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2日星期五

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你會覺得自己蒼老嗎?我會。當看到一些你熟悉的人在前進時,在結婚生子;當看到記憶中尚在牙牙學語的表弟,已中五畢業,我還是做同樣的工作,還是在尋覓著,那時你就會覺得自己在蒼老。

或許我是處于一種虛無狀態,但心態上更近似停滯。

這種蒼老感覺,是對照而成,是與其他人(同輩與晚輩)的比較最為強烈。你可以不用與其他人一起比較,自己瞞不了自己。例如,當我撫著自己的臉孔時,我就知道什麼是風霜──胡子比從前增長的速度更快,下巴會在傍晚時粗糙起來,而每天早上醒來時發覺髮線卻退潮般倒退著,鏡中的黑髮間會透著頭顱的肉色,或是一個搔頭青絲就滑落,因為開始脫髮了。

又例如,當你連續幾個夜晚沒有達到八小時的睡眠時間,精神還是勉強保持著一般水平,可是身體各部位都會抗議,白天是會打呵欠,駕著車時會飄忽著思緒。

這是我五年前,都不會出現的事情。那是血氣方剛?

那是青春。




我這幾天的睡眠品質真的不太好。憂心著工作上所接的案子,似乎很多事情接踵而來,可是不知道如何著手處理。找不到出口宣洩這些負擔。

可是病菌就找到缺口湧了進來。首先,我撐著紅絲滿佈的眼睛起床上班,起初是以為對著電腦過久而疲憊,後來才察覺是紅眼病症。去看醫生拿了藥,請了一天病假後情況轉好,可是又輪到另一隻眼睛受感染了。

由于紅眼症,我被逼臨時爽約了一班新知舊雨聚頭的海鮮大餐,後來在網站聊天室遇到其中一位老友時,我對他說我有些遺憾沒有辦法與他們一起吃海鮮。

他隻字不提我的紅眼症病況,反而說:「Normal la you。」(意譯:你都是「醬」的啦!)

唔──他說這是很「正常」的,是因為他習以為常我是我常常有紅眼症?還是我常常都臨時爽約?常常臨時找借口來爽約?

的確,我確有臨時爽約的記錄,這位老友可以習以為常,可是我不至于為了推掉這頓海鮮餐約會而訛稱詛咒自己有紅眼症吧?!

不過我對于這位老友的個性與回應方式,我也習以為常了──有些人是不會對其他人噓寒問暖,這是很尋常、很normal的。是他們不會,還是不懂,我就不懂,也不知道。

套回這位老友曾經對我說過的一句話:「地球不是繞著你來轉」來開解自己。因為,即使我自己病得天旋地轉,也只是我這顆星球的事情,與其他星球與整個宇宙無關。

即使是友情與親情作前題又怎樣,「地球不是繞著你來轉」這句話,在我自己覺得發病時,已有了更深刻的體驗。

這是豁然與世故練達了嗎?不是,應該是蒼老後,想法也會有不同的視野了。




我不希望蒼老,也不想要精神年齡滄桑起來,起碼想維持在童騃時期的赤子之心、對別人毫無猜忌算計的純樸。可是年紀越大,會覺得世事繁雜,一切都不再是加與減的簡化,而是乘與除的複雜。

我想起林憶蓮那首《回到原來》的其中一段歌詞,「…為小事而感動的孩子氣,跟現在已有多少距離,簡單入睡,自然清醒,那是多麼久違的一件事情。回到原來的心情,把一些夢想都再重新整理,回到原來的動機,也許試著傾聽再重新瞭解自己…」

聽過這首歌的人,同時記得其餘歌詞的老友記,請與我一起高歌吧!

4 口禁果:

ianrad 說...

其实,苍老也是一种幸福。昨天收到短讯,我曾教过的一位学生病逝了。我想他刚考完大学最后一年的期末考吧?都还来不及享受没有考试的生活。他一直迫不及待的想开始他生活的另一个里程。从他的口吻,我相信他是一个会在工作生涯中找到乐趣的人。然而,一切却结束得太快,没机会挥霍青春,来不及苍老。他有没有遗憾?他好好的爱过了吗?我知道我会有遗憾,因为我还没好好的爱一回。

匿名 說...

有一位年近四十的同事, 患了癌症, 第四期(末期). 一般的案例, 都過不了三年.

當然也有列外的.

他每天都會拍無數張他孩子的照片.

他希望有替女兒選個好丈夫
他希望看見兒子大學畢業

他說 每過一天都是 bonus

他說 能夠蒼老 就是幸福

yF (the anonymous)

Hezt 說...

謝謝鼓勵。我對自己的怨氣懟感到一些羞慚。

當然,我只是抒發一下,希望這些負面情緒不會一直縈繞著我。

王永正 說...

红眼症好点儿了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