的輪胎,他的存在赫然間太巨大了。我睜眼一看,竟然發覺小紳已如同一根樹桐般,一夕間筆挺摩天起來。

本來我握著他根部的虎口,也被逼叉開更大的角度,才能扶持著他,他突然間變得如此地雄壯偉岸起來,我確實所料不及。

而且,他整根棕黑色的陽具,淋漓地閃著一種奇異的光采,如此地神秘,像一個披上冠帽與盔甲的將軍,威武神勇。

我再注意著他的龜頭,已暴漲得呈現出猩紅色,紅色配上黑色,那麼鮮艷奪目的配搭,但看起來十分奇異──像一根火柴,一擦,裡面的燐火就會冒亮出來了。

我極少看過一個人的龜頭會膨大到如此猩紅,緊繃著,還呈一絲絲的紫色,像一種變幻的水晶球一樣,側看與近看卻在幻變著,然而你可以想像到小紳將所有的能量都聚焦在這一片盔殼上了,他的充血運作景致實在太壯觀了。

而且,他的肉桿子非常粗壯與堅硬,比起兩個小時前的迷你BigMac是很大的差別。我該怎樣形容小紳的粗肥與巨碩呢?是桿子、棒子、還是棍子呢?怎麼一個人的肉體會脫胎「長」骨到如此徹頭徹尾?

我將他攥在手中時,只覺得非常地沉重,像一把武器。

而我,是否就要被這把武器征服?

我持著他說,「喔,你真的太大了──」,這句不是一句贊美詞,而是客觀地事實陳述,這樣的陳述句是一種reaffirming的告白,就是要告訴自己心理上的一些準備。

我沒有料到他有這麼龐巨的手鎗。小紳只是點點頭,睨了我一眼。

我用舌尖撫著他那莖幹的剛直,那是不容拗折的剛強。為這樣的陽具口交著,你會覺得很吃力,因為沒有轉圜的餘地,而且吞沒起來時,你需要如同蟒蛇一般,將口腔的撐開到極至,才能完完全全地含著他。而且,你還需要避重就輕,不能讓牙齒嚙到他那外堅內弱的龜頭,否則可是痛入心扉的,因此如何隱藏起你的牙齒,卻要融會貫通將他收伏,是一項真功夫。

所以這時候,舌頭就是最佳的對抗了。你越是強硬,你的舌頭就是越要圓滑、靈活,甚至潤澤,才能將溫度與濕潤包裹著他,舌頭在翻捲時,也讓他內心翻騰起來,像漣漪一樣擴散起快感。只是一個點,就等于包容了他的天下。

我將他緊緊地叼住,舌頭在內裡翻燒著他渾圓又脹大的龜頭,我含弄著他時,希望他感受到我的含情脈脈。慢慢地,我聽見他發出香軟細儂的呻吟了,他已在內部沸騰著。

我吃硬,他就要吃軟,而我是那麼喜歡地吃硬。

我已感覺到他的熱騰騰了,我停下動作,他趁空隙將上衣除下,我也一邊寬衣解帶,看著他赤裸著的身體時,才發現他真的不是一隻乳牛。

他的身材不能說棒,因為腰間的贅肉非常明顯,而且胸膛是扁平鬆垮的。他的全身毛髮都非常細密,在胸膛間細細碎碎地披著一些皮髮,還好不是我相當討厭的毛毛胸膛,但事實上小紳是一個小熊。

究其實,如果以一個沒有運動的底子,而已屆中年的軀體來看,從生理上而言,小紳算是保持著不錯,但我馬上聯想到他是一個體質很好的人,或者是他的體質新陳代謝率很高,所以可以天生時時刻刻地清理身體內的垃圾或脂肪,所以,他可以保持著較為清謙的體型。

但當然,這也是可以靠衣裝來遮掩弱點,而小紳富有智慧地穿上窄身與服貼體型的衣物,所以恰恰好將他的誘惑發揮出來。

然而,我看到他如此渾然天成的身體時,壯壯地,硬墩墩的,意味著這隻小熊會有過人的體力──他是否也是酣戰不休的人?我握著他的硬雞巴時,盤算著我自己還有多少彈藥來回攻他的搶攻。

我也將衣服除下來了,他渴望的手馬上伸了過來,上下左右其手,我也忙得透不過氣來,那時的我是真正地在multitasking著。

在那過程中,我們都像彼此需索著的動物,渴求著,誓要將對方的一寸一寸地佔完為止。

我們無法在阿哥哥酒吧裡看到上演的春宮秀,而現在我們就成了自導自演的演員,親自上陣,他親自下場,而且,我手中口中所掌握的,是名符其實的Siam Cock,不是阿哥哥boy的塑膠陽具──

這時我才發覺,小紳的陽具,真的像假的一樣,因為線條是筆直的,質感是堅厚的,最不真實的是,他的色調是暴烈的,我如此迷眩地看著他那猩紅的龜頭。

他現在成為我床上獨有的阿哥哥boy了。

所以我是否感到榮譽?

我嘗試用舌尖刻畫、頂撐著他陰莖頸,那是男人性器官中最敏感的部份,再反咬一口讓他無所遁形,接著一邊用手搓撚著他的乳頭,他在我的天下圍攻下,有些求饒似的吟哦著。

但是,小紳並不是要繳械,他問我:「Can I fuck you?」

(待續)


8 口禁果:

单身汉 說...

你又被阳具征服了?被fuck 了。。。

耶稣 說...

然后呢?不是说好一次大放送...紧张勒

Hezt 說...

●單身漢:該是輪到時候你被fuck了吧!
(天啊,我第一次在這裡用這樣的字被問候與那麼單刀直入。)

Hezt 說...

●耶穌:我要一次過大放送的前提是「大家」,現在哪裡有大家都說想要?

你別那麼需索無窮啦!:p

耶稣 說...

哈哈 难不成大家真的要潜出水面表态?很不过瘾嘛 就像你要射时硬要堵住出口 出了也不畅快 ^^ 好啦 可能你要说也是有爽到 那我只好乖乖等更新咯

yc 說...

大家到底是指多少呢?
我看第六篇的回應,很像多數人都要一次過爽完也!

Ter 說...

哇,连耶稣都出现了。不过也难怪,今天是您的N岁大寿嘛:P

hetz,我是来催你更新的。

更新的话会有猛男双胞胎同志投怀送抱哟 XD

Simon Jim 說...

很香艷,而且有教學指南(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