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8月5日星期二

沒有差別

我第一次見熙哲。老實說,他的樣子並沒有什麼特出,遑論身裁。我發覺我與他站在一起時,像個大塊頭。

他的氣質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那像我十年前大學時的室友。那是我初進大學宿舍時被安排到同住的室友,長得瘦骨嶙峋(並非幾年前寫過的那位室友書維),而熙哲的聲音則有些像小博,即連動作表情也有些像。

我們第一次見面。不過,見面之前通過了很冗長的手機短訊交流,還聊過兩次超過一小時的電話。

不過,他的談話蠻有意思。我們談到出櫃、家庭與雙性戀。

這些都是與未出櫃的同志共生共存的課題。我們都對家人不斷詢問何時成家立室感到煩困不已。煩到不知如何作答。不想自欺欺人,但又覺得婚姻似乎是向家庭交代,或向社會交代你已安身立命。


熙哲說,有朝一日他會向父母道個明白,正式出櫃。他說得很坦然,他不像一般同志般有那種閃爍的幽微。他說:「即使勉強結婚了,也不會累人一世。我也不想與女人干。」

「我覺得與女人干的男人,所謂是bi,其實也是被逼結婚的同志。」他說。

「我也不會動這些bi男,我覺得他們很不衛生。」

「怎麼說?」我問。

「他們干了前面,又干後面。感覺上很不潔淨。」熙哲說。

「女人也可以被干後面的啊。」我說。即使我知道極少本地女郎愿意被干後面的,除了來馬被炸屍後的蒙古女郎阿旦杜雅 我再笑言補充,「你有潔癖啊?」

接著,熙哲說,「結了婚的夫婦如果沒有生小孩,其實與一對同志情侶沒有分別。

熙哲對我說著這句話時,我開始細細回味。因為反過來說的話,異性男女在一起,最終也是為了下一代,為了孩子。所謂的愛情結晶品,其實是委婉詞。

現在許多人將婚姻充作一種手段,來延續自己的基因在人世,只求一脈香火傳承,婚姻不是當作是最終幸福的目的。

如果兩個人在一起,只是為了幸福與快樂,有沒有小孩都一樣,只要同居、做情侶就行了。所以其實我很好奇為什麼劉嘉玲與梁朝偉在拍拖19年後還要結婚,所以我懷疑劉嘉玲可能被「泵」到有餡了。他們在一起早已被認定是一對,在真正的愛情面前,如此隆重奢華的婚姻反而淪為一場膚淺的儀式。

一對戀人在日子久後,什麼激情、熱情與愛情會升華到感情,或會加深,或會百川納海,無影無縱。如果翻臉了,無法共渡人生,這時候一起養育的小孩就是彼此曾經深愛過的紐帶。

而有了小孩就一定要結婚,因為這是社會的規範,你要給小孩一個身份的合法性。所以我看到很多朋友都是先上車後補票,結婚未及幾個月,就瓜熟蒂落了。

生育小孩是一段感情(或是激情)的結晶品,只是美其名。在現代人的生活中,養育小孩成為一個家庭單位最終共同經營的目標。不少人怨偶即使是活在水深火熱的婚姻裡,也是為了孩子而不愿離婚。

沒有小孩的同志情侶,在國外都開始領養了。在大馬當然也無法辦得到。我想在東方國家也是極難會出現同性家長的情況。所以,一對同志戀人,如何能維繫一段感情?因為沒有孩子,就沒有共同經營的方向。如果當初是肉慾上的吸引力,青春也會變成色衰愛弛下的殘骸。在成年人的花花世界,難道兩個人的人生幾十年來都會一成不變,雙方都不會變卦?

「戀」,與「變」字只是一個「心」的差別,我們常說「情變」,其實是一顆心走了。



沒有孩子的夫婦,他們面對的窘態似乎是一對同志是一樣的。

我想起身邊一些同事與朋友,結婚多年都沒有子嗣。身邊的親友不斷追問,男方與女方都焦急得不得了。我們身邊人不禁地在想:到底是男無法「播種」,還是女的不下蛋?還是男女雙方的性生活都不美滿?

我也有一名男同事與他的妻子恩愛得不得了,可是多年來仍是膝下猶虛。他索性認了一個乾兒子當兒子,平時我還看著他接到這位乾兒子的電話時,那種疼惜的表情。我到現在都不愿意問他為什麼不生一個孩子。

當然,我看著他健康的體格,想像著他是長著怎麼樣一條陽具,是否是因為什麼毛病而無法操作?又或者,問題是出在女方?

我想,他們也面對著社會一般異樣的目光,還有背後的是非。

所以說,同志戀人與不育的夫婦,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因為不符合社會規範的要求,不符合社會倫理,然後繼續面對詛咒。

我想起上週看電視看到《志雲飯局》中訪問關菊英,陳志雲這顯然是同志的花旦單刀直入詢問關菊英的同性密友傳言。

關菊英答得很自然,她說,只要一個對她好,很care她的伴,就可以了。

陳志雲也補問:那這個伴可以是男是女?關菊英的答案也是很模稜兩可,我忘了她是怎樣具體地回答。但當時她的神色很自然,答案也很大方得體,一切都理所當然。

始終蕾絲邊出櫃,不會比男同志來得噁心與諸多污穢的聯想。

只是人生的伴,到底是怎樣的伴?兩個人相濡以沫,互相照應,如果只要相處得舒服,心理生理都得到滿足,孩子、婚姻或是其他的東西,只是點綴了。但是在一起的時間是一生一世,或是短短數載,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8 口禁果:

BiKiDz 說...

唉,对孩子这方面,我真是很矛盾。

虽说想要孩子可以去办领养。可是,我却希望自己与孩子是血浓于水的关系,是以自己的身体里的精子所育出生的。

天主为什么不把我塑造成一个不需要孩子的同志或超爱孩子的直人呢。偏偏就要mixed在一起>.<''

Zice 說...

出櫃、家庭與雙性戀都是我一直迷惑的问题,
这些问题一般都会苦恼着同性恋的,
至于孩子,我觉得应该跟另一半达成共识,
那时候再算吧?

安东尼刘 說...

所以我向来都不去计算太多,以后发生什么事,又有谁算得了?只要双方暂时还想法一致,有缘继续一起,那就尽情去爱吧。

机关算尽,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沉默的吟游诗人 說...

在保守的东方社会,同性恋受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在本质上的确没什么不同。

匿名 說...

每次读了你的文都忍不住想留言给你的,可是到最后也是放弃了....

今天终于提起心肝留几行字给你了.....

看了你的文之后也渐渐地对你的人起了很大的好奇心,希望可以与你交个朋友....

wind_son7321@hotmail.com

这是我msn address,希望能与你在那相谈,haha.....

Hezt 說...

Wind_Son:謝謝你的留言。其實你不必忍住不留言的,這裡有開放與自由的空間。為什麼次次都要放棄?

又是對我好奇?哎。:) 希望你把最美好的想像加諸在我身上。畢竟我只會出現在你的想像。

也謝謝你給我電郵聯繫。下次有機會上Yahoo! Messenger時,希望會碰上你吧。

windson 說...

"希望你把最美好的想像加諸在我身上。畢竟我只會出現在你的想像"...这句话听起来有点灰哦.....

既然有缘观览你的blog,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Simon Jim 說...

有人這麼說過,兩個女人一塊睡覺不會讓人覺得齷齪,原因是他們沒有“武器”無法造成“破壞”。
有時候,真的覺得女同志比男同志更容易幸福一點。
就比如昨天去游泳,碰到一對一塊離牽手離去的女同志。男同志牽手還真的無法想像。
就如女同學可以手牽手顯示友誼永固,而男生就是會彆扭,這也是社會規範下根深蒂固的觀念吧。
不懂馬來西亞孟加拉的外勞們會不會牽手逛街呢,新加坡的是會的,所以我可以猜想孟加拉的男同志可以比較快樂,至少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牽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