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8月19日星期二

「Oh,Shit! 」

幾個月前,我在國際華文書展中遊逛時,一個女生「攔截」著我。她說,你替我買書啦!很好看的。她的口吻像現在那些信用卡的行銷招徠員。我一看她,哦,只是個女人,不是男人。不過她穿著一條牛仔褲,有一份殘餘的青春掛在臉上的化妝上,當時我想對她說:唔,你的彩妝化得不錯。

不過,我當時就應酬她一下,是什麼書啊?需要出動到作者本尊來招徠。當時我的心在納罕著。
原來是一個叫許XX的前空姐寫的。

沒錯,這位女士就是許XX。她當時出版的《xxxx》不寫書名,免得替她宣傳是記敘她當空姐時的點點滴滴。

這類書刊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我不覺得空服員是一門需要掏錢去買一本書來理解的專業,更不是一份在退伍後可以當回憶錄般出版成消費品牟利的專業事業。

當然,如果一個作者是有心寫的話,還是有可讀性的。

所以當時我就草草地翻閱了這本書。她的文筆等那些我不想置評,只覺得淡淡無奇。

我再看該書的作者介紹寫著:「曾在某家知名國際航空公司任職空服員11年,目前為Perfect Colour形象顧問兼時尚雜志《新潮》特約專欄作者,曾撰寫旅遊及烹飪專欄。」

當時,我心裡就在想,為什麼本地的出版業會如此地蒼涼,甚至是荒涼。一個有興趣寫作的女士出版一本書了,她竟在書展裡沒甚儀態地招徠讀者去翻閱她的書。當然這是一種「營銷」手法,只是「過于親民」,就如同市井、庸俗了。

當然當時我沒有掏錢去買這本書,而許XX轉頭就去「攔」著其他讀者了。我暗忖著,是否可以有什麼簽書會等的讓這名女士靜靜地坐下來,而不是孤伶伶地站在排著她書本的書架前,不斷地像巴剎的小販般「來啊快來看啊」等的姿勢示眾。

這種蒼涼,讓我感到很悲哀。

或許,真的是她的書寫得不怎麼樣而滯銷,最後她得力挽狂瀾般地在「賣書」。

當然,當時在書展中用這招的不只許XX一個人,其他有幾位本地的「作者」在出書後,也站在他們的書架前上,還替讀者簽名呢!

這幾個有誰我在這裡就不說了,反正我知道他們都有閱讀我的部落格,而且是「當紅」的部落客。

不過在一個書展看到幾個新進的「作者」,是否意味著就誕生了本地作家?而且被號稱為「最有人氣的作家」?我只能反問:「何以見得?」,因為當你翻翻這些書籍時,我只能用四個字形容:

掩卷歎息。



幾個月後,我昨天到大眾書局去看書。我又看到了「馬華文學」這一列書架。所以我就看到了許XX的那本書。

那書放在我眼前時,我是抱著一種悲憫的心態去看,我告訴自己,就翻翻來看看吧,可能這次有一些值得你去購買的元素,那你就盡了本地中文出版業的一份道義,做一個支持者了。

我翻啊翻,翻到其中一章是寫著這位前空姐記載機艙上所遇到的怪人怪事,還有乘搭飛機應注意什麼禮儀等。

我讀到其中一段,大概是寫著,有一次作者在機艙的廁所看到一名搭客「遺留」下來的糞便,她就抨擊這種不衛生的作法。

OK,我贊成這是很噁心的場面。然而,作者繼續形容她所見到的「大便」,她說那是她見過有史以來直徑最大的大便,更加上一句「此君應是嗜唱後『亭』花」,所以才製造出這麼樣的糞便!
言下之意,就是說進行肛交行為者,他們的屁屁一定是被猛屌到撐大至…我真的找不到雅一些的字眼來講述。

我讀到這時,心裡就咒罵了一句「Oh Shit!」

第一,她將「後庭花」寫成「後亭花」,這是文字修養十分低落的表現。

第二,先別說將別人遺留下來的大便大書特書一番,這是粗俗,更噁心與粗鄙的是,她竟然影射肛交者會造成一個人在排泄時會失禁,甚至用「直徑大的大便」來貶損著肛交者的屁股會「寬闊」…這是個人修養十分惡劣、糟糕的表現。

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看起來是儀態萬千,有學養的前空中小姐有這樣淺薄的知識,有如此粗野的思維。一個人的生理排泄活動的「結果」,可以與一個人的性交方式扯上關係嗎?而這需要到她來譏諷、評斷嗎?

我們罵人時用的髒話是什麼shit、a**hole等,但在一般社交談吐時是不會用上場的,而當你撰書成文時,更不會隨隨便便地將這些事情也寫出來,因為十分不雅,除非你是寫資料性的文章或是客觀事實。

但許XX在描述她的所見時,卻加了自己的主觀評斷。而排泄物「粗大」就是因為嗜唱後庭花等的,那麼,她是不是也在貶低著以肛交行為為主的同志族群呢?

這反映出這女人的意識形態,她可能在聽到別人是同志時,她就會認定說「啊,那他大便是一定會大大條的,因為我見過,而我認為這是唱後庭花所故」,而她這本書是上架面市出售的,她的讀者讀到這一段時,是否也會有這樣的同感?

而我最擔心的是,到底我們的社會有多少人對同志是持有這種污名化的偏見?

而許XX短短的一句話,其實等于向同志族群潑糞,用屎啊、肛門啊等的話來貶損肛交者,是不是一種詛咒?

我覺得這種思想水平,淺薄得像一個滿溢的屎坑,卻還在飄臭千里。



我將那本書放回書架,想起在幾個月前遇見的這女人,我覺得一個人的膚淺與醜陋,真的是無法從表面上看到的。然而,我們沒有辦法不允許這種人的存在。

而這樣的書籍也可以獻世,也實在是大馬華文出版圈的污跡。

20 口禁果:

Zice 說...

其实存在着太多的无知的人,
以为很了解同性恋,
都以他们自己的一套来诠释我们同性恋,
当他们自以为是的自吹自擂时,
其实他们就是在暴露着他们的肤浅。
就算在这提倡教育的时代,
都没有任何一个课文,
教导如何尊敬同性恋的!

Mitosis 說...

确实一针见血 大快人心
我是听说有一位空姐出书了 还没有翻阅过
只能说她的错误观念真的是严重
这其中也牵涉到一些的偏见
你的点评很紧彩 !

安东尼刘 說...

那我们是否也可以扮无知的说:“如果女生上完小号而马桶四周围都是尿的话,那女生肯定是生过几胎的。为什么leh?就是因为生多了,洞被撑大了,尿就四周围喷咯......。”

够无知吧?如果对方看了会有什么反应呢?无知妇女,还学人出书,又在杂志写专栏,文坛的可悲啊.........

Hezt 說...

安東尼:啊,這麼巧,當時我也有這樣的反問,我心中也是用這前空姐的思維邏輯去推斷反問的。但我不想要演變成兩性關係的爭議。至少我還要對人性有一些尊重。

這前空姐連最起碼的人性尊重也沒有,也真的是可悲。

mitosis:謝謝。:) 你去翻閱一下她的書就好了,看看那些醜陋的文字就好了,千萬別買啊!

介 說...

我想,關于錯別字,
應該負上最大責任的是編輯吧!
(校對不認真)

許小姐的想法的確很無知,
但是上至出版社下至她的文學"伯樂",
為什么就是沒有人去提醒呢?
所以必定是在我們認為的口無遮攔外,
有人很欣賞這樣的直腸直肚.

想起當初我的眼光會在這本書上停留,
也是因為有朋友當空姐,想比較一下她們的遭遇,
(現在家對面住的,也是空姐.)
但是,也就是拿起來看看幾頁就放下...

關于機上大便,我想起前些日子搭馬航時,
也是有某個搭客的味道可能特別"重",
我看到那個美麗的空姐一邊猛噴空氣清新劑一邊皺眉頭,
看到我請我去用另外一個洗手間,
還順便"訴苦一番",很搞笑!!
(你可以試想一個空姐像朋友一樣哭喪的臉對你說廁所很臭,又做嘔吐狀的樣子.)
儀態萬千當然沒有了,但是,那種親切其實也是一種"禮待".

最后想說,其實空姐是很辛苦,地位很低的.因為世界上唯一低微到要服侍"女傭,勞工"的工作,應該就是空服人員了...

胖企鵝 說...

Dear hezt,

看到你寫的這篇 我真的拍手叫好!!!
我也有到那書展去 也遇到你文中所指"幾個新進的「作者」".
之後 我在部落里寫了一些感想后 被"有心人"和"她的粉絲"砲轟.


最後 要跟你說 一直都有在看你的部落.很喜歡你的文字 ^__^

Wois 說...

当时我也有走过那个女人的“摊子”,但没有你那样幸运地被拉着买她的书。

其实她是自掏腰包出书的。她为了糊一口饭,这样做是没错的。或许自助出版,所以语言的过滤没有那样的严格。

至于她的思维,我不能以她的一本小书来断定。但至少你可以了解她少少的思维倾向。

xxx xxx

我在书展感受到的,现在的作者写书,为了的是赚钱,大力做宣传,书的畅销一定很好;不是为了赚钱的而写作的本地作者,不管写多好,都很少人会去买,甚至作者在台上演讲,都没有人要听。可悲!

特特 說...

那个许xx真的没常识,把她自己的黄金拿去水里泡-泡,浸一两个小时,也会撑大的,都不想想她身边有多少同志朋友。

Hezt 說...

●介:
口無遮攔,有時你會覺得這是一個「真」的特質,一個人會口無遮攔有兩種效果,可能是討喜,可能是讓人感到討厭,甚至是厭惡。

我欣賞那些率真的人,但還是要看那個人說的話有沒有內涵,思想水平有沒有深度。有人可以將黃色笑話說得高雅,有些則會粗俗地表達,這也是一種真。

當然販夫走卒、教育水平不高的人,我們不能有這樣強制性需求。可是空姐是一個專業,如果連勉強也達不到知書識禮,那至少也多些常識吧。

然而我是看到這姓許的前空姐連知識都沒有,還用十多年的空姐經驗來釣名沽譽。而當她用「前空姐」的身份來出書時,就是沾著空姐這份職業的「虛無光環」來貼近民眾,換言之她自愿充當是空姐的「代言人」。(她還接受過媒體的專訪侃侃而談自己的空姐經歷)

如果她只是以一個普通女生來出書或寫其他主題的文章的話,再寫出什麼屎啊肛門等的內容我不會介意。可是她用這種代言人的身份站出來時,就含有一種代表性,她在說服著讀者去相信她所經歷過的空姐經驗,去吸引讀者去買、翻閱她的書(正如你所做的那樣)

這樣說來的話,她戴著這種有色眼鏡的歧視偏見,是否也反映出空姐在一般上的思想水平呢?

或許,我真的對空姐的仰望角度放得太高了。如你所說,她們真的是女佣、勞工般的工作。我又何必將那麼高的要求放在她們的身上呢?

無論如何,我想我也不會允許像她這種水準的人,騎劫了整體空姐的代表性。那麼,這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一堆好蘋果裡總有幾粒爛蘋果」的蘋果論。


●wois:其實啊,就是自資出版的話,更需比別人做得更嚴謹。出書就等于帶小孩一樣,需要嚴謹地呵護與監測,難道單親母親帶小孩帶得不好,我們就能說「哦因為這小孩是單親的,他沒有爸爸/媽媽?」。

不過看到那天她死纏爛打地在招徠讀者去買她的書時,ok,我明白她的苦處。可憐也罷,也不代表能對書的質量作妥協。


●胖企鵝:謝謝你。這些已出書的火紅部落客真的有那麼火爆的粉絲來撐腰,而在你的部落格裡炮轟?

哈,其實我本來可以寫更多有關這種出版畸形現象,不過為免離題,所以才忍住不寫。或許下次再痛痛快快地寫時會被這些「粉絲」的留言嗆死。

補充:我也讀過幾篇部落客的文章在分享著他們獲得這些「出書作者」的簽名時高興得撰文、攝相圖文並茂地記錄下來。部落格真的是一個百花齊放的世界。只是有時讀太多一些沒有思想營養成份的零食資訊時,會讓自己反胃而已。

Nishiki 說...

那次的書展,也不過是匆匆忙忙看了一些書而已,並沒有留意到來的作家。

如果要出版書,書本應該要有些內涵吧,不過我尚未讀過這個空姐的書,所以對書的內容也不會做出什麼回應。

安东尼刘 說...

hezt,
看来我们也蛮有默契哦。: ) 其实我也只是这么说说而已,并不打算向“两性关系”方面来讨论这件事,毕竟她不能代表每个空姐或女性说话。

匿名 說...

"怎麽都不支持本地作者?"
"嗯。。。"
(支持是因爲某某人而不是書的内容?)
"不一定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嗯。。。"
(也對啦。。。可是内容看不下去)
"你看,這寫得多棒!Local 的 style"
"嗯。。。"
(看來下一次我在對面的咖啡廳等你好了)
(還是沒下次好!)

Perhaps I really have not pay enough attention to the local Chinese publications, but it seems to me there are a lot who-think-they-can-write have their work published and had some followers, while there are a lot more who can really write choose to hide themselves away, or setup their own place in the internet. :)

yF, the who-think-he-cannot-write anonymous

Hezt 說...

●yF:你終于浮上來了,在好久好久以後。

唔,你的留言有弦外之音,但我感到榮幸。:)

●安東尼:是啊,我覺得我們都很合拍。為什麼你不要公開你的部落格?這樣我就可以與你「連結」在一起。咭咭。

●Nishiki:下次你去書展時可能是別人要留意你起來了,而不是你去留意其他人了。

祝你出征成功!

安东尼刘 說...

hezt,
咦?我不是有邀请你了吗?我还以为你已经有看到我的blog了。

ishanghai 說...

哗众取宠罢了,现在会打字的都能出书了。。不会打字的也找人做枪手代打出书了。。。

david 說...

欣賞作者的不吐不快,直腸直肚的文筆!讚

Hezt 說...

●安東尼:噢我是指你的部落格為何不公開給眾人觀閱,那就不需要邀請特定人士開放。你的部落格寫得很好啊。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啊。

IShanghai:謝謝你的留言。是的,現在出書真的是很容易,有些像能講話的都跑去卡拉ok唱歌了,哪怕是五音不全。

David:謝謝俾臉。:)

安东尼刘 說...

hezt,
噢.......谢谢你的赞美,我觉得还ok啦,不至于好到可以给全世界分享。: )

我不开放部落格其实有我的原因和苦衷,如果我们有一天认识更深后,我才告诉你原因吧。

希望你别见怪哦。

Stevie 說...

无知的妇人,竟然还写书?那也难怪她必须如小贩般兜售自己的书,如此水平也还蛮适合如此待遇。

Simon Jim 說...

這種以偏概全的風格和近期引起國際笑話的馬來西亞教育部”辨識同志指南“真是如出一轍。
我們是非該教育教育一下教育局,我們不單有sisiy, 還有sasa. 我族不只有水牛、乳牛,更有叉燒、big mac、排骨。
真是貽笑大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