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11日星期日

做一個擺渡的夢


椰漿飯今早醒來時對我說了他昨夜的夢境。他的淫性真的不改,連發夢都夢到一俊男。他對我轉述的夢境情況如何,我倒是記不清了,只知道他說他最後與那俊男不像現實中一樣發生任何「磨合」,他發的不是春宮夢,而是一場綺夢。

不過,椰漿飯在現實生活中到處吃快餐我都可以寬恕,他在夢裡即使是快活一番,那絕對可以接受的。

可是那麼恰巧的是,我倆往往會一起打鼾以外,原來也一起發夢,可是彼此都不對方的夢裡,因為我「竟然」也發夢了。

很久很久都不記得自己會作夢,而且在意識恢愎後,還會對夢境有依稀的印象,這是許久以來都沒經歷的事情。

我以為我忙到除了生活一成不變外,也作夢的能力也消失了──在夢中我也捆綁著自己,出不到竅。

其實每個人每晚都會作夢,只是往往一覺醒來都忘記了。以前我知道夢境會傳達訊息,古人都說報夢是可做預兆的,因為一個夢就是貼切地反映生活上與清醒意識中的情緒,夢是一個潛意識腦袋活動。

我也曾經通過課程訓練到自己可以記住夢情的具體情節,然後解讀夢境與生活的信息與聯繫。
畢竟太久沒有發夢了,只是在白日夢想像自己對公司說一聲Sayonara而已。但那畢竟還是白日夢,我還是會繼續面對我的上司

說回我的夢境,那可不是一個十分美好印象的夢哦!首先,我是夢到一個女性。

說到這裡,椰漿飯就問我:「你有f***她?」

天啊!我不敢想。我在夢裡遇到一個裸體女生。可是,那是一個很肥胖的女生。

我對椰漿飯說,「這個女生過後就走來對我毛手毛腳。」

OMG!椰漿飯對著我嚷叫著。

這肯定是一個惡夢吧!特別是對于我的同志們而言,被一個女生非禮,而且還是一個胖妞……

可是,我在夢裡辨識到這個女性的樣子,她竟是──我的姐姐!在夢中的我一定是嚇壞了,我記得當時一腳踏開她,然後我就醒了。

在深夜裡,我才發覺自己硬硬掙脫了椰漿飯的懷抱,從夢中滾到現實,也翻身到床邊去,而且恍惚中還在猶幸地吁著氣。

椰漿飯當然不知道昨晚我踢開了他,我只是捏了一把汗片刻,我又倒頭就昏睡了。

可是,我竟然在早上醒來後還記得這個夢境,這才是不幸。這個夢境又告訴我什麼信息呢?


我到椰漿飯家過夜前一晚在家用晚餐,對我的家人交待我去朋友家「過夜」,我已預測到在場那位過度管制與關心的姐姐會有什麼反應。

果然,姐姐帶著一個若無其事,卻在戲謔中帶著窺探心態的語調問:你到底是不是到女孩子家過夜?幾時帶她回來見見我們?我與媽媽都很緊張…

我望著我在旁不語的母親,母親經過我上回那次的立場反映後「不敢」張聲,但我還未訓練到自己可以從容地做出善意的謊言,就很反叛地說,「就是去朋友家過夜啊!你為何要問這樣多呢?」

後來,她知道這個課題是自討沒趣。所以又轉向另一個課題了,包括叫她的減肥課題。

她說我去健身中心很有毅力,而且都可以看到一些成績,譬如胸肌。(是啊,證明我偶爾在健身中心享受著春光時,也有認真進行舉重訓練的)

我說,沒有啦沒有啦。我還有一大堆的肚腩減不掉。

我在家裡沒有赤膊的習慣,所以我的身體狀態,與我的私生活一樣,是她們的神秘熱帶雨森。
(人家與家人在一起,那才叫私生活,但我在家人面前是擁有私生活的,多諷刺!)

後來,姐姐就續問:「有嗎?哪裡哪裡?掀開來看看?」

我說不能,也不要給她看,這樣展示腹肌未免過于侷促和不自在吧,我有一種羞恥之心(這是與面對陌生人脫衣時是完全相反的感覺!!)

我就告訴這位未婚的姐姐,以帶笑和扮天真的口吻說:「你等以後看你的未來老公吧,你為什麼這樣『色情』,我還是男孩子!」

她反問:「你還是小男孩了嗎?我以為你已經是『男人』了?!」姐姐那種試探,我知道她的弦外之意:我不再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小男孩,因為我已到其他人的家裡過夜了。

我覺得自己極力封鎖禁區被硬闖開來。我真的很想告訴姐姐,即使假設我是異性戀,操過了多少個女人,我也不會對你告白,這未免是一個過于私隱的事情了吧!而你會自豪聽到自己的弟弟操過多少個女人嗎?

(性愛在家人的面前,只能是傳宗接代與生育養兒的神聖任務事情,你總不會與異性的兄弟姐妹分享性愛情慾的歡樂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受著東方人價值觀的羈絆。我一直以為過去自己種種的荒亂,我已開放成一個忘記道德、不知羞恥的浪人,可是在家人面前,我回歸到那種保守與律己的乖乖牌,永遠都不必人家為我翻牌的。


我與姐姐的對話是發生在夢境的前一晚。我想,姐姐那句「帶著關心」又帶著好奇的探問,已沖擊著我當時的思維與情緒,然後帶到晚上的夢境裡。

如果解讀這個夢境的話,涵意就呼之欲出了。胖妞的形象就是姐姐的象徵(對不起,這是事實)、她一副裸身對著我,其實象徵著她對我們家人是沒有掩飾隱瞞的,可是夢中的我感到被嚇壞和噁心,反映出我對這份過于裸露的坦白是非常抗拒的。

她對我的「毛手毛腳」,就折射出現實生活中我被她一而再地探問我的性取向時的感覺,就像有人觸犯了身體一樣。

而隨後我一腳踢開姐姐,當然就是我最直接的回應與憎恨的情緒:「不要煩我!」

我在夢中踢開了侵犯我的姐姐,可是在現實生活中,面對這種可說成是「侵犯私隱」的情況時,我又會如何做呢?我要讓自己討厭地拒答她們一直問我的愛情動態,還是我要讓她們傷心地知道,我在與一個男人在交往著?



在一個男人的家裡,可以即時與他分享彼此的夢境,我有一種非常微妙的幸福感,因為那是一種相連的溝通。

但椰漿飯家裡的我,只是我的國度,我找到一些虛無的綺夢,不過,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擺渡在這國度與現實之間,只要不希望這一端是綺夢,另一端是惡夢而已。

2 口禁果:

r. 說...

從我這個位置來看你,可以很深刻的感覺到你或者你所身處的環境有一種相當CLOSET的氛圍。這暨不是正,也不是負。彷彿有兩個各自閉鎖的世界,而你在之間遊移穿透著。我想如果你可以選擇的話,說不定只會斷然地選擇其中一個世界。但時不我予,在必須過渡於這兩個世界的情況下,有一層防護罩便反射性地保護著自己。

跟你比較起來,隨著身邊的人「漸漸」地了解,我對於自己這層防護罩,已經慢慢地不那麼在意了(當然面對某些人時,仍會浮現,例如親戚)。

期待一個更OPEN的CLOSET。

Hezt 說...

r. : 你所說的就是我現在所面對的狀況。我對這防護罩還是很在意。可能我還未遊刃自如,也不知該怎樣恰如其份地「上妝」和「卸妝」。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