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3月5日星期日

裸的一半

最近天氣很炎熱,那種燠熱是想讓人有一種吃冰淇淋的沖動去消溫。可是吃冰淇淋是我自毀健身成果的舉動,所以我還是抑止著自己了。

想起赤膊,我記得上週日在家裡我獨自一人。我就剝掉了上衣剩下一條熱褲,然後調了一杯特大號的咖啡,在家裡讀著雜誌。沒有了白痴香港電視綜藝節目通過電視機來「殖民」耳朵和眼球,我享受到一刻的寧靜。

家裡沒人的情況是我的「紅利」。姐姐是一個太過黏家的人,她的休閒活動除了電視,就是電視加零食。我不明白為何她沒有其他社交飯局可以去的嗎?

我已問清楚了姐姐何時才會回家。然後在她踏入家門前進行倒數──為什麼呢?我不要她見到我赤膊的樣子。

後來我真的估算錯誤了。她開門進屋子後,我還裸著上身,還好我並沒有做出其他什麼「舉動」。

我稍微聽到聲音後,就沖進房裡拿出衣服窸窣套上。但眼尖的她還是見到我一閃而過的身影。她然後問我:「為什麼我一進屋子你就穿回衣服?」

我說,「我不要給你看到我赤膊的樣子,不然你又是多多話說。」

然後她就靜止不話了。



我許久以來並沒有在家赤膊走動,即使是穿著背心。我就是不習慣在家人面前暴露出乳頭、肚腩和體毛的皮肉,那種感覺非常突兀,讓我感到不自在。

當然有時在難以避免的情況下,還是會赤膊,譬如從洗澡後出來時。就在這時,我會感覺到姐姐那種目光直掃過來。

有時她無意中看到我赤裸的上身,就會說「啊你的皮膚有一些痘痘,你應該買一些東西來搽…」「哇,原來你都有身材的…」這不是第一次如此說的,總之見到一個家庭裡的男生出現裸露的肌膚,我總會聽到她一些無謂的評語。

可是,如果與母親在一起在家時,我偶爾會赤膊。總之,母親沒有那種過份的注視和打量的目光。

後來在健身中心呆上一段日子了,家人說我似乎有些小成績了。我直說還沒有成績,因為肚腩還沒有「修成正果」。然後姐姐就說,「是嗎掀開讓我看看?」

我就捂著肚子,堅持不肯掀開來,我覺得那種語調很狎淫,可是還是半開玩笑地說,「你這麼這樣『鹹色』(色情之意),你就去看你未來老公的吧!…」

我想如果我真的在她們面前裸露著上身,姐姐一定會對我的肌肉評頭論足。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她們面前惜肉如金。 但在陌生男人面前,我是灑脫俐落地,一衣落地,我還會毫無保留地在椰漿飯家裡裸睡

是我的家庭教育背景保守所造成的嗎?還是這是一般東方人的傳統保守思想?還是我對自己的軀殼和肌肉沒有信心?或是我覺得自己背負太多的「秘密」,以致要掩蓋著一吋吋肌膚,就像遮蔽秘密一樣?

我不知道要怎樣去克服這種守衛身體的心態,即使在有血緣關係的家人面前,我始終讓自己筑起一層圍牆,而感覺不到那種親密感。

沒有親密感,也沒有親近感,而那種疏離感萌生的時候,也包括我被審問:「你到底有沒有女朋友?」、「你去哪裡過夜?」…

在這種半裸狀態時,也是我穿衣和撒謊的時候了。

5 口禁果:

lifebook 說...

Can I have a look.. hehe

Hezt 說...

在我的部落格裡,你現在已不是看到我的全裸了嗎?

nicholes 說...

對啊,心里鱉着太多秘密,實在辛苦得很。
我也不喜歡在母親面前裸露,哪怕是穿背心也不行,在那些日常世交中,我幾乎也是惜肉如金,除非我媽到我大姐家住了,家里剩下我一個人(像現在)或進入我狩獵的地盤時,我幾乎都會以全裸的姿態上場,和平常的我形成強烈的對比。哈哈!

n70 說...

Oh, that's nice, i like naked also. Have you try to nude at the beach? That's one of the thing that i wanna do in my life. That's very exciting..... ^o^

Kim 說...

至少很能在别人面前裸露,那就够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