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16日星期五

岔路

那晚在陽光廣場附近的一個露天停車場驅車回家,趕著去會見椰漿飯。我在車上一直在想著東西,思絮就這樣飄遠著。

車子停駐了已一整天,可是這座停車場竟然沒有收錢。在吉隆坡鬧市旺區,你可以停泊車子長達八小時而紋風不動,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寸金尺土,你會覺得這樣泊車,有一種感動。

感動是因為免費嗎?不是,感動是因為還會有這樣稀罕的事情發生。感動,也是因為看到自己的車子可以歇一歇不必移動。我至少還需要好好地保養與呵護它,讓它至少可讓我奔向目的地。

左折右轉,我將車子駛到十字路口時,心中對眼前的路途已有一個譜了,可是一個不留神,在眼前的十字路口拐了左邊,我才發覺原來我駛進陽光廣場的地下停車場!

沒有後退,不能轉彎,我怪叫一聲,所以就這樣「意識失控」地困在停車場裡。心裡暗罵自己一陣子,之後我還得馬上找出一個停車位子,將車子停好,然後東找西湊掏出2令吉50分的散錢,步行到自動付款機付「過路費」。

付款機熒幕顯示我的逗留時間,只是3分鐘。這是我泊車時間最短的記錄,而我一向以來都不會選擇停車在陽光廣場,我就是嫌費率過高。

我不知為何自己會駛入這地底停車場,明明可以在交通燈前直走就可走上正途了,明明可以五分鐘就抵達目的地,明明是可以免費泊車,明明…可是無法明了為何會陰差陽錯

──走上岔路。

後來我再脫離這停車場時,出口竟然是折返到我離開的露天停車場,兜了一個大圈子,原來是原地踏步。這是潛意識裡設下的陷井。我駛著車子時,不再依照第一次離開的途徑,而選擇另一條完全不同的路線。

我想起了那無底洞的故事,終于實踐到那種驚惶,而必須逃逸的滋味。

可是,我還是在上週sms給九厘米先生了,即使我已刪除他的手機號碼,可是我竟然已將那組號碼烙在腦海中。

我只是在短訊中祝他生日快樂,並表示我對他當眾沒有否認與男人約會的事情攤開來談論感到「震駭」。我沒有想到他要「出櫃」,竟是如此大方。

當然,九厘米先生如過去一樣並沒有回應。可是我也沒有什麼期待感覺了。

這也是走回原路,卻是一條岔路──九厘米pecah了,他是否也會將我與他的苟且之事一一公諸于世?

2 口禁果:

匿名 說...

Hezt, your blog is sexual and I like it. why not find a younger partner instead of Nasi Lemak?
Everyday eat nasia lemak, tak jemu ah? why not try to eat chicken rice, "spagetti", lol.....

anyone here know is there any sexual malaysian gay blog? yes, I am a bit "ham sap" ( horny), hehehe...

Matthew

Nishiki 說...

以前在曼谷的时候也大多是一个人,除了有泰国的朋友陪同。

自己看地图和旅游手册寻找地方、自己在高山路寻找便宜的住宿(不过大学宿舍在佛统府,距离曼谷一个小时的车程,也就不需要一直在曼谷住了,而且曼谷里还有其他的地方有比高山路便宜的住宿)。

在泰国那些声色场所反而少去,去多的还是古迹地区和博物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