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22日星期四

禁果吃一口

剛讀到報紙說,大馬學校快要教性教育了。

性教育──一個只是坐而論道的科目。大馬的學校會有怎樣的性教育形式?我看到馬來報章報導提到其中一個性教育的課程綱領包括「Perkongsian Tingkah Laku Seksual」,如果是直譯的話,即是「共享性行為」,這是什麼意思?怎樣的情況才叫共享性行為?

我問恰好坐在我身旁的一名男同事,他不假思索:「是不是指Threesome等的活動?」

我揚一揚眉,這位同事倒是相當「靈銳」,一點即明,難道他是偏好此種口味的?

「雜交?」我反問道。Threesome給我第一個掠過腦海的「正統」字眼印象就是「雜交」。

「對對對,我都想不起threesome等就叫做『雜交』,一般人都指3P啊等的。」他的口吻相當行家,對于這些俗詞掌握得很好。

雜交應該是指同一時空地點進行的集體性活動。然而,一起共享的性行為,不一定同時進行的,不少人擁有超過一個以上的性伴侶,款曲暗通、暗渡陳倉、外遇、拈花惹草,那也不是共享性行為嗎?

那麼,我也是共享性行為者之一了。(但是我可沒有試過3p哦!)

在不同的領域與社會階層中,性都有自己的話語權與詮釋力,更何況是一切有關性的課題。看來我也需要上一上性教育來釐個清楚這些概念和意涵。

從書本、電影的一鱗半爪的啟蒙,到聆聽同道中人故事的啟發,到啟用自己的身軀,很多時候無心插柳的,或是瞎人摸象在摸索著。

在摸爬滾打的實踐中,其實我們都在上著非正規的性教育。

1 口禁果:

王永正 說...

圣诞夜...

圣诞节就要到了,偌大的办公室只有王永正一个人。
每个人仿佛都有节目,吃饭,看电影,不亦乐乎。
然而那不是王永正,他没有约,之后的三天长假,他决定好好休息。
终于他合上电脑,收拾,离开办公的地方。
外边真正热闹,广场布满圣诞装饰,王永正不多不少感染到一丝圣诞气息。
正中央有一颗很大很大的圣诞树,闪闪生光,行人如云流水,过江之卿,每个人似
乎都很高兴。
情与景都对了,可是那人呢?
王永正是多么希望会得发生一场美丽的懈逅,然而生活岂能尽如人意。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巨响,王永正瞥到悬挂在广场上空的巨型装饰物突然掉了下
来,眼看就要砸着眼前这人1
动作比思维还要快,王永正已经飞身扑上,把那人拉到一旁......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