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8日星期三

性與愛的鋼索

我昨日上聊天室聊天(或是「撩」人)到凌晨二時許,今日的精神狀態就在太虛浮遊中,肉體上是逼自己釘死在工作崗位上,但意識上都是在掙扎著:我應該清醒一些。

我昨晚夜深sms給椰漿飯,問他幾時回到吉隆坡。可是在等著他的回訊當兒,我就在潛意識間驅動自己,在夜半一時許敲開聊天室的大門。夜未央,在凌晨時分還是盈門的網友擠滿聊天室。

一名聲稱自己有妻有兒的先生叩應我,且稱他扮半先生(在人前「扮」是已婚男人,在人後卻是有一半沒有一半的雙性戀者)。

扮半先生說他已結婚十載,在工作之餘,沒甚時間到外拈花惹草,而且他已經有小孩了。

扮半先生怎樣遊走在這種粉飾的生活裡呢?或許在幾天後,我在會見他時就可找出答案。他約了我在晚上時相見,但是我還在趑趄不前,我是否要如期赴約?我是否需要會見椰漿飯?可是扮半先生在網絡上放出來的照片相當誘惑性(他只upload相片半分鐘,之後馬上撤下來,生怕我會存檔流通出去),我是否應該就會見他,就那麼一次?

早上醒來終于接到椰漿飯的回覆短訊。我在驅車上班途中撥電給他。他問我:在我不在的時候,你怎樣解決?

當然是DIY!我答,繼追問:你呢?

他果斷地答,他有去新加坡。經過上一回的安全套事件後,難道椰漿飯去南端島國會入寶城而空手回嗎?

沒有去毛巾俱樂部或「17」?我反問。

椰漿飯繼說,他有去毛巾俱樂部。然後非常順暢以話家常般的口吻向我提提在年初一光顧那兒時,那種絡繹不絕、熱爆擠滿的壯觀場面,還有當時的野男人們如何裝飾自己。

我當時的反應是有些憤懣,但是我就掩著自己的怒氣,他後來說因為沒有錢,所以只能光顧那一家,更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我應該贊助他一下。

我高嚷:「我在吉隆坡這裡寂寞地死守著,你卻要求我貼錢給你去找其他男人來野混?你竟然做出這樣的需求?我真的要cubik(捏)死你了!」

他一聽到「捏」,又以那種調情般的口吻來說,好,今晚我就讓你捏我的身體……

我本來以為他經過幾近一週照顧老爸的勞累後,他需要時間來休息充電而不必會見我。可是他還是約了我晚上去見他。我問:你不累嗎?

椰漿飯說,我與你說著話,我也感到熱起來了。

面對這樣一個感性地訴說著他照顧病父種種難關的真情男人,一個溫柔說著「想你」而不會說「愛你」的漢子,一個「熱情」奔放,但又控制不了自己的男人,我能做些什麼?

我在抵達辦公室時已結束我們之間的電話。可是心情還是起伏得不能自己。

在午間時我突然想起九厘米先生。我想到一種很微妙的局面,一個與我如此疏離,彼此不瞅不睬的人,然而我們曾經在洗手間密室裡彼此擁有過,我們以身體來暗渡陳倉,我甚至想起埋首在他的下體,還有我們一起進行過的姿勢…

一對陌路人,我們也曾經這樣親密過。

我竟然有一種懷念的情懷,而且沒有感覺到任何一絲的恥辱。我還狂想要求九厘米先生:回來吧!讓我們再重新在一起玩著這種飄忽而拉拔的遊戲。

可是我與椰漿飯之間存在著另一種矛盾。椰漿飯任由我剖開他速食和饑渴的一面,對我真情流露和分享心靈上的點點滴滴,可是我卻越發感到陌生,因為我還是要與別人分享他的軀殼。

我包容著這個欲拒還迎,不敢宣稱要為我忠誠守候的男人,但是我卻在陌生感與背離中,感受著更大的屈辱。

九厘米先生在我今日的腦海中冒出來,是否意味著其實椰漿飯帶給我的羞辱,比起我現在所感受的更是微不足道?

我今晚會去見椰漿飯,然而我一定要在本週內再去相約那位扮半先生,不論我與扮半先生是否會發生什麼事情。

或許這樣我才能在清醒與掙扎間,感覺平衡一些,因為我與椰漿飯,其實就是行走在性與愛的鋼索上。

4 口禁果:

Hans 說...

Nasi Lemak 或 Mr. 9mm ?
爱情会令人迷茫?
爱情会令人盲了眼?

一个对过去念念不忘的人是对感情的执著?
抑或不懂什么是“放手“?
或期望别人的仁慈?

一个迷恋甜言蜜语
容易迷失在自己的幻想
绝对相信感觉的人
是否甘愿盲着眼
蒙着心
过日子?

执迷不悟

lifebook 說...

Hmmm... if there is a chance to select, who you pick as your lifetime partner.. 椰漿飯 or 九厘米?

Frankly, you are not much better than nasi lemak. You are also in the chat room "「撩」人)", and some more you are plan to meet up with 扮半.. Do you really "在吉隆坡這裡寂寞地死守著"???

Hezt 說...

謝謝關心。我知道你們有很多反問…

不過我想我心裡已有了一些答案。不過,現在已不敢去想「終生伴侶」這個層次的問題了。

lifebook或10先生(在電郵中)說得對,我與椰漿飯都是同一類人──同志亦凡人,大家都有沖動、困惑和矛盾的時候。

有時我覺得自己是帶罪之身。我在這裡書寫著,拯救自己的靈魂。

Simon Jim 說...

9厘米應該是9cm吧 9mm未免太悲哀了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