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3月12日星期日

Equality (2)



有一次,我們一夥人外出吃午飯,大家就圍著圓桌緊挨而坐,當時那麼恰巧地只有我一人是男生,所以其中一個女同事就說:「啊,只有你一個男生。」

在場一位小姐蜜蜜就浪騷地說:「是咩?我們全部都是女生啦,我都不當你是男生的。」

然後她擺首弄姿地亂顫著一頭秀髮,吃吃地笑著。

她不當我是男生?──她當我是女生?我有一種被輕薄的感覺。

我馬上接口,「是咩?我也不將你當成是女生的喎。」然後蜜蜜就轉移了話題。

這就是蜜蜜。她是一個怎樣的女生呢?

有一種女人,喜歡掌握和掌握甲乙丙丁一些訊息或小情報,然後很想與別人分享這個訊息。可是又不想當眾說出來,接著又在背後評著甲乙丙丁的是非,溫婉一些我們稱為「長舌婦」,市井味重一些我們就稱為「八婆」。

而蜜蜜掌握了什麼訊息?──她就是認定了我是同志

或許她嫌我男子氣概不足,或許她認為我這麼大年紀了還未有女朋友,甚至她看到我流露出一些陰柔氣質

但不至于這樣當眾侮辱他人吧?

但是,即使我真的娘娘腔,為什麼要將我打入與蜜蜜小姐這種庸脂俗粉堆中呢?我並沒有要求掛著一對奶在晃蕩,我也不想穿著高跟鞋扭著豐臀來走路!

然後還有一次,我們在一起吃飯時,原本大家好好地坐在對面,她的旁邊恰好騰出一個空位來,當她見到另一名即將趨前來搭座的男同事走來時,馬上叫我坐在她隔壁。

我問:為什麼?

她說,你快快坐過來,不要讓那人坐在我隔壁。在場其他同事都百思不解。

我是很有風度的男生,當然依循坐在她的隔壁位子,後來蜜蜜小姐又趁那男同事離座時對我們說,

「我不要他坐在我隔壁,他很會盯人。」她就緊緊地捂著胸襟的衣服。「而你坐在我隔壁就不會這樣盯我了。」

我緊接搭腔,「你又有什麼好東西給我看呢?我為什麼要看你?」她給了我一個白眼。然後繼續浪騷下去了。

什麼叫拐個彎子來罵人,就是這樣的意思了。在場不知情的人可能會認為我是一個正襟危坐的「正人君子」,不會用目光輕薄女生;但是聽過她三番四次如此針對我說話的人,可能一點即明。

而這位嗲包就繞了一個大圈來欺壓我,因為她認為我是同志啊,因為她要每個人都不會當我是一個會注意女生胸部的男生啊!然後她就要這樣公諸于世地讓每個人帶有色眼鏡來看我。

然而另一方面更絕的是,她除了當眾挖苦我,也順道當眾揭穿那位男同事的色狼本色,她像在做著公益廣告吁請在座的女同事提防一下。

我想即使我是一個異性戀,我也不會只看女生一對大奶而已就會想要射精!雖然我是外貌協會的會員,可是一旦一個帥哥多麼地讓我神魂顛倒,但這般自以為是、膚淺和缺口德的德性,那完全是扣分扣到負數了!

我有時非常惶惑他人對我展開訐譙。他們帶著刺探、窺奇式的心態來掀開你的面紗後,像獵人般將我們刺得血肉淋漓,又或者在暗地裡扮法官角色私自審判我。

只因為我沒有提過我另一半的事情嗎?只因為與女生比較好談嗎?只因我比較客氣好欺負嗎?只因為我與一般男生不大一樣,不喜歡盯女生嗎?

我現在已過了那種自我認同的「掙扎期」,我對于目前的感情和生活狀態活得怡然自得,但是在這種毒辣的挖苦嘲諷語言中,我除了不能躲在自己的圍牆裡做隱士,反而需要敏感攻守,隨時應戰開炮。

有時對這種針鋒相對感到真的很累,我不明白為什麼同事之間,甚至人際之間,需要挖人瘡疤來找話題?為什麼大家沒有價值平等的相互性倫理

我用客氣去禮讓,然而迴避饒人之餘,還是被這種女人討了便宜。

像蜜蜜這樣的女人狂妄、自以為是的八婆比比皆是,我有時會像提心吊膽般深怕跨入雷池,又或者,我自己也攜著語言「手榴彈」,隨時準備來一場玉石俱焚。

我想起那句話: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你挖苦,我就暗諷。

5 口禁果:

n70 說...

Yes, agree with your point. This kind of EIGHT GRANDMOTHER should go wet market and stay at home only.

Their exist will just harm everyone in the office. They especially like to form a gang, good in boycott.

My advice is, never ever step on their tail and stay away from them as far as possible.

匿名 說...

Perhaps it's the auto-protective shield, a reflexs that I had, I always been a very COLD person at work, everything stays at professional level in Malaysia office. I do not hangout with colleagues and had very few luncheon session with them, but I do try to hold dept lunch as often as possible. Everything about me is always been a mysteries to them.. most of the colleagues that I am closed to are from overseas... perhaps because I feel most comfortable from a distance.

That explained my anti-social behaviours... but having that said, I do know how to play the corporate games during the right occassions, it's a skills of survivals as I learned that working hard alone will not lead you anywhere, not unless you have someone on top that will acknowlege it and rewards you accordingly.

Still able to maintain that genuiness and truthfullness the way I treat people, with some common sense of course. But again, it's really becoz of my work that I a license to be a geek!

yF, the friendly geek!

Hezt 說...

yF:要如何亦步亦趨地「行走江湖」,對我來說還是相當難拿捏。

你看起來應該是有個性的管理者,可在人際關係間進退自如。

n70:我現在已學習著如何不讓自己踩到這些「口香糖」,免得嚼不下,又撇不掉…

nicholes 說...

好奇怪
你那個斷背山的留言視窗沒辦法打開
我也沒辦法在那里看到誰留下的“禁果”
只好在這無關斷背山的文章底下留言了
希望你看到。

我也買了“斷背山”了
就是在我看完“阿當物語”後買的
茨場街的那個小伙子說是真版的
要了我20塊,好像被騙了
不過畫面確實很清晰
為了這電影我特定去買了一臺DVD機
可惜真版沒有中文字幕,我英文爛
不是很能看懂他們表達些什麼
還好之前在一個臺灣網友的文章中
得知了一些很細膩的情節,大致上也
能掌握主角和一些人物的內心戲
有空的話我也還是會再嘗試做一番研究的

藍宇這部片子也讓我異常感動
不過也許之前期望過大,看了之后
反而陷入一種“沒什么特別”的迷思中
沒有過于瘋狂的迷戀
劉櫟的小弟和身材說真的起先讓我有點嫌棄
不過那種身材似乎是要細看才能看出味道來的
我很想再重溫那部片子,不曉得在哪里還能找到呢?

我如今也很想尋覓自己的斷背山
嘗試過很多種方法
幾乎有點冒險了
也不曉得自己這樣做有沒有問題
總言之,還是那一句:很無奈

n70 說...

Talk abour Petaling street, most of them lie ppl one. Especially when u buy gay porn, damn it. Kena tipu.....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