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0月3日星期一

曼谷.煙花旅(一)



泰國如此近馬來西亞,可是同志娛樂消遣的去處就有雲泥之別。亞洲航空超低廉價的飛機票,也是大馬一些同志通往快樂天堂的票券。

無法估計大馬會有多少個同志,每年至少一次到泰國曼谷等地去「朝聖」覲見,最原始的慾念肉林。

我在今年初終于第一次闖上了這種所謂燈紅酒綠之煙花地:免不了的「阿哥哥
Boy’s Show」,還有摸上幾間當地的sauna──慾海浮沉,當然我們是帶了「救生圈」等的防備措施。

一)Babylon

空中花園。始終是懸浮而不會踏實著地,然而美始終都是得從高處遠望,可望不可及。

1我們在這間以古時空中花園為主題的sauna 兼酒店(他們稱為Barracks)投宿了兩晚,住戶每住一晚有一張免費入場券,外來遊客則得繳費。

Sauna的設計似乎過于複雜,該有三四層樓高吧!有左右兩翼迴旋行遊,在燈光、門簾與曲折中塑造迷離氣氛與懸疑、冒險感。

在戶外的明光照射下有健身室、泳池、餐館,但裡頭的乾坤,則在迷宮、黑房、蒸氣房裡開展朗朗人世,麋集一幅幅膨脹與發酵的肉體。

而這個sauna的主題是:Sex is on demand!

這些肉體,在人前是包裹在白色毛巾下亮相。然而在漆黑中,則是身體解嚴,回歸原始。

在Babylon裡夾雜著各式人種,白種人也相當多,燕瘦環肥,連年齡也是老幼中青,這是一場集體的肉體祭禮。

可是真正的水牛族,真的不多,特別是你看著這些奶白肉山在坐著時,他們腰間贅肉像下垂過長的簾幕,多摺而塌陷,有者身上鋪展的體毛就像架上淌著油光未除光毛髮的豬皮,令人毛骨聳然…你會真正地了然,西洋電影中那種虛幻的夸張──

所以,奇蹟是不會出現的。

我在babylon中渡過了幾小時孤苦的晚上,像一隻無主遊魂在飄行著,看著如過江之鯽的男身在眼前遊走而過,在窄狹的迴廊中貼身行走,在無門戶的洗澡間清洗著身體,美的醜的,統統一網打盡。影影綽綽中,然而只是看.看.看。

還有聽聽聽。在視覺失去靈銳的黑房區中,貼身聽著一間間密室裡傳出來的吟叫,數十間黑房密室一起傳出斷斷續續、隱隱約約、乍高忽低的吟哦聲,那是現場的立體音效,在情慾亂流下引爆靈魂最深處的慾望炸藥。

然而,只要抬眼,就可以望見天花板上懸著一面面圓凸的鏡子,偶有紅外線掃描,這些鏡子像複眼一樣收納房中所有的景觀,構成頂上的人造動感春宮圖,可是除非有良好的眼力,否則只是看到移動的人影而已。

而這些密室就一間間緊挨著,迴旋曲折的走廊僅能容一人之身經過,你站著,聽著,望著眼前飄遊而過的身影,捕捉著那隱約的輪廓與體架,還有注視著身旁或不遠處一弧立姿的身影。

那是另一幅的凡身俗骨,一團幅射熱能的肌肉,每個人都在窺聽,每個人不得用想像去構圖,但意念已逸散到不知何去了──別人在酣戰,但你只能望梅止渴。

在一列列密室其中一端,有一個大銀幕播放著熱情男身擺首弄姿的照片,或是穿插著五級電影畫面。

但是,那只是畫面上而已。眼前那些真正的水牛族,或是稍微不錯的洋人,早已被奉為偶像簇擁到暗角中,他們的肌肉線條在幽冥中成為最佳線索,甚至在光線亮光下,讓他們成為注目禮的對象,他們凌駕了擇人的優先權。

Babylon的人,都是驕矜的。而我不習慣巡逡後主動出擊獵侶,以手或以軀殼來發抓人,只能在心底裡呼喚:選我吧!快來一個男人揀選我吧!

然而,中庸姿色如我輩也,在浮生中載沉,成為伶仃人。即使在燈明火亮的走廊行走著,也沒有任何人前來搭訕──

說年輕青嫩,我當然比不上當地的童顏娃娃,論身高、外形、肌肉及樣貌,我就是欠了那一點點,談到語文,當地以泰國人多,英文又不行,我幾乎一切都處于劣勢……

當然,去Babylon時,並不是我首次到sauna,我不是劉姥姥,之前已熟悉大觀園的規則。但是,在洶湧的人潮中,我覺得自己被淹沒了。

而給當場幾百名現身的男人(包括絕佳男人)遺棄,這種挫敗感,對我是空前巨大的打擊。

後來翌晨在babylon酒店吃早餐後,與一位肥壯的英國洋人一起聊起來,這位只有37歲,卻已退休的情場老手說,「你應該去抓他們,看到中意的就去抓!」

他說即使手伸出去後被推掉又怎樣?「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大不了。」

我回想當時在密室走廊中像流水一般走過半裸男人,我想像著伸手出去的姿勢,似乎有些猥褻與鬼祟,而我始終覺得這是下下之策,就像你到了河邊,什麼工具也沒有,你只能用手撈魚。

一切只能講運氣。或許我需要再鍛鍊肌肉,訓練我的肢體語語,還有學習一個高貴的撈取的姿勢。

到現在我還走不出Babylon留給我的陰影,這座恢宏的性愛樂園,真的是一座只可瞻仰而無法真正觸手可及的空中花園,然而我會記得,這是一場華美的海市辰樓。

你有沒有試過在sauna裡「撈」過,可是一無所獲?












6 口禁果:

bravingkl 說...

oh gosh.. starting on your bangkok stories already? hahaha. great insight..

r. 說...

對華人來說真的就是被傳統緊緊制約著。
所以去那些場所好像都得先對自己懷著偏見般的自信...
(反正去那裡不就是那些事麼?禮教暫時用不到?...)
不過後來漸漸學會至少用眼神展開挑戰性的凝視
效果還不錯哩...:P

Hezt 說...

其實往往亮相在sauna裡,就是放下身段了。但是,思維下還是不能完全解禁。

至于用凝視的眼神去挑戰嘛──問題是那兒的燈光全都熄了,眼神即使要「放電」,電源也被切斷了。

所以,一切只靠一幅臭皮囊了…

匿名 說...

我在5月才刚去过babylon,是我第一及唯一的sauna经验,就是你所谓的刘姥姥。老实说,只有一个“可怕”可言。非常的不安全感。只是好奇,跟男友去见识见识。

但我有个疑问,进到黑房,毛巾如何处置?我一直想不通!哈哈!

ps.我与男友进到黑房,我可是拉着他的手落荒而逃的!哈哈!

匿名 說...

撈?我發現自己漸漸變得被動了。那是因爲被拒絕的次數多了,人的自信也漸漸流逝掉。別説在熱情的泰國被拒絕,哪怕在馬來西亞的三溫暖“mandi manda”,我也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市場價值”有逐漸下降的趨勢。你伸手去撈,卻換來對方一眼不屑鄙視的眼神,深怕被你這個猥褻的怪叔叔摸是天底下最無恥的事情般,那種椎心之痛,對尊嚴的踐踏,對自信的致命打擊,實在非墨筆所能形容的痛!嚴重的陰影會導致你幾乎半年都提不起勁勃起,一度懷疑自己是否開始性無能了,不曉得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個12月要獨身去曼谷了,是生平第一次去,又期待又懼怕,擔心又是一場敗興而歸,因爲網絡訂機票時就誤填了登記日期,搞到要多花費100令吉,以爲可以乘搭火車囘馬來西亞結果卻比他人多花一些錢,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若這一趟旅程是令我失望的話,我大概會對同志旅程徹底心死了吧?

剛剛打了一段長留言沒收藏好,結果留言輸送失敗,只好從新再打,但已經失去了之前的感覺了,洩氣。

nilaomei

Hezt 說...

●nilaomei:別想不好的,順其自然,將來兵擋,只需要萬事小心就行啦。

其實人人都有選擇的,或許我們想想自己是否有拒絕過其他人,其他人或許也很受傷。我就是這樣安慰自己的,至少現在懂得這樣安慰自己。

旅程愉快!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