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3月16日星期四

幸福的快門

健身中心裡有看到幾個夥伴一起健身、舉重和談天是非常普通的事情,有者甚至是不務正業地在聊天,以致嘴舌運動多過體力運動。

然後,我們有時就做一做眼力運動──就在偷渡一些乍洩的春光

近來真的沒有什麼艷事發生了,也沒有見到什麼hotmale。是不是因為我「修身養性」後散發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氣質出來?

當然,我不會忘記那一對常見的夥伴身影。他們是不同種族膚色的,一個是華裔,一個是印裔(上回我也寫過他們了)我可以引用「出雙入對」來形容他們,我不知道讀著這篇文章的人是否也與我一樣出入那一間健身中心的分行,否則一定會留意到這對拍檔。

他們都是一起流連在各板凳上舉著重,不論是啞鈴、杠鈴或是舉重機械,都是一個在守候著另一個,輪流扶持對方,在有需要時為對方支出力量撐一撐,或托一托,總之會在其左右。

兩人一邊健身,就一邊談著話。相比之下,華裔的身材是顯而易見的碩壯,然而近來肚腩有些走樣,但就像像「乳牛」一樣粉白,而那位印裔則是脫離了「標準」準繩,也是因為挺著肚腩作祟,有些像混在泥漿裡的黑水牛一樣失修篇幅。

有時我會去聆聽他們的談話,可是聽不清楚說話內容,但看一搭一唱之間的笑顏,就會讓旁觀者感到那是如沐春風的感覺。那是一種只有兩人之間才能意會的默契在里面發酵著。

但要強調的是,他們兩人看起來是SASA型的,動作不扭捏,言談不夸張,粗獷奔放。我也很奇怪怎麼兩人可以風雨不改,會定時于晚上時分現身在健身中心呢?

印象中記得會有幾批不同的健身肌肉男,他們屬于小圈子性質的KAKI(夥伴)一起前來健身,但是以成雙成對形式出擊的不會多,除了上回發訊號給我的那位鬚眉小生以外。

但是這對華印配的組合,是相當令我難以忘懷的。但是我不想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許真的只是一對熱衷健身迷戀肌肉的同黨,就像一對彼此熟悉的球伴。

後來那一晚,健身中心關門的時候也逐漸逼近了,人客就稀落起來。我在更衣室裡換著衣服時,就看見他倆一起亮相在更衣了。

那位乳牛的身材我不是第一次見,之前我與他有近距離的視覺接觸。我只是在做著自己的事兒,更衣、折衣、找衣來穿。

我的視角範圍是完全可以收編他倆的一舉一動。他倆身處的那一隅,就只有兩人而已。但是我也無法從那位乳牛魁梧和鼓漲的肌肉轉移視線,他赤著膊與黑水牛在談笑風聲。但一轉眼,他就躲在更衣間格裡去了,門就開著,然而我的站位角度就被那扇門阻擋著了。

但我望不見乳牛躲在更衣間格裡做什麼,可能他在擠著奶? 那位黑水牛就舉起了手機,然後對著更衣間格裡的方向。

黑水牛的動作平穩,神情敬慎,後來那位乳牛又冒出頭來步出更衣間格,上半身依然裸著,他將頭擠向那台手機前。

原來他們在拍照。黑水牛用手中的手機相機攝下乳牛的身形,為同夥照相。

到底乳牛在更衣間格裡為那台手機相機擺著什麼姿勢,沒有人知道,只有他的同伴清楚而已,然後兩人又即時地分享兩人彼此存取的私密時光,在公眾公開的場合裡。

可能乳牛要他人拍下自己的身型肌肉,來檢視健身成績如何,這也無可厚非。

然而兩個壯漢對著一台微小的手機含含怡笑,那種感覺除了有一絲突兀,更讓我聯想起一對夫婦一起端祥著懷中的嬰兒一樣,因為都是兩人的「結晶品」。

我聽不到「喀嚓」聲,然而在快門開闔之後,我卻看見一對情人般的大漢,幸福美滿的微笑著。我幾乎不必置疑,原來是包含著一份內歛的情愫在內。

19 口禁果:

Falizizi 說...

這種快門的感覺真的很溫馨, 尤其是在gay世界種族融合的情況更令人覺得同志大都是open mind的...

初次留言, 我是巴黎的過路客...

nicholes 說...

認識了不少同志網友
感覺上大多數都是外貌協會的
因為開口閉口都先要我照片看
我不敢埋怨什麼,畢竟我本身也會介意外貌
所以很多時候確實不曉得該如何取舍
如果要找一個真心對自己的
就不要介意外貌嗎
如果只不過想玩玩的,當然要找帥氣的
在尋尋覓覓中.....
實在很難看清每個人的個性
連自己想要怎樣也不清楚
所以若真的能遇到一個彼此喜歡的
而又能很安心相處的,真的很幸福

Hezt 說...

歡迎你Falizizi,不過你的部落格不適合在辦公室或大眾場合開來看哦。:)

我剛才像按快門一樣地,一閃而過掃瞄你的部落格。

Nishiki 說...

Hezt:
那么你拍过自己肌肉身形的照片来检视自己的健身成绩吗?

Falizizi:
Salut, est-ce que tu es parisien d'origine taïwanaise?

Hezt 說...

Nishiki:我不要自拍照片來檢視肌肉,這沒甚什麼趣味。我靠「自摸」來檢視肌肉…唔,是要去摸索肌肉的硬度。:)

當然,有另一個人與你一起檢視成長,那是別有一番滋味。

PS:你終于可以學以致用,在這裡開一開法文腔了。不過不要只與Falizizi用法語,也要與大家分享哦。

Falizizi 說...

阿?! 阿?! 真的嗎? 呵!我已經很注意尺寸了耶! sorry.. sorry, 那麼請在家裡瀏覽我的小站吧,呵! (大馬真的民風這麼保守嗎?)

Salut nishiki ,enchanté de faire votre connaissance!!oui je suis de Taiwan et m'instale en France..(你好! 是滴, 我來自台灣現在住在法國,很高興認識你們!!)

匿名 說...

It's a "perfect" world out there? Well, many would like to think of it that way. Everyone wish to find someone not only with looks, body, characters, and moreover, wealth, personality, and secretly, a good size and great sex skills, only a few would boldly admit.

只有懶人, 沒有丑人.
One may not borned with the looks, but can certainly make necessary improvement, by the means of groomings, physical toning and clothings.

尋尋覓覓的 nicholes, 沒有100%的理想情人, 能夠符合75%已經很好了. 加油!

falizizi, 大馬民風真的是比較保守! 所以我常常會被台灣的同事笑我大驚小怪.

bonjure nishiki, I thought I am suppose to say o hai yo! :p

yF, the lazy geek

Nishiki 說...

Falizizi:

Tu peux me tutoiyer si tu veux... (不需要用‘vous’这样的敬语吧)

Qu'est-ce que tu fais en France? (你在法国做些什么)

Oui, les malaisiens peuvent être trop conservatifs... (是的,马来西亚人可以是很保守的...)


yF:

おはよう, 日本語も少しわかります...

Falizizi 說...

我七年過境去大馬吉隆坡的國際機場 ,覺得好先進好贊, 比台北中正機場美多了, 國家的門面真的很重要, 我覺得大馬應該更開放才是 !

還有, 版主hezt大大,我可以在我版上連結你的"亞當的禁果" 嗎?

看來nishiki真是語言天才, 會簡體字 ,還日語 ,我是來法國念書, 然後留下來的窮學生, 你呢?

Hezt 說...

yF:你似乎沒不曾用全句中文真正與我對話過,卻給nishiki和nicholes不同語文的答覆。:) 不公平!

絕對贊同你的意見。我現在的理想情人要求從以前的100%,隨著我折舊的年齡逐年滑落。

現在只要50%符合我的要求,就已足夠。我不會貪心吧!

nishiki:我嘗試用馬來文的bahasa baku拼音方式來唸你與Falizizi的留言,唔,也別有一番趣味,因為我的舌頭已打結了。

Falizizi:歡迎鏈結!

其實大馬華人是以簡體字書寫為主的,一般上會說英文和馬來文,也有一部份像nishiki如此好學去掌握外語。

大馬除了那機場和國油雙峰塔以外,似乎沒有什麼可以登大雅之堂啦。然後我要補充nishiki的談話:大馬人可以很保守,也可以很開放的,譬如在這裡,歡迎你一起來赤裸示眾!
:D

Nishiki 說...

Falizizi:

现在曼谷正在建着新的国际机场ท่าอากาศยานสุวรรณภูมิ(Suvarnabhumi或Suwannaphum Airport),建成后会比吉隆坡国际机场还先进。曼谷的发展真的一日千里,甚至在某些方面开始超越吉隆坡了,去年在泰国念书的时候已经领教了泰国先进的一面了。当然,虽然曼谷发展神速,在某些乡村郊野是相对落后的,不过近几年来都开始改善了。这当然归功于泰国的首相他信。他贪污滥权是事实,但是他的确大大提升了泰国的经济发展。

大马事实上在某些方面是比较开放了,可是由于伊斯兰教保守派的势力还是很大,而《可兰经》明文规定同性恋是罪恶,所以要一些大马回教徒对同志包容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回教徒,一些非回教徒对同志也不见得宽容,尤其是一些倾向原教旨主义的新教基督教会。而华人社会普遍上要求孩子结婚生子,又因为传统‘阴阳相济’的观念,当然会容不下同性恋了。

有时我觉得政府在同性恋方面大作文章,是为了移转人民对某些政治课题的视线,上次黑金属事件也一样。数年前,马来西亚政府一直取缔黑金属的音乐人,指责他们是崇拜魔鬼的邪教信徒。事实上,黑金属根本不是一个组织或宗教的名称,而是一种音乐类型而已。

哈,我当然看得懂简体字了。大马的中文学校是以简体字授课的,可是由于大量引进港台书籍,我们看繁体字也没问题。

Tu étais étudiant? Qu'as-tu étudié? Moi, je suis au chômedu....

Nishiki 說...

Hezt:

我还未真正尝试用马来语的Bahasa Baku去读法语...哈哈...因为那样的话我真的读不出来!

Falizi:

Oui, les malaisiens peuvent avoir l'esprit ouvert aussi! (是的,大马人也可以很开放!)

Falizizi 說...

最近認識泰國的網友 ,真的對泰國另眼相看了, 因為他們的新潮事物非常多 ,文化好像非常多元, 音樂也很前衛 ,gay在泰國因為會比較幸福ㄅ? 我有一個朋友在檳城工作, 他說馬來西亞的gay都沒有什麼地方可去play .

自己也去過泰國三次, 對於曼谷機場實在不敢領教, 雖然很大可是很亂, 標示不明... 希望建好的曼谷機場不會像台北的中正二期機場那樣令人失望!

原來如此...泰國的經貿發展是規功於這個富可敵國的首相, 難怪泰王還按兵不動 ,原來他是有功於國 ,謝謝你給我這國際觀.

回教國家對待同志的酷刑我知道, 在伊朗好像要用石頭砸死, 埃及好像入獄五年...不知道馬來西亞如何? 法國是天主教國家 ,舊約聖經也寫過詛咒同志的話, 不過法國人倒是把這事看的比較開一點...

我在巴黎也在BAR遇過來玩的馬國華裔帥哥, 聽他傳奇的性經歷, 我相信馬國的人很多都是很open的!

現在你們大馬有一個歌手叫做曹克, 看新聞在台灣好像很多gay喜歡他, 他還在台北最有名的gay bar funky新歌發表耶!!

時代真的變了, 呵! 真好現在台灣好像不是gay或沒有認識幾個gay就沒有時尚感了,我之前就讀的大學, 現在聽說學弟同志們還有人在校園手牽手 ,玩親親呢!! 不過話雖這樣說,Gay的平權在台灣還是有待努力...

Falizizi 說...

TO Hezt:

咦? 既然大马是用简体字教中文, 那么版主为什么写的是繁体字呢? 呵 ,我看我得要好好复习一下版主的文章..

Hezt 說...

Falizizi:如果你對大馬的國情、法治和宗教等有興趣的話,我們可以私下聊聊。

在這裡談論如此嚴肅的課題,有些像穿著西裝走進天體海灘的感覺哩!:)

不過泰國的開放嘛,或許你可以讀讀我之前的煙花旅文章。;)

至于出現繁體字的問題,那只是設定層面所作的一些「手腳」。繁體字看起來比較工整和典雅啊。:)

nicholes 說...

你这网站还真厉害,连外国人也引进来了
falizizi欢迎哦

我现在独自在KL,不晓得想干吗?
还真嫌钱太多了吗?
实在搞不懂自己

Nishiki 說...

曼谷已经成为了其中一个亚洲顶尖时尚潮流的都市了。

最近曼谷新开了一家百货大楼 Siam Paragon,听我的泰国朋友说那里也是与不少同志喜欢聚集的地方,所以有人戏称为 Paragay。

泰国是佛教国家,而且泰国文化也对不同的人都有一定的包容,基本上只要不冒犯王室和佛陀,他们虽然可能会不赞同,可是依然会容忍不同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为何同志在泰国比较自由了。

所以我在泰国念书的时候我的其中一个室友可以在校园里和他的男友(应该是前男友了)手牵手和亲吻呢。而且我这个室友还是泰国的马来人,是回教徒呢!

匿名 說...

Hetz,
其實很多時候很想用中文留言, 可是自己的中打實在太爛了, 而我又是個急性子, 往往打到一半都忘了自己想說什麼. 有時候就索性取消打到一般的文字. 從N年前唸書的時候, 就有這毛病, 而自己的字體又超難看 (cakar ayam), 我往往都會以錄音的方式, 紀錄自己當下的一些想法和感覺. 也寫了好幾本散文. 文筆當然沒有你的那麼好.
好吧, 以後會儘量的用中文給你留言. (this few lines took me 25 mins)
And yes, I prefer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s too... eventho I think

nishiki... i don't read/know any japanese language (tho I "met" a japanese before). I only know how to greet.

falizizi, yes, malaysian can be very open minded too. Actually we are highly flexible, adaptive and accomodating, nurtured by the environment we grew up.

nicholes... don't wander too long! :)

yF, the occassional nite owl.

Hezt 說...

yF:希望你那耗時25分鐘的留言不會讓你打到失眠。:)

無論如何,我喜歡你用英語留言的筆鋒,有一種冷絕和通透的味道。這是你雙語並重的優勢。

你有寫散文?怎樣可以讓眾樂樂一番?

Nishiki:你越說越讓我緬懷起曼谷起來了!看來我應著手再策劃下一次的煙花旅!

falizizi及其他外國朋友:還是歡迎你(你 們)與我們一起分享異國故事,相信很多讀者有興趣想了解。(Nicholes,對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