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8月17日星期日

不如只是做愛?

一天,又是一天。我在等著熙哲的來電或是短訊。

今天我按捺不住了。我原來是一個多麼急性子的人。我就發了一個短訊給他:「為什麼這幾天這麼安靜?因為我那天的『告白』嗎?其實我感到有些『Pai Seh』。我知道你回家鄉了,希望你玩得開心些。」

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又是二十分鐘。熙哲才回了一個短訊。

「你的告白沒有什麼問題。我昨天才回到家鄉,今天有些忙。你還好嗎?
下次我見你時我需要屌你。嘻嘻。近來很忙嗎?」

我看到他寫著 Need to f**k you時,覺得有些突兀。什麼是need?這是Urge吧?為什麼用「need」這個冷而無情的字眼?彷如這是一項必須遵守去執行的事務,也反映出他非要不可趴上我的意愿。

然後,為什麼是f**k?我們之間要完成的只是一項儀式性的事情、一連串機械性的動作?

我想回他:「不如Make Love, Not Fuck。」

但是我們沒有愛可以做。而性愛不是造愛

所以我又靜默了起來,沒有馬上回覆短訊。在五分鐘後,他再寄來一則短訊:「我想念你寬闊的胸膛,還有你美麗的那話兒。嘻嘻。」

我很想知道,我吸引他的只是一幅肉體上鍛練出來的肌肉,還是我的內心與腦袋?我突然想起那次達賴喇嘛說的:

「一種是以性或外表的吸引力為主的關係,其主要的目的是肉體的滿足,但這本來是兩個物體之間的吸引力。

第二種不是以外表或性為主,而是以更深一層,以欣賞其他人的性質和特色為重,這樣的關係比較好,因為它們免除了肉體吸引力造成的緊張。」

解構了箇中的道理,我們之間只是物體之間的吸引力。物體──object,是死的。肉體,也是短晢的(有朝一天我的胸肌也會下垂)。

即使我們來到了下半場,我們完成了性交。我們只是達到滿足感(甚至沒有滿足感,但達到想像的滿足感)。

我能提供的東西,只是肉體上的飽足。如果有朝一天,我失去了這一切呢?

相對地,熙哲的外表與肌肉並非乳牛,他也不是孔雀,然而我看到他內心品質的發亮點。我不知道如何我們真正地上床時,我是否達到肉體上的歡快,畢竟我吃不慣「排骨」。

而我努力塑造自己成為乳牛時,我完成了別人所要的東西,但對方卻不一定是我所要的東西。而更甚的是,對方要的只是我催谷出來的肌肉。

我當時的心情很複雜。但無法三言兩語說得清楚。

當時我恰好離開辦公室了。走上車,我讓自己沉澱了下來片刻。

我給熙哲寫了一個短訊:「今天辦公室的冷氣很冷,讓我抖了老半天。但讀著你的短訊時,我感到全身熱騰騰的,也感到溫暖。」

暖意與熱情,畢竟也是剎那間而已的。我希望我倆之間能繼續找到能量來維持下去。

熙哲馬上回我:「是是是。嘻嘻。記得吃晚餐。」

我想起他的承諾:我們還有下半場…我不會放過你。」

但屌了後,what's next?

7 口禁果:

BiKiDz 說...

开始对他反感。
难道你只有肉体吸引他吗?

希望你们会有好的结果。

介 說...

看你這篇,我覺得他只是應酬多過發自內心.
你在等待之馀,要做好心理調適,
討厭一個人,連對方的祝福都很能接受,
但是喜歡一個人,什么都是好的,
當無理的調侃都可以感覺是溫暖的時候,
是時候好好保重自己了!!~~

Zice 說...

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呢?
很多都是你心里的猜测?

KONG 說...

Hezt

都说你跳进火坑了咯,心里的忐忑,不安,想和他在一起的欲望,进入彼此。像个初恋的小孩般,最重要的是,如果你真的很想念他就拥抱他吧,想让他进入就让他进入。如果受伤了,还有我们在关怀你,温暖你。

桀佑 說...

感情从来都不是等价交换,
原来连性也不是。

到底是仪式?还是运动呢?

anthony 說...

我几个月前曾经游览过你的部落。我喜欢你的赤裸裸,因为我的灵魂已经好久没有赤裸裸。喜欢你的daring,因为年级越大的我就越是保守。

Simon Jim 說...

我本身覺得很多時候聊天的內容會是自己想說而且會想像其實對方也想說的話題。
我是那種會享受和愛人進行色腥香對話的人。所以這類對話對我來說是做愛的延續。
有點像一起看完了電影,會繼續討論劇情:去了趟旅行,會再聊起旅遊的點滴,及描繪嚮往的下次旅遊般。
在關係中,我相信有得聊就有機,沒得聊式的“對啊” “ok" ”好的“ ”恩“ "u too" 才是關係終結的前奏。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