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9日星期五

偷渡乍洩的春光

很多志同道合的人都會問我,FF健身院是一個很Cruisy的地方。是的,那是因為除了慾望凝視以外,我還發生過許多有下文的故事(故事一故事二),也有一些沒有下文的經歷

只看你要不要東張西望去看人。歪佬當然是巡視任何一個男人,而直佬則是去注視那些丫頭而已。

但是,你千萬不要以為出入健身中心的都是好看的肌肉猛男,反之很多都是巨無霸漢堡包的身型來做運動,即使是長出肌肉的,都是乳牛型,而非勞作的水牛

我這幾晚為了逃避工作的壓力,一連幾天都去健身中心(儘管我知道這對肌肉有壞處)

其中八打靈再也的那間分行是我的首選。這間分行在下班後的時間後已到了人滿為患的地步,最嚴重的是,連儲物格有時也得四番巡邏後,或是排隊才會找到一個儲物格,而且地方完全沒有策略性,即是完全無法看到其他人的。

你可以見到更衣室裡的脫衣、穿衣、換毛巾的男人,有時是幾十個男人在做著同樣的動作,寬衣解帶;或是還原成文明人。他們在人前將自己褪下衣物,只剩下膚色、肌肉線條組成的血肉軀殼。

但可以一次過在明亮的燈光下,收盡各姿各態,各款各路的男人,而不像同志三溫暖等地,只有在昏暗烏沉中,以觸覺來辨識。

只是,沒有多少個男人會赤裸裸地擺擺歪歪地行走,FF健身中心更衣室沒有「天體營」現象。可是,更衣室裡也有不少泛女性化的現象,例如爬梳著一頭長髮的男生悠遊照鏡,又或者滿身鬆垂的中年叔叔拿起SK II的護膚品擦手拭臉、最多是射著香水而滿身窄衣的小春貓在顧影自喜。

而今天,我又瞥見幾個肌肉猛男,他們都是健身中心常客,在運動後總會取出增建肌肉奶粉或蛋白質等補充品之類的罐子,添水後沖調,然後咕嚕咕嚕地喝進肚子裡。

他們在慰勞著身上每吋用力過度的肌肉與細胞,我會聯想到農場雞的情況,農場雞都是打長肉劑而肥碩起來的。

的確,這些肌肉男就是吃著長肉劑,來為自己的肌肉注入元氣(抑或是空氣?)而迸脹起來。今晚的健身中心,一如以往地在接近關門時分前,就會有一大堆人擁去沖涼。

每個人都圍著毛巾在排隊,而我走去排隊時,已是第十個人了。可是,只有九間沖涼格可供使用。(應該考慮開放式的浴室,那就不必排隊等待了)雖然要等待,可是在百般無聊中,我的視覺得到了犒賞。

那是一個常與一位印裔同胞前來運動的華裔猛男,他可算是hunk型的,神態自若地與他的同伴用英語聊著天,站在我前頭,帶著一幅出了汗勞動後的身體來排隊。

然後我就注視著他的身段,從背影去凝視,從側身去觀看。我們的距離只有5分公,可是我的目光卻穿透到他背肌上的肌理,還有線條。

他的背肌是夸張地倒三角形,廣背機寬廣厚實,與腰圍形成不正比,整體形狀就像一把扇子!

他的兩臂因肩膀線的寬拉,而像放了肩墊般高吊起來,反讓他的頸項看起來像縮了半截。

然後,我再看他側身影。他的胸肌渾厚,胸廓長垂,已形成了一個L形。怎麼會到這樣的境界呢?然而從正面看來,他兩塊胸肌就像汽車的車頭燈一樣,炫得嚇人。

這些肌肉在蒼老,又或者失去鍛鍊以後,又會是怎麼樣子?你可以想像一粒洩了風的氣球,不止乾癟,而且是耷拉崩陷的。

健身,是一門終身事業,絲毫不能懈怠下來,否則就會一團糟。肌肉與脂肪是連體嬰,只是一線之差。

肌肉可以改造一個人的儀表,但也可化成脂肪粘著一介肉身。

然而,這都是表象吧!我今晚沒有去想像眼前這位肌肉猛男的下半身尺碼粗線條身栽,不代表一切都是粗枝具體的肌肉感,也不一定擁有下肢巨體

後來,在無聊的聯想中,結束了我的排隊時光。我沖涼完畢後,見到那猛男已穿起一套上班襯衫,然後拉上長褲。

我的第一個感覺是:你還是別穿衣好了,因為肌肉已是你最美麗的衣裳。





我也對另一位hunk十分有印象。他會在free weight area裡遇到死黨時說粗口,滿口廣東與英語的雞尾酒式大馬語音,然後他也常在茶水間與女生一起談天。

他是一個汗腺發達的中年人,我也常在跑步機等的有氧運動訓練機上看到他汗流浹背,幾乎濕透的身子在埋頭苦干。

然而,他給我最深的印象是,他擁有一幅像裹著氈毯般的結實身體,毛髮一綹綹地攀爬前胸,直至兩條飛毛腿,名符其實的bear。

而對于一名華裔而言,這是較為罕見的,而他奶白色的肌膚,襯得那一叢叢的體毛更是耀眼。

他渾身散發出的,是一種獸性的性感,除了狂野,還是狂野。

我記得有一次,我的儲物格正在他用著的儲物格右下端(儲物格有兩層),那時我剛好蹲下開格門,然後他就現身在我面前。

然後,他無視于人,逐件衣服剝下來,然後將汗淋淋的衣物拋進格子裡,到最後連內褲也除下了,隨之就傾身向前往儲物格裡找毛巾,我就蹲著凝定了不動般,作狀在找著東西,可是眼光完全是盯住他的下半身。

而他因打開格子門,除非是俯首,否則他是看不到我的一舉一動。

他當然是處身在垂軟狀態,然而陰莖是垂直的,整個龜頭就裸露出包皮以外,渾圓飽滿如可口的蘑菇,整幅工具就隨著他上半身動作在小幅晃動著,讓我神馳了半分鐘。

他一旦勃發而起,必是粗枝大葉之輩,其線條與形態完全是寫出了答案。

當時我的姿勢是臣服的,只欠沒有張開口而已。在那時我只能有畫面感,可是不能咀嚼那股實質感。

可是我的臉與他的下半身距離,不到10公分。如此貼近,卻如此遙遠。如此艷色,卻如此淡白;如此具體,卻如此平面。

後來他圍上毛巾走開了。我也結束了一場視覺巡禮。

直至現在,他依然是我所知道的一個無名、無身份的陌生人,而我見過他的陰莖在垂軟狀態下晃動。這是可遇不可求的 機緣。

所以你問,在健身中心是否是很cruisy的,當然是的。只是看你要不要將自己化成一座掃瞄器去掃瞄每個現身的男體。

然後,或許你也可以找到另一幅不敢明目張膽的「掃瞄器」。然而眼看手不動,只是cruise(巡遊)而沒有approach(接觸),在千番掃瞄後,最後只能「偷渡」一些艷噴噴的視覺畫面,還有一陣脈動聲而已。

6 口禁果:

Nishiki 說...

那是Menara Axis的FF吗?

在小地方居住,没有什么FF还是California的,有可以健身的地方都够偷笑了...

其实,我从未去过马来西亚的FF和California,只是以前在泰国居住的时候曾去过曼谷的其中一家California(Pinklao 的分行),里面看来也都是有钱的中年太太居多。

最近几个月来也都是几乎每个星期一连五天都去健身房,当然这样或许对肌肉的成长不会有多大的好处,可是没有在家里实在闷得发慌,只好每天都去健身来打发时间,也想以健身暂时避开一些烦恼。

这里窄小的健身房丝毫没有俊男美女可看,有的是中年uncle,而且都不时吹嘘自己在嫖妓时如何厉害,或是自己怎样‘勾引’少女,再不然就是为自以为是健美男体事实上是水桶身材而沾沾自喜。

其实对这样的地方有点厌倦了,如果这里不是是镇上唯一的健身房,我也不会每天都坚持来这里健身了。

Hezt 說...

我也很好奇你身在何處,雖然你聲稱沒有去過大馬的FF或加洲健身中心,但PJ的FF分行名字你也懂哦!可見得FF真的遠近馳名。

你所說的那幾種情形也在我們這裡常見的。這是普世現象。不過我的很睛與耳朵會在這個時候收縮起來,自動篩選掉了。

話說回頭,還是不要一週去五天健身中心舉重,除非你隔天才進行舉重訓練等,或是進行熱身活動等,否則只造成肌肉完全受破壞。

Nishiki 說...

我只能说,我常去KL,在KL里许多FF和California的分行都有朋友或认识的人。

唉,其实我也知道连续五天举重对肌肉不好,可是我的健身房就只有举重的设备而已,很少cardio的。希望喝下的Twinlab Super Whey Fule的蛋白对肌肉修复会有所帮助吧。

其实是大学毕业一段日子了,还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小地方没有任何娱乐,闷得发慌,除了健身、上网和看书而已。

我也不会举过重的哑铃或杠铃啦,普通bench press的时候还只不过是举40kg而已啦。唉,虽然如此,现在胸肌还是有点痛...

对了,你有用yahoo messenger吗?

Hezt 說...

nishiki:
哇,你舉40公斤的啞鈴,算是相當吃力的。我不知道你其餘的舉重訓練是怎樣,不過應該好好地策划,否則功虧一簣,甚至事倍功半。

只是你的生活也蠻愜意的嘛,希望你可以充實地利用你現在的生活。

我沒有YM,不過可以通過「會客室」來交流交流。

Nishiki 說...

40kg(现在是45kg)的是杠铃,不是哑铃... =.=

愜意?我都快闷死了...

nicholes 說...

i from perak,
if u free
can go to my web site too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nichole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