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8月26日星期二

小莊

那天在健身中心碰到一個舊同學小莊。小莊是多舊的同學?我想相識也超過十年吧。他主動走了過來,我幾乎認不到他。

小莊看起來更加瘦削了。我問他:你到底怎麼啦?怎麼瘦成這模樣?

瘦起來更好。我以前肥胖到我都不敢照鏡子。小莊說。

是的,以前…



在中學時我就認識小莊了。嚴格來說,我們是同班過兩三年吧!可是,對于小莊這人,我總是沒有什麼好感。

人與人之間的交際是很奇怪的,而那種好感更是一種油然而生出來的感覺。可是一直以來小莊給我的感覺,就是在「裝」,所以我在這裡就稱他叫小莊。

他怎樣「裝」呢?就是裝成一副雄糾糾、很有男子氣慨的那種樣子。我印象中我倆不曾真正地交談過,他是那種橄欖球手身型的大漢子,與一班直佬混在一起,他們那一圈子當時的話題應該是繞著世界盃,或是《風雲》漫畫出了什麼最新的一輯,又或是哪個女生的奶子有多挺等。

而我與我的同黨,就是在討論著The X-Files裡的David Duchovny有多英俊,還有哪齣戲裡有哪個好看的男明星。當然我那批同黨,只有我一個人如此著迷David Duchovny。



當然,在那個時候,我想我已開始辨識到自己與一般男生的不同,我們特別的陰柔,但思維是更加縝密與纖細的。我當時對那些汗涔涔、說話粗聲粗氣或是語帶不雅字眼的男生沒什麼好感,就覺得他們特別的髒、齷齪。

因此嚴格來說,在中學時期的我,是一個花旦。我自己也不知道這樣的舉止行為有什麼問題,因為那就是我。曾經有一些女同學走過來對我說,「hezt,我覺得你很娘。」我當時還對她們說,「是啊,那就是我,可能是我家裡有太多的女人影響到吧!」

我現在不清楚是否被辱罵過「人妖」或是「pondan」等的標籤,或許在我的記憶裡已自我過濾了。但是當時在中學時我沒有經歷什麼樣的心理掙扎,或是要改變自己。我感到自己有一絲絲的自卑,但那種自卑感不致于讓我以己為恥。

我在初中時,曾經試過被一批粗野的男生欺負。他們怎樣欺負我呢?就在眾人面前譏諷我的言行舉止,還有一個很頑皮的男生當時看我不順眼,趁我一個人在食堂吃著早餐時,他將他吃剩的雞骨向我扔過來。

然後,我聽到他與一班男生的譏笑聲。我聽到他們說出了非常污穢的詞匯來辱罵我,包括我是否是從我媽媽的下體生出來的話。

我當時沒有動怒,但心底裡當然是氣得很。我只是將那雞骨扔在一旁,繼續我的早餐。

現在回想起來,我只是一個初中生,但我的修養已如此了得。如果當時我是走過去與他們掀桌子,那我就與他們一樣流氓了。

我想當時的我,有一股傲氣,再加上自小是么子的關係,家中對我的寵愛,讓我有一股偏執我行我素的脾性,也有一種冷漠。

我知道我的中文好,但是我其他科目的成績真的不見突出。然而在初中二始我年年都是讀精英班,排名總是倒數二十名內。我對數理科是多麼地魯鈍,去詢問那些數理科好的同學時,不會得到他們真心的賜教。不過。每次當我的作文或大小楷等作業簿派發回來時,一些平日不理睬我的同學,就會跑來向我借閱作文等。

所以,我想當時我的同學對我的印象是:一個娘娘腔、脾氣很怪,但中文不錯的男同學。That's all。

可是,我總是感受到同學給我異樣的眼光,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我的言行舉止而引起的歧視。但我怎麼也無法阻止別人如何看待我。只是在中學時,我已知道我們是弱勢的邊緣人。

不過,我真的很慶幸我的自我接納程度很高,當然,我的中文讓我拾回了一些信心,至少我不會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而小莊,就是其中一個讓我感受到他在歧視著我的男同學。他對我並沒有特別的好,也不會特別地壞。但就是要隔著一個安全的距離,深恐靠攏我與我的同黨,就會被批上成為人妖或娘娘腔等。

因此就是那種冷漠,冷漠到我可以知道他是裝出來的寒。飄來的一個眼神,嘴角彎起來的一個笑臉,都不是真摯的。

事實上,我是看著小莊與他的哥兒倆般的兄弟們,有說有笑。而且,他是一個交際手腕不差的人,只是面對著我時,就會擺出一種高身段出來。

現在回想起來,小莊與我之間的互動真的是零,我記不起我們有過什麼樣特別的交集。只是有一次在中學畢業後,我與小莊都獲得一間大學錄取,那時的我對大學申請的手續一點也摸不清,我有向他詢問有關身體檢查的事宜。

他只是敷衍地對我說幾句話,然後離去。



不過,在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我們同一夥人。

那時我們已唸著大學了。有一次小巧子對我說,他上IRC(當時最盛行的就是IRC)聊天時,遇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人。那人還寄了照片給他。

我一看小巧子開給我看的照片時,才知道,原來就是小莊。

小莊竟然是同志。我們當時一班人嘻嘻哈哈地笑個不停。但我也有些訝然。因為我不曾聯想過他就是我們同一列隊的,也不想去「聯想」他。

而無端端,他儼然就跑進來同志圈,加入我們,與我們是同一夥了。當時我還有一種抗拒心──怎 麼這樣的一種偽君子般的人會與我們是同一陣線?

就是不喜歡他的裝出來的「假」。

而我當時在梳理起中學時的點點滴滴時,我覺得小莊會比我更悲哀,至少他整個中學是躲在衣櫃裡以另一臉孔示眾,或許他也真的孤單地掙扎過。

但,這是他的選擇。



只是我與小莊是在大學畢業若干年後才重逢,距離現在也四、五年的事情了吧!在健身中心裡,小莊主動走過來與我打招呼。

我們只是很表面化地聊著,而那時候,我才發覺他是與另一個男生一起來做健身的。他還介紹這位男生給我認識──那是一個文靜秀氣、頎長的男生。小莊說,他與這男生是屋友。

我相信他已不介意我知道身份了。至少他攜著男伴現身在健身中心裡,難道他還能否認自己不是同志嗎?

我沒有明知故問,就像遇到普通朋友一般地說一聲「嗨」,然後再說「拜」。我們當時有交換手機號碼,小莊說,「我會記得你的號碼的,得空喝茶。」

當時我倆彼此都沒有攜帶手機在身,也沒有紙與筆,所以我說出我的手機號碼時,他也只是應酬式地說「得空喝茶」。那時我仍然慨嘆,怎麼相隔這麼多年後,小莊還在裝呢?

接下來,我們陸陸續續都有在健身中心裡碰面,他每次都是攜著同一個男朋友出雙入對,當然,我還是孑然一身。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又遇到了小莊,聊起了近況。他在本地一間大學唸著碩士班,那時我出來職場工作已有幾年了,而他在這幾年就是在象牙塔裡過活。

我問他:怎麼你那麼有興趣唸書啊?事實上我記得他在中學時成績不特別標青,至少不是啃課本的料子

小莊說,「外面的世界不適合我。」

「怎麼說?」

他說:「外面的世界太複雜了。我不習慣什麼辦公室政治啊等的,人際關係太複雜了。」

「這都是說謊的世界吧,所以才複雜起來。」

「我怕人家吃了我。」小莊說。

「那麼,你就先把人吃掉。這是生存之道。」

我邪氣地對他說,但事實上,這樣的念頭在特定的時候已是一種必要,我是道出自己內心底的一句 。在霎那間,我有些詫異自己的虛偽與邪惡。就感覺到我像一個小混混一樣,那不是我。但我經歷過的職場人事角力與糾紛一一浮上心頭──我學會了口不對心,或是虛偽地討好上司,我更將自己掩藏起來,包括將我中學時的娘娘腔收匿起來。而我的思維也長起稜角起來了。我現在還不斷地修練著如何出神入化融入「對人說人話,對鬼說鬼話」的精深境界。

這是以前的我不會去想、不會去做的事情。

我記得小莊當時聽到我答覆時的那種迷茫眼神,讓我陷入一種恍惚,一種恍如隔世的觀照。

中學時的我,除了是一個陰柔封閉自己的怪胎外,我並不會去想這麼多複雜的東西。說這種場面話,也不會有這種斗垮彼此的心態。然而這幾年內,我覺得自己越來越陰沉了。

但是,現在小莊反而在我面前成了一個純樸無邪的小男生。

我知道,我們已走入了兩個不同的世界,儘管我們是在同一個圈子裡的。

小莊後來說,「我不會這些,我寧愿呆在大學裡…」

是嗎?小莊,你真的不是這種偽裝的人嗎?如果你有機會到外頭工作接觸真正的世界,以你當年在學校時的「武裝自己」的表現,我相信你會比我做得更好…

或許,就是因為過去小莊習慣躲避在自己的衣櫃裡,這種心態延續至今,他選擇在大學裡做學問。所以嚴格來說,仍是未入世。



現在我重新看回小莊與自己,我覺得我們都是在「裝」,我裝飾著自己的外表,我裝配著自己的職場能力與思想內涵,也讓社會人士在我的身上組裝著一個理智成年人所應要有的條件。

只是,小莊似乎已找到了他的另一半。他公然地攜著男朋友一起出入,兩人搬離家庭築起愛巢,至少他比我做得更果敢。

我希望他找到了自己。至少,不要再裝了。

17 口禁果:

Seng Leong 說...

读了你这么多篇的文章,这篇是最撼动的
我的中学时期就你说的那样,压抑、迷惑、自我否认
那个时期,每个人都很压抑,都不敢真面对自己
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同志,而同志更是努力打压同志,以显示自己的正常
狗咬狗的少年,很不堪回首

我想,我还是[装] 着,还没完全的走出来…

安东尼刘 說...

在这里(i mean 大马)要完全走出来,暂时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这里没有正式的法律来保护同志的权益,所以为了让自己能活得安全,我还是在装与不装之间游走。

当看到还有很多还没出柜的同志,我不会鄙视他们或觉得他们很假,因为这是每个人不同的选择。只要你不来犯我,即使你在我面前装,我也ok。

只要大家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就不要怨天尤人--这也是一种勇敢的体现。

IceAce 說...

老实说,同志的华文能力都特别的好,尤其是作文方面,不懂是不是同志特别多秘密和特别敏感的问题。
回到我的同学会。。。有一个很明显是drag queen的人到现在竟然还伪装他的同志身份,我曾经看过他在fridae的profile过,看到他那造作的书写能力就肯定是她没错,哪里知道当我告诉其他人的时候他们说他不是同志,一定是有人陷害他的。我倒。。

Zice 說...

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
有人就是要装,能装多久就装多久
有人就是坦诚地出柜,朋友家人照样出,
回想起以前的自己,
从尝试出柜,失望后,就停止出柜,
我不喜欢说谎却一次次的说,
很辛苦,没办法。

杰尔1102 說...

伪装并非一件坏事,
从前我就被班上的女生套上了一个羞辱的称呼,
说什么“napie”之类的,当时我的心狠疼,
我希望自己能更健硕更有男人气概,
我开始学会伪装,
将自己雕塑成自己心目中得那个人,
那个站在大家面前,不再是娘娘腔,
女性化的男子。
可是,这一切完全遮掩不住心中得最纯的个性,
是家人调教的好,还是我过于斯文,
曾几何时我因不想像“猪朋狗友“烂醉如泥,
他们却抛出一句“你不是男人!”
难道会喝会吸烟,会说波经或女人经的雄类,
就是男人嘛?!不见得。。。
男人,我的伪装不是因为世族的眼光,
也不是因为怕你们说我不是男人之类的!
我试着伪装是因为我想告诉你们,
从前到现在,我们的格调都大大不同!

anthony 說...

天生长得比较细腻的同志,在小时候真的要面对一些非常难听的称号……对于一个小孩来说,这种沉重的打击确实有点残忍。我的个子比较瘦(看来比较好欺负),但就不矮,成绩也比很多的男生来得好,所以很容易成了teacher pet,……偶尔也会因为别人家说我像女生而把对方给打一顿(他既然说我像女生,我不就以女生的方法跟他打架…拉头发、刮脸、踢他下体)。事隔多年,当我再次遇到这些曾经不要脸的男生,真的是岁月不留人,他们已经变成了肌肉超级松弛的老uncle!也许我们所经历与其他的直男很不一样,也许这造成我们需要不停地在自我增值……也因为这样我们远比这些曾经“侮辱”过我们的男生来得更优秀!

匿名 說...

出柜与否,因人而异。也不外乎于一种选择。

如果能够先清楚了解自己、家人、身边的朋友与环境,再作评估与选择,相信结果会比较接近预期的想法。只是,很多人在自己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之前就冲出去了。

在不伤害任何人的前提下,装,又何妨?
蒙在鼓里比较幸福,装,有何难?
没有必要对每个人都坦荡赤裸,装,也没差?

我并不反对出柜,
重点是找到一个让自己舒适自怡的位置去生活。

或者可以考虑选择性的出柜?

yf, the anonymous by choice!
ps. Hezt, I have always been around ;)

Hezt 說...

看來這篇文章引起的共鳴是很即時的。我們人人都有經歷過「裝」與「解裝」的階段。

當然我自己本人還有更多的話要說,我也是裝著自己在衣櫃裡。這需要回到先前我所寫起《我不是美人魚》時引起的一些迴響。

前一陣子收到一個自稱是一名metrosexual直佬的讀者的電郵,邀請我出來與他見面。他說,為什麼你不肯跳出來露面?他說他工作的行業有許多同志,都是這樣站出來不怕的,因為大家著重的是工作表現,而不是性取向。

我對他說,我不知道他從事的是什麼行業,但一些行業是由同志作主流的,大家也見怪不怪。

而每個人在職場上所處于的形勢都不一樣,而我清楚我處于的位勢,一旦我曝光的話,會讓我陷入不利,我對他長篇大論解釋一輪後,到最後他說,看來我們沒有必要再通信,我不需要一個imaginary friend。

不過話說回頭,同志有時要「裝」,來保護自己,是有這樣的必要,這點我當然是認同。只是我不明白為何有同志打壓同志(如Seng Leong所說),或是彼此歧視的情況。

「彼此歧視」的情況就是那些乳牛傲視非乳牛、1號看扁0號等。這都是很普遍發生的。well,在我過去的一些文章下筆時,我承認或多或少都出現了這種潛意識。(所以剛才提到的那位直佬網友就致函給我,他說他是看了我那篇「豬肉榮」的文章後,就好奇我是長成什麼樣子,以致為何我有「資格」去批判別人)

只是攤出來討論,是我個人嘗試要作的建設性批判,真的不是純為揶揄與炮轟的…

現在細想之下,我想我不滿意小莊的「偽裝」,應是他在交際與接人待物時那種「假」與不真心,滿口場面話──那可能是他個性、心態與品行的問題,與性取向沒甚關係,即使他不是同志,他可能也是這種給人感受不到熱情與真心的談吐。

昨夜書寫時一時沒有釐清楚。

但要補充的是,我想若有機會的話,真的想了解他,為何在中學這麼多年來要這樣偽裝自己是非同志。他到底有沒有經歷過悲苦與矛盾?

我記得我第一次重遇他時,也有提問到「咦以前你那班kaki去了哪裡?」,小莊對我說,他們已失聯了。看來他在中學畢業後,才是真正地找到自己要找的路。

那麼,在中學時走的,都是冤枉路了。

KoKo凯凯 說...

去年去台湾时,确实有遭遇到同志「彼此歧視」的情況。 心里很纳闷:大家都一样是同性恋,为什么要打压彼此啊?
赞成选择性的出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同性恋。

david 說...

打從2005年第一篇你的亞當禁果文章時候,我就開始認為,你的人生歷練方向一直存在著糾纏不清的男體崇拜之下.經歷過的時間證明,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一天你會覺得在你個人獨處的時候,開始自我懷疑及心底層的一股"寂寞"及難耐,全因為你的情感寄託方向不夠踏實,及心態不穩所致.
尋尋覓覓,等待等待,付出守候...感情的漩渦一直待在你的身旁,頓時讓我想起,求學時閱讀過的米蘭昆得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輕,若有時間,不妨閱讀,願與你分享心得!(",)

Hezt 說...

david:謝謝你的留言。我尊重你的感想。

我沒有讀過米蘭昆德拉,也不知道你是怎樣做出「診斷」我是「情感寄託方向不夠踏實」、「心態不穩」所致。

愿聞其詳。

我承認我是祟拜男體的。但大部份的同志都是視肉體為一個重要的元素吧。所以我看不出我有什麼不同之處。

David 說...

情感寄託方向不夠踏實從你不斷在三溫暖尋找“獵物”及輕浮,若是你在人生有目標及遠見或者夢想,何不如將更多時間及力量放在業務上?
米蘭昆德拉曾言及描述,人類在某物質上過度投入的行為,其書的內容值得你閱讀...
莫等體力及心態交瘁及感覺對於社會“很累”的時候才來抱怨,尤其我閱讀你的其中一篇,你說在雨天時駕著車子,想起“椰漿飯”等的心慌錯手心態,是因為你沒有好好的經營感情,導致你必須對於三溫暖的眷戀。
經營感情那怕“愛過了”,恨過了等,起碼你對生活,活在當時、用在當時。否則你的生活哲學觀念,就像隱君子般,萬劫不復。換回來的就是不踏實,和變成你最沉重的負擔。
看完這本書,願與你共勉之。

P/S:要買書,非上網!

介 說...

關于david的這一段:"若是你在人生有目標及遠見或者夢想,何不如將更多時間及力量放在業務上?"

我想說的是,去夢想去立下目標所需要的力量,和去實踐它們所需要力量,根本就毫無直接關系.人的力量可以是無窮無盡,不是也有那么一句嗎?"人因為夢想而偉大."

而且感情即使一片空白狀況也不足以影響一個人事業的發展.很多時候留下的心情記事也是一時的有感而發,傷感之后還是要來個深呼吸,抬頭挺胸去面對將來.再說,hazt也曾經說道他的事業進展其實不錯,不是升了職又加了薪嗎?

同意你說的,hazt對于情感寄託方向或許不夠踏實,要不然,也就不必那樣辛苦的周旋于那么多人之間,不是難于取舍,只是他不夠幸運..天時地利人和老是三缺一,只能歸咎命運的作弄.

我覺得hazt是一個有擔當的人.去三溫暖也好,出來一夜情也好,不過是在有需要的時候去了適合的地方去找對的人來解決.如果不是硬要雞蛋里挑骨頭,實在是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眷戀椰漿飯是hazt對他過去的負責,如今尋尋覓覓則是他對當下的負責,也是對本身想要找尋一個歸屬的努力,我想,憑着hazt的智慧,是有能力,在生活上多種的輕重之間,找到平衡的方法的..

(個人小小見解,與任何人無關.)

Hezt 說...

David:真是奇怪啊,我已退出本地的三溫暖好久啦!你怎麼說我有去三溫暖呢?你一定是沒有按著時間次序來讀我的文章。

在這裡寫的文章,只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並不是所有。所以你別擔心我沒有花心思在正經的事情上。

我只是不想承認自己是眾人所要求的成為一個清教徒。因為我不是,人有七情六慾,我只是在合理的情況下管理著我的七情六慾,包括書寫出來。

至于重提椰漿飯,是當下的時刻想到自責與檢討,就像重溫一個課程一樣,想起來的時候,有時會溫故知新。

我是視這種對往昔回憶的觀照,是一種學習。

介:也謝謝你的留言。
還有我的名字是hezt。:)

介 說...

不好意思哦Hezt,
因為急于出門,一時大意又沒有在發表前重讀寫下的留言,下次不敢了.(不是故意要寫錯的:()

David 說...

嗯,感謝介子及Hert的回應,謝謝你們有心看待,有機會不妨參觀瀏覽我的blog!
無限歡迎,笑臉常開!
David

介 說...

david,
介子?
請問您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