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20日星期一

糧食


上週五的晚上是一個忙碌的時段。我從健身中心徹底地出汗與鍛練後,就直接奔去會見椰漿飯。

椰漿飯在當晚凌晨,就必須搭長途巴士回老家探望病父,他必須在這個星期二才回來吉隆坡。

所以,我們只有在小別前,擁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來相會。而椰漿飯當晚也是出席一項晚宴後才能回到家。

我摸上他家門時,那種情況非常地戲劇味,因為大家都知道只有一小時餘的時間共渡,所以似乎有必須完成的任務。

我們就這樣倒在床上了。

我對他說,其實每一次不一定要用肉體交流的。「這個process是不必然的。」我說。

椰漿飯笑了起來,「怎麼你的用詞就是那樣 formal──process?什麼process…可是你deserve我更多的熱情…」

我們已在過程中的一半了。是的,在動作凌駕肢體時,腦袋會有些凌亂。

後來,我們真正的動作開始了。像一場擂台賽,大家互使較勁。我全身的筋骨在健身中心伸展、拉扯後,現在又經歷著另一場試鍊。

剛剛從健身中心鍛練出來,會覺得身子特別地輕盈,而且肌肉似乎會紮實一些,平日沒有糾結浮筋的地方(唔,別誤會與歪想),都一一浮現出筋脈出來,例如手臂。

就是因為在健身中心了燃燒了太多的能量。一幅血肉之軀,就這樣快速地奔騰與沸騰著。

我開始覺得自己熱,在椰漿飯四肢的操練和統御下,像一壼在燒滾著的白開水。可是,我又覺得整幅皮肉就像水蒸氣一般,我感覺到整個人在流洩著精力,我開始覺得飄忽與蕩漾起來。

漸漸地,我簡直是沒有什麼感覺一般,即使椰漿飯是那樣地賣力著。我感到自己像一吋吋地消失在空中──

然後我四肢開始感覺到冰冷起來,然後在沸點的熱情,就緩緩地降溫冷卻。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是真正地在饑餓著

在床上的體驗著饑餓,原來是這樣的滋味──儘管在靈肉上你是享受著一場大餐,然而在肉體上是完全匱乏的。

我們的 process 就這樣喊停了。我給了椰漿飯一盞紅燈:「停…我肚子餓…」

到最後只有椰漿飯一人欲仙欲死滑手溜溜,我成了一條需要餵養的死蛇。我的意識狀態下,就像被挖空了一半。因為我要的是,真正的食物。

飽暖思淫慾,這句話真的是一點也沒有錯。生理上饑餓的人,是無法嘿咻的,而行房確是大量消耗精力的一種運動。(難怪老年人受促多做愛)

我是在短短的一小時內經歷了雙重的「運動」,我覺得自己如此不按部就班地出牌,確是有些滑稽,竟然在床上才感覺到什麼是饑荒的滋味──

(可是這個社會確是有人為了求三餐,而以肉體來作買賣,他們是真正的饑餓)

後來,椰漿飯就起身了說要為我準備一些食物。由于他需要離家,所以家中的乾糧所剩不多:「你要美極麵,還是要一些餅乾?」

我當然選擇美極麵,儘管我很久都沒有試過清湯美極麵了。

可是椰漿飯的美極麵竟然在去年中已過期了,他聲稱自己不吃美極麵,就是因為對身體不好(典型的同志保養心態,對自己的健康十分在意),而那包美極麵是為了招待客人所用。

他將那包僅存的美極麵丟入垃圾桶內,我的麵食大餐就泡湯了,只剩下餅乾的裹肚選擇。

這次他沒有像上回開齋節時期貯藏著大量自製的烘焙餅乾,只有一些蘇打餅等非常簡陋的乾糧。

然後我們就這樣赤裸著身體,啃著餅乾,還有呷著咖啡,然後相視而笑,他將手心放在我的後腦勺撫觸著,「就吃多一些,這裡還有。」

那是一種憐愛的眼神。我感到自己像是一隻寵物

我吃了很多塊蘇打餅,事實上平日我是不吃的,就是嫌味道太淡了,我覺得自己饑不擇食的模樣非常失禮,那是啜了一口咖啡,又去咬一口餅乾的狼狽姿態;一改平時兩人在事後低斟淺酌甜品的時刻。

椰漿飯說,「不用緊,是這樣的,你在運動後全身地細胞都開始著高度的新陳代謝率,所以你會特別地餓。」

那麼真正的飽嚐又是怎樣的滋味呢?我想到靈肉、精神上的飽足狀態,但是我們永遠都不會找到真正的飽足點。可是我們都在試驗著什麼才是最佳的精神糧食。

在匆忙裹腹後,我就驅車送椰漿飯去富都車站搭巴士回家。他在下車前叫我抵達家門時給他一個sms。

我問:「為什麼呢?」平日我都沒有給他sms報平安。

他說,「你知道為什麼。」

然後,他又將他的手心放在我的後腦勺。


5 口禁果:

匿名 說...

Hmm...
This just cross my mind... the passion seems to come so much stronger with sex (or right after sex), what if the day come when one of you are no longer appealing to the other?

I hope i ain't "斷章取義".

王永正 說...

王永正还是觉得乐在当下最最好。看见某人被某人的手心放在后脑勺乐成那个样子,不是不羡慕的。

Hezt 說...

有時候轉念間,我會有很多「What-if」的念頭。

可是,都沒有答案。那只是讓我思考更多的煩惱。

n70 說...

Correct, 乐在当下...

Ben 說...

你就是能把那最細微的甜蜜給寫出來。
看了這種甜蜜蜜的文章,就會很想也找個人來好好愛一愛。

其實我也是很愛男人輕輕摸著我的頭像哄小孩一樣。
他們或許也不知道其實一個小小的動作就可以讓我們感動很久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