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2日星期四

非典型的新年

終于回到正常的生活脈動,回到工作崗位,回到健身中心去運動。我懷著罪惡感的心態和多了一層脂肪贅肉的身體,在跑步機上瘋狂地跑著。

吃了油炸的蝦餅,喝了糖份高的sarsi汽水,是向親戚拜年聚首無聊時的一種酬酢動作,嘴部運動做得過多,身體運動卻落了個空。

看著跑步機上卡路里電子表一格格地進位,意味著我消耗越高的卡路里,那麼我在新年期間放進肚子裡的高脂肪新年糕餅就會被消化掉。

我就可以撇掉這些肥肉了嗎?健身中心的跑步機成為我「贖罪」的信仰殿堂。

然而我換來的代價就是:由于有一個星期多沒有到健身中心,我小腿的肌肉受不了過度刺激的運動,以致現在酸痹得讓我走路一拐一拐地。我的腰際也因做旋身運動而拉傷了。

這真是一個非常矛盾的華人新年。吃喝玩樂之後,又得埋頭苦幹,我們總得要將自己逼在兩端來行走。我在嘗試減緩現在的腰酸背痛時,有一些感慨。



我在狗年新春還是看了一場電影。然而,是一場非典型的新年電影。

至今我還未對母親提起我是看這套講述降頭的驚悚片《Long Khong》,否則她一定是「睬睬睬」連連。

當然,在華人新年檔期內推出這齣看來是相當血腥的電影,其實是讓我有些意外的。第一,大馬電檢局竟然會讓限制級的電影上映,第二,片商和電影院並不因為講求一切好意頭和趨吉避兇的華人新年,反之選擇這個檔期來上映影片。

這意味著什麼?有關當局管制鬆邦?社會文化日趨開放?大馬觀眾的口味越來越多元化?

當然,我覺得這是一齣精彩的電影,我也忍不住為泰國電影製作的出神入化喝采。好戲出場都應該接受鼓掌,不論什麼時候。

我希望戲中敘述方法和攝影角度,戲中勾勒出人性裡不寒而悚的黑暗面,還有走上岔路的後果。

在新年裡看這樣一部邪氣的電影,然而不應只從怪力亂神的角度來解讀,正面的訊息還是落在字裡行間內。

3 口禁果:

匿名 說...

我也一个星期没有健身了,要等到下个星期一才能去健身,到时候恐怕举杠铃的时候会很吃力。

泰国的电影业真的远比我们的进步得多了,如果你看过泰国可以比美好莱坞制作的史诗式电影Suriyothai,你就会明白本地电影业和泰国的相比说是侏儒也不为过。

Longkhong,上个星期一个华泰混血的朋友硬是想要拉我去看,说:“去看啦!反正你懂泰语!”天,懂泰语就要去看这部电影?而且我的泰语很烂,如果没有字幕的话十句只能听懂三两句。最后还是没有和他去看,因为先前就约了其他的朋友喝茶。到现在都未看过这部电影,不过在预告片中说是关于高棉邪术的。

呵呵,大年初一,我并没有看恐怖电影,不过却动手写这类的小说.... 呵呵。

Nishiki 說...

奇怪...明明有打名称,却还是变成匿名?

Hezt 說...

Nishiki:
幾時愿意讓我們分享你的驚悚小說?:)

聽說本地的百萬國產電影《第三代》超爛,我們只能搖頭歎息。而自從在幾年前看過泰國的《鬼妻》後,我已完全折服于泰國的電影。當然還有他們的人種輪廓。:p

Long Khong裡的三個男演員也長得不錯。即使你只懂得聽幾句泰語,視覺上也有賞心悅目的洗禮。:)

發佈留言