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13日星期二

苟且


週日,原是很平靜的一個愜意晌午。我沒有去見椰漿飯,只是在家上網享受一下自己空間。

後來我又上聊天室。聊天室最近已沒有新意思與火花。只有一大堆冒名的色情網站網主假冒網友來「撩天」,實際上都是招徠生意而已。

我在網友清單中逐一click著,然後…「咦」(有些熟悉),我再仔細一看:原來是椰漿飯nick name,聊天室裡放著他那幅刪去臉孔的赤膊照片。

在「斷頭」照下,還附上一句非常情挑的「尋找炮友啟事」式的口號。

椰漿飯竟然在聊天室裡?!他在裡面是否又要找炮友

我馬上退出聊天室,深恐他會見到我一樣,因為我也有將自己的照片放在聊天室裡,他一定會看見我的,如果他像我一樣,正在click著每個聊天室的網友,我們一定互揭牌底的。

後來我在聊天室外徘徊了許久,以室外人的身份去檢查裡頭椰漿飯是否已離開,並將自己的身份調到「隱形」。

我用鍵盤與滑鼠在逃竄著椰漿飯的視線。可是心底里,卻是一陣陣的驚險與惘然,椰漿飯兜兜轉轉,還是來聊天室來找對象了。

椰漿飯難道來聊天室只是聚舊?他家裡沒有上網設備,他一定要駕摩哆特地到附近的網咖付錢來上網。

如此隆重勞駕與奔波,難道只是到聊天室去消遣時間?椰漿飯是否很寂寞?他是否是很性饑渴?還是因為與我一起他變得性苦閃了?為何他又不撥電給我?

我記得,我曾經躺在他身邊看著他回手機的sms給一些炮友、聽著他對這些小野貓談電話,我也不少次聆聽他提起那一堆堆的風流豔史,甚至揭穿他瞞著我去新加坡sauna,對于他的淫性,我都可以若無其事一般

可是我現在見到他以字元符碼,偽裝著自己在聊天室巡迴找對象時,我竟然感到一種被背叛與棄离的感覺──像一塊面粉從高空摔下來,沉甸地「啪」一聲,也是啪一聲後,剩下一塊稀吧爛…
是因為我的信念被摔得稀爛了?──

~~是否因為他對我呢喃著的情話讓我一直都相信他了?(我以為,我們漸漸地脫離了性夥伴的關係)

~~是否因為他溫柔的手段讓我以為愛情的憧憬實現了?是否因為他對我說,我與他有肉體以外的聯繫就顯得特別不同了?(我以為,我們已昇華到戀人的階段了)

~~是否因為他溫情脈脈與坦誠,讓我以為同志裡是會有真情的?(我以為,我們可以仿擬婚姻的無形約束力)



可是我也在反省著,為何我會在寂寞無聊的時刻,會來到聊天室裡

其實我是懷著一種偷情、試驗的心態(與我去sauna的心態差不多)我承認,我是「類型十」的網民,難道我對椰漿飯也感到不滿足嗎?

(注:隨意型:這種人在聊天時可以做多種選擇,有好的MB可以做嫖客,有好的419可以做419,當然有順眼的無性關係的同志也可以交朋友。什麼都沒有,也釣不到人的時候就索性只聊天發洩了。)

可是,椰漿飯又是什麼類型的聊天室網友?他該是419型的吧!

而我們現在,懷著各自的目標與心態,來到這虛擬的網絡聊天室裡相遇,希望揀到不同的對象。

我希望他能守忠,可是我自己也常常出現思想上的外遇,又或許與一些不應該在一起的人毀滅自己,甚至在sauna裡與不同的人出現肉體上的交流。我對自己也達不到忠貞的境界。

五十步笑百步,我是一個帶罪之身,我又還能怪責椰漿飯嗎?

後來,我就即場sms了給椰漿飯,「若無其事」地對他說他在日前送我的曲奇餅很好吃,連我的家人都讚不絕口。

他在約15分鐘後回我sms說,他現在正在gym,遲些傍晚時分會與朋友一起吃晚餐。
(gym裡頭也有上網服務的嗎?)

我再回他:好好地做你的gym,不過不要做一些「不正規的work-out」。

椰漿飯過後馬上撥電話來了。我在看著他的名字在我手機熒幕響亮著時,我知道,他已知道我所知道的事情。



「你在哪裡?我在做著gym。待回兒要與朋友一起吃飯。」

「我在家,上著網。」

「你上網…啊哈…我以為你今天與你媽媽出街去買電器?那天你說你今日外出的。」

「取消了,我媽媽有節目。我上網只是要做一些電子過帳。 我是要上網來看看聊天室有沒有意外的邂逅 我媽媽都說你給的曲奇餅很好吃…」

「那很好,下次我可以給你更多,反正這些開齋節的餅干我也吃不完。」

「好啊…不過這些曲奇餅引起我姐姐的注意,她說這一定是馬來人的home made餅干,她以為我在與女生在交往著,看起來很高興。我只是騙她們說,這是我朋友的朋友給我的餅干。」

「那你就騙著她們,有些人deserve to be lied。」

「那有時我是否也deserve to be lied?」我問道。

……


我腦中飄過椰漿飯說的那句話:Curiosity kill the catWhat you don’t know won’t hurt you……

這是一場猜疑、信任、好奇、窺探的遊戲。

後來我就告訴自己:算了吧。椰漿飯肯馬上打電話來,至少表明他還是重視我吧?我們在電話中沒有互相指責與揭牌,至少也是保存著最後底線的一份尊重?至少…至少…

至少我沒有答應過他,一起進行「三人性遊戲」,否則我更會是心亂如麻與難受。

至少,我們還未說出那「三個字」。做一個不貞的人比做一個失信的人會讓自己更坦然自在。

至少,我們還會撒謊,以粉飾來避過難堪的一面。

我一在思索與反思著永正對我說:「如果你覺得那是愛,那麼就好好地愛著他吧,何必猜疑著他是否同樣地那麼愛你。如果他只是性愛上的夥伴,那就盡情的享受吧,至少在某一個程度上互相喜歡著。」

再簡化這句話:愛──不必猜疑,性愛──盡情享受。

愛─不必猜疑──自欺欺人?

性愛─盡情享受──及時行樂?

我們在干著苟且之事,所以也得苟且渡日了……

10 口禁果:

Nishiki 說...

唉...看来性和爱都是麻烦之物...

ivan 說...

愛一個人難免要求對方和自己同樣地緊張!得不到時卻又失望!失望過後,又再被那三個字迷倒!又再重新相信愛情!這是我的想法!

lifebook 說...

Don't guess.. the more you guess, you will kill this relationship. You either go stright to him as ask or you forget about it. Don't play fire, one day you will get burn by it. Be truthful..

ryuwo_79 說...

yes, i fu are curious or not happy, or have any doubt or not happy, do go and ask him. becoz i believe u should realize one thing, no matter how hard u try to make urself not to think much, but sometime, when the solitude comes to u, ur mind will wander...so clear the doubts, clear the questions.

N70 說...

Found you blog on last few days, very appreciate that you share your experience. And very literature.

I have a question:

Is "Nasi Lemak" really want a relationship like a couple or he only treat u as a sex partner?

Or may be i should ask u first, do u want that?

n70 說...

heZt, above questions you can answer it for yourself or here or you can choose not to answer also, but the question will help you find out what you want actually. Hope it's help. :)

匿名 說...

Hezt, your blog is sexual and I like it. why not find a younger partner instead of Nasi Lemak?
Everyday eat nasia lemak, tak jemu ah? why not try to eat chicken rice, "spagetti", lol.....

anyone here know is there any sexual malaysian gay blog? yes, I am a bit "ham sap" ( horny), hehehe...

Matthew

n70 說...

hehh..agree, hezt always make my little brother stand up...

匿名 說...

come on lah N70...u still a child meh? can not tahan meh?

Hezt 說...

ryuwo_79:我已很委婉地探問他了。在他的機智語鋒下,我又軟化了。

(所以Lifebook,我讓你失望了)

n70:我與椰漿飯之間已在演化著,如果你平日有追讀我的日誌,相信你會明白。

當然,有時我也想換換口味。

話說回頭,我的日誌形同「唱奏國歌」而讓你可以「起立」的話,這也是我的榮幸!

Matthew:在哪裡可以找到這些新鮮的新口味好介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