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27日星期一

完美角度

你喜歡通常用多少種姿勢來嘿咻?是獨沽一味,千變萬化,又或者是「偶有新意思」地翻雲覆雨?

椰漿飯說,日本人做愛時墨守成規,只愛一種「交叉的角度」,而鮮少有新搞作。他說,這是他在曼谷遇到一位日本客後所得到的訊息。(當然,他們是在肉體交流後,在枕頭邊進行文化交流)

是嗎?我當然不知道。我沒有碰過太多的外籍人,包括日本人,不知道東瀛口味是什麼,但普世最受歡迎的應是傳教士式。

不過,經過我向小巧子的探問,他和我分享了一些經歷。

小巧子在日本生活,他當然經歷過日本男人的功夫。

那是一個相貌普通的中年叔叔;瘦削,乾癟。小巧子說這中年叔叔對他不錯;可是問題是:襄王有意,神女無夢。

雖然是一個貌不驚人的中年佬,但據小巧子說,這名男士是身懷巨物之輩,天賦稟然的他,需要買XXL的安全套才合碼。

就是很大…小巧子對我提起時還皺著眉頭,他指的「大」是:圓週和長度。

問題是,怎樣才能將大象變成一隻靈活的小鹿?如何才能化繁為簡地manageable起來?

小巧子透露這位中年叔叔喜歡用不同的姿勢和陣式,不論是「旁敲側擊」姿勢都撞擊得他不成人形。

「是不是將兩腿胡亂糾結在一起那種變幻姿勢?」我問。日本A片的男女主角的兩腳往往被叉開提起來時,就是那種「打生結」勁抽的局面。

「我每次都很不耐煩,就會喊:『快點啦,你還未好嗎?』

我就吃吃地笑著。「你真的有這樣喊住他嗎?」

小巧子說,「當然沒有,我只是心裡這樣喊…」

原來關鍵問題是,對方功夫笨拙,每每在不同的角度「調樑換柱」時,往往都會「套」不住,IN了後又OUT出來,然後又得重犁深耕。

那當然是一個非常「繁雜」的禮節(protocol),而且真的是心力交瘁的一種體力拔河──在鬆與緊之間要如何以柔化鋼,方中有圓把持得宜,還有如何在痛苦中提煉快感。

(我想起曼谷的A go-go boy在舞台上煥發的交疊英姿時,千姿百態地磨合,真是讓人眼前一亮的雜技!畢竟沒有多少人能如此合拍搭配的)

後來,小巧子也與這位叔叔分道揚鑣了。

我相信每個姿勢都會有涼爽歪歪的G點出現,那是雙方需要一起研習的秘笈。即使是巨型體,也需尋找最完美的角度來惟意所適。

然而很多人以為,只要精鋼粗挺地一柱擎天,就是會讓人膜拜敬仰的圖騰,那麼不如找一根dildo好了。


7 口禁果:

n70 說...

Do u agree Japanese like to make love with toys, I always see them put "toy" into their ass, even a hand (OMG)!!!

For me, I prefer the pose that i putting my leg on the fucker shoulder, then he fucking hard on me (shy)....

What is ur favourite pose??? :)

Hezt 說...

是否所有日本人都像他們的A片裡喜歡用工具,我就不懂了。我們都是從日產A片來認識太陽國子民而已。

但是,「拳交」簡直是施酷刑。我覺得那像做手術。

你喜歡的那種姿勢,就是變相的傳教士姿勢。:)

哇,問到我喜歡什麼姿勢,這倒是考功夫──不如來直昇機式?哈哈。現在真的開始熱起來了。

n70 說...

直昇機式??? Please teach me, wonder how it it... haha....

Hezt 說...

n70:試想像直昇機怎樣飛起的?也就是靠螺旋槳啊──所以,其中一方就得扮一根螺旋槳團團轉囉。:)

n70 說...

hahh....that's too difficult, but should give a try, thanks. :)

Hezt 說...

的確,那更像是一種雜技表演。所以,還是傳統和平實的方法會更好。:)

余重立 說...

看了那麼貴作之留言,這則說得好直白唷,我想版主最喜歡的是自己能主宰的直升機式啦,記得你曾描述在三溫暖,與一位戴屌環共戲時,撞得妳好不舒服,結果反而是換成主動反衝他,結果是他受不了,跟妳吐實說,他戴環反而令他覺得不舒服~哈哈哈~;至於妳意有所指地插頭當直升機的螺旋槳式,我曾在泰G片中看過,粉是高難度喲,純粹是商業片啦,就如日G片常用道具一樣,尤其是拳交,那是要經過一段不短時間訓練的,一般插座同志不會粉刻意去學,想畢竟同伴難尋啊,醬找不到對手,還享樂的屁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